刚刚更新: 〔系统的超级杂货店〕〔魔帝在上:盛宠腹〕〔隔壁有只帅狐狸〕〔机甲天魔〕〔重生九零全能学霸〕〔我是伐天霸主〕〔大唐官〕〔速效救星〕〔万法仙杖〕〔金色绿茵〕〔极品修士〕〔红楼大官人〕〔我的穿越有点问题〕〔文娱复兴〕〔都市全能至尊〕〔龙抬头〕〔极品小厨工〕〔疯狗加三〕〔玉帝成长录〕〔末世黑科技战舰系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616章 他是我兄弟
    我有点奇怪了,陶小军从小在鞍山路这片就是孩子王,这说明他虽然淘气,但是有领导气质,在忠义堂除了我,就是他最大了,每天杂七杂八下来,虽然钱不多,但是最少也有二十万,相当于一个小公司经理级别待遇了,怎么就会看上一个妓/女?

    “看来要见见这个牡丹了。免-费-首-发→”我在心里暗暗想道,陶小军可是我最信任的人,他的问题,就是我的问题,必须他解决。

    想了一下,我趁陶小军在卫生间洗操的功夫,掏出手机拨通了夏菲的电话,铃声响了三下,电话另一端传来了夏菲的声音:“喂,浩哥。”

    “上午我要见见牡丹,你我约一下,约好了,给我来个电话。”我对夏菲说道。

    “浩哥,这牡丹啊,上午还真不好约,她们这个时间基本上在睡觉,你看要不下午?”夏菲小心翼翼的说道。

    “下午?行吧!”我想了一下,牡丹她们晚上工作,上午确实要睡觉,于是便同意了。

    “浩哥,你找牡丹是不是因为小军哥的事情?”夏菲试探着对我问道。

    “对!”我没有否认。

    “浩哥,这牡丹从小跟她母亲一块生活,单身家庭长大,母亲是唱戏的,于是她也学了这一行,可惜现代社会戏曲不景气,靠这个根本吃不了饭,她会弹琵琶,本来在市少年宫教小孩弹琵琶,虽然赚得少,不过加上她母亲的退休金,也够生活,可惜天有不测风云,三个月之前,她母亲得了重病,急需医药费……”夏菲把牡丹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我讲了一遍,最后她说:“牡丹也是生活所迫,其实说真的,还真是一个好女孩,弹得一手好琵琶,戏唱得也好,在以前如果有人捧的话,那就是角。”

    “她母亲现在病好了吗?”我问。

    “还在住院,如果好的话,她可能就不干这一行了,不过听说还差了不少医药费。”夏菲说。

    “她母亲住在那个医院?她的手机号也发给我。”我想了一下,对夏菲说道。

    “好的,浩哥!”

    挂断电话之后,大约半分钟,嘀嘀!我手机收到一条短息,打开看了一眼,是夏菲发来的,上面写着牡丹的手机号和她母亲住院的地址。

    牡丹,真名叫田亦姝,很古典的一个名字。

    陶小军洗完澡之后,我带着他离开了,宁勇留下来照顾熟睡的顾芊儿。上午,我和陶小军先去了芙蓉宾馆,叫上苏梦一块去了棉纺三厂的废旧车间,并且我还打电话把夏菲给叫来了。免-费-首-发→

    迪厅、ktv和洗浴中心都是她找人装修的,搞得还不错,所以棉纺三厂废旧车间改造成宿舍的事情,我也想交给她。

    “夏菲,我的要求很简单,车间北边改成男生宿舍,南边女生宿舍,中间空出来的地方改个食堂,再把车间前面的杂草给整一下,扩建个操场。”我对夏菲说道。

    “好的,浩哥,没问题。”夏菲说。

    “苏梦,你还有什么要补充。”我对苏梦问道。

    “建个洗澡堂。”苏梦说。

    “对对,再找地方建个洗澡堂,秋天和冬天要保证有热水。”我对夏菲嘱咐道。

    “浩哥,建洗澡堂要烧锅炉。”夏菲小声的对我说道。

    “那就买个小型锅炉,正好冬于还可以供暖。”我说。

    “好吧,不过现在建锅炉可要审批。”夏菲说。

    “没问题,我来搞定。”我在苏梦面前不能失了面子。

    夏菲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苏梦,说:“浩哥,还有一个问题。”

    “说!”

    “钱走公司的帐吗?”夏菲问。

    “对,就走公司的帐,这事你找陈萍就行了。”我对夏菲说道。

    “好吧!”夏菲撇了撇嘴说道,看样子她很不想拿公司的钱。

    稍倾夏菲离开了,陶小军也走出了废弃车间,只剩下我和苏梦两个人。

    “一会把你们公司的帐号给我。”苏梦对我说道。

    “看不起我,这点钱我还出得起。”我说。

    “一共四个场子,你又不卖违禁品,半年能赚多少钱?你又养了这么多人,现在帐上能有一百万?”苏梦看了我一眼,说道。

    “太瞧不起人了吧,自尊心受到打击了。”我装出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说道。

    “钱我出,反正是那个人赚的黑钱,用在做好事上,正好为他赎罪,你就别争了,至于你的自尊心,我瞧不起玻璃心的男人。”苏梦面无表情的说道。

    “喂,媳妇,你就不能温柔一点。”我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说道。

    “我也想温柔,我也想变成一个小女人,但是首先你要是一个大男人。”苏梦盯着我说道。

    “我当然是大男人了。”我拍了拍胸脯,昂首挺胸的说道。

    “既然是大男人,就先把李洁和邓思萱的事情解决了。”苏梦说。

    听到她这样说,我瞬间泄了气,因为在感情这件事情上,我还真狠不下心,快刀斩乱麻,但是不斩的话,又总是纠缠不清。

    苏梦给了我一个白眼,没有再说话。

    中午的时候,我们两人一块吃饭,吃饭午饭,我准备去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看望一下田亦姝的母亲,苏梦也要跟着一块去,我同意了。

    陶小军开车带着我和苏梦来到江城第一人民医院,他一脸奇怪的问道:“二哥,你这是来看谁啊?”

    “田亦姝的母亲。”我实话实话。

    “啊!”陶小军惊呼了一声,表情有点窘迫。

    “二哥,田亦姝是谁啊?”陶小军明知故问。

    “牡丹啊,难道你不知道她的真名?”我瞥了陶小军一眼,他尴尬的呵呵一笑,说:“还真不知道,田亦姝,好古典的名字,二哥,你没必特意来医院一趟吧。”

    我没有点破他,而是开口说道:“牡丹是我们那里的头牌,也算我们忠义堂的员工,母亲得了重病,我这个当领导的当然要来收买一下人心。”

    “哦!”陶小军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不过他脸上的表情非常的不自然。

    身边的苏梦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说:“你对这个牡丹很关心嘛。”

    我知道苏梦八成是误会了,于是马上说道:“我还没有见过她呢。”同时悄悄给苏梦使了一个眼色,可惜换来的是一个白眼,这让我感觉很没面子。

    田亦姝的母亲住的是三人间的普通病房,我们进去的时候,田亦姝正在给她母亲削苹果。

    田亦姝不认识我和苏梦,但是看到陶小军的时候,脸色不由的一红,表情有点发愣,说了一句:“你来干嘛!”

    “亦姝,这是浩哥。”陶小军指着我对田亦姝介绍道。

    “浩哥!”田亦姝朝着我看了一眼,然后叫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有点疑惑,可能心里在想,我来医院干嘛?

    “亦姝,他们是谁啊?”病病上传来一个微弱的声音。

    我寻声望去,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满了管子,一看病得就很重,脸色苍白,给人一种气若游丝的感觉,不过虽然久病卧床,但是能看出来,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一个美人,即便现在也是风韵犹存。

    再看田亦姝,虽不能跟苏梦比,但也算是校花级别的大美女了,并且身上有一股子古典女子味道,柔弱似水的感觉,气质很独特,可能跟她从小学唱戏有关,难怪陶小军被迷住了。

    “您是亦姝的母亲吧,我是亦姝公司的老板,听说您得了重病,今天特意来看看,您放心养病,医药费我们公司出了。”我马上自我介绍道,并且十分大方的包揽下了田亦姝母亲的医药费。

    我这样做不是为了什么田亦姝,而是为了陶小军,他可是自己最信任的人,以后忠义堂壮大了,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压在陶小军的肩膀上,我可不想他为一个女人整天唉声叹气或者借酒消愁,至于大哥那里,其实也好办,生米煮成熟饭,等他和田亦姝孩子都有了,到时候,陶小军在大哥面前一路,我再在旁边说几句好话,大哥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田亦姝的母亲对我千恩万谢,我坐在旁边一脸微笑的跟她聊了一小会,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田亦姝送我们走出病房,立刻一脸严肃的对我说道:“浩哥,我妈的医药费我已经赚得差不多了,不需要你的钱,既然今天见到了你,正好我也有事跟你说,我不想再干了,给你和公司带来的麻烦,只能说一句对不起了。”

    我盯着田亦姝看了大约有半分钟,冷哼了一声,说:“亦姝,虽然说我们不强求任何一个人,但是你这样做实在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其实啊,想要整你的话,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就范,但是我不想那样做,既然你不想干了的话,那就跟夏菲说一声,还有我今天为什么来看你的母亲,并且还愿意承担你母亲的医药费,其实完全是看在陶小军的面子上。”

    说完我瞥了田亦姝一眼,又给陶小军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带着苏梦朝着楼下走去。

    “那个叫田亦姝的气质很独殊。”苏梦对我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依许越〕〔神秘军少,撩上瘾〕〔隐婚娇妻,太撩人〕〔逆流黄金时代〕〔武侯神算〕〔重生六零:翻身做〕〔珠胎暗结〕〔花都最强神医〕〔婚情告急:总裁请〕〔魔血神帝〕〔无限崛起〕〔爱婿临门〕〔爱如烟花绚烂〕〔神话原生种〕〔万界自由佣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