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万界帝皇〕〔撞鬼就超神〕〔都市最强战尊〕〔娇妻惹火:陆先生〕〔帝少的独宠娇妻〕〔我在末世有个庄园〕〔诸天玩家在线〕〔战少,一宠到底!〕〔我在荒古捡属性〕〔1号婚宠:大牌老公〕〔我的26岁极品老婆〕〔黎明之谍〕〔蜜宠甜妻:陆少求〕〔三国之最强开光系〕〔猎宠:天价小狂妻〕〔白莲花退散,本妃〕〔万界之无限杀戮〕〔贵妻在上:废材老〕〔神探王妃:爷,一〕〔我想我应该是欢喜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649章 死了
    我剧烈的挣扎,不停的发出唔唔的声音,不但没有激怒赵四海,相反他好像越来越兴奋,眼睛里露出淫/光,不停的打量着李洁。免-费-首-发→

    李洁此时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不过从她的背影发现她的两个肩膀在轻微的颤抖,估摸着内心深处正在挣扎。

    唔……

    我拼尽全力发出一声长啸,声音里包含着不屈服和愤怒。

    李洁转身朝着我看来,我瞪大了眼睛盯着她,希望她能够读懂我的目光里的含义。

    半分钟之后,我发现李洁上牙咬着下嘴唇,然后轻微摇了摇头。她读懂了,但是却拒绝。

    唔……

    我再一次拼尽全力的一声长啸,同时一头朝着墙壁撞去。

    砰!

    我感觉眼前一眼,脑袋传来剧烈的疼痛,同时一股热流自头顶流下,滑过脸颊,滴落在地上,一片血红,我在用实际行动向李洁表明,宁死不屈。

    已经错了一次,我不能一错再错,赵四海的凶残和无耻,刷新了我的认知,如果真得在我面前,李洁脱光了躺在床上任由赵四海蹂躏的话,我宁愿去死,做为一个男人,即便是一个屌丝,也无法忍受这种侮辱,除非是一点血性都没有的窝囊废。

    “你会死的!”李洁扭头盯着我,满脸是泪的说道。

    唔……

    砰!

    我吼叫一声,再一次朝着墙撞去,现在真得没有其他办法了,只能以死明志,避免悲剧的发生。

    我感觉两只眼睛已经被鲜血遮挡了,不过嘴里仍然发出不屈服的怒吼,唔唔……

    我一共撞了三次墙,每一次都拼尽全力,估摸着再撞下去,自己真得会有生命危险了。

    “王浩,别撞了,我带你走,即便死,我也陪你一块死。”李洁哭喊了起来。

    听到她的声音,我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死又有什么可怕,当着自己的面,李洁被赵四海侮辱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人如果没有了尊严,跟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哼,李洁,你可想好了,只要离开这个私人会所,我保证你永远不可能接到区委/记的正式文件,并且王浩活不过今天晚上。免-费-首-发→”赵四海威胁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太害怕李洁因为赵四海的威胁犹豫不决了,还好担心的事情没有出现,只见李洁急步走到我的面前,将我的身上的绳子解开,然后扶着我朝着门外走去,打开/房间门的时候,被那名保镖给伸手拦住了。

    “赵四海,你大不过一个法字,在江城你别想一手遮天。”李洁扭头冷冷的对赵四海说道。

    “哼!”赵四海冷了一声,对那名保镖说:“让他们走。”

    李洁说的没错,在江城,赵四海还无法一手遮天,我一个小人物死在他的会所里,也许引不起什么风浪,但是刚刚被组织找过谈话的李洁,如果也死在他的会所里,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李洁扶着我朝着会所外边走去,我感觉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几乎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在李洁的身上。

    “李洁,你听我说,一会走出赵四海的私人会所之后,你不要管我,马上打车离开,明白吗?”我用牙齿咬了一下舌尖,利用疼痛驱散眼前的黑暗,拼尽全力对李洁说道。

    “我会带你离开的,等你伤好了,我们就离开江城,重新开始。”李洁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说,但是听到她的话,心里一阵温暖:“谢谢,你能这样说,我已经死而无憾了。”我想笑,但是脸都肿了,根本笑不出来。

    “你不会死的,赵四海也就是一个江城首富而已,即便孔志高被他收买了,我们还有叶/记,即便叶/记不管,还有省里和北京,总有能管的人。”李洁说道。

    我心里暗叹了一声,按常理来说,李洁说的没错,邪不可能压正,即便市里烂了,还有省里,省里烂了,还有北京,但是我却知道,在赵四海这里这套理论不好用,因为赵四海的背后是整个l省的官场,那是一张无形的大网,没有人可以挣脱,甚至这张大网的一个关键点就握在北京某个人的手里。

    就凭我一个小人物,想跟整个大网为敌,简直就是以卵击石,自取灭亡。

    “没用的,一会你自己打车离开,不要管我。”我再次对李洁说道。

    “我不会丢下你。”今天晚上的李洁非常的倔强。

    我和李洁争论着,谁也说服不了谁,五分钟之后,她扶着我走出了赵四海的私人会所。

    “你快走。”看着路上灯光闪闪的车辆,我拼尽全力想推开李洁,开始身上已经没了力气。

    李洁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她不会放弃我不管,只见她一边扶着我,一边伸手拦出租车,稍倾,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和李洁面前。

    李洁打开后面的车门,准备将我先扶进去的时候,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啊!”

    我本来已经迷迷糊糊,听到她的惊呼声,立刻睁开了眼睛,发现出租车后排竟然有一个人,这人一把将我拖进了出租车,然后便关上了车门,随后前边的司机大踩油门,出租车一溜烟消失在夜色之中。

    “王浩!”我隐隐约约听到后面李洁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不然几秒钟之后,便没有了声音。

    “你们是谁,要干吗?”我盯着出租车里的两个人问道,其实心里早已经有了答案,百分之百是赵四海的人,他刚才在会所里说过,只要我踏出会所一步,必死无疑。

    “送你上路的人。”坐在后排的那名戴墨镜的男子,冷冷的说道。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因为心里清楚,现在说什么都没用,本来以为只要把姿态放低,向赵四海屈服认错,也许可以活命,并且还不会给李洁、陶小军、顾芊儿等人带去麻烦,现在看来,我太天真了,也太不了解赵四海了。

    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跟赵四海鱼死网破,同归于尽,可惜现在自己连跟他同归于尽的机会都没了,完全就是任人宰割的一块鱼肉。

    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已经认命了,过了大约几分钟,后排的那名男子拿了一瓶二锅头给我灌了半瓶。

    咳咳……

    灌完之后,我急速的咳嗽起来,不太明白为什么给我灌酒?不过当看到出租车停在大沽河畔的时候,我便明白了,醉酒失足落河淹死,等发现我的时候,估摸着应该泡得不成/人样了,搞不好,发现之后,就会被火化,总之,赵四海有很多办法,让一起谋杀变成一次意外,并且还让别人找不到一点证据,即便有证据,以他背后的那张大网,在l省没人能奈何得了。

    “兄弟,到了下面,别怨恨我们兄弟两人,冤有头,债有主,你要找谁心里应该清楚。”墨镜男子在推我坠河之前,开口说道。

    我没有说话,耷拉着脑袋,一天没有吃饭,还被赵四海的保镖打了一个半死,并且刚才自己又撞得头破血流,眼前发黑,全身无力,现在又喝了半瓶二锅头,眼皮越来越重,已经处于昏迷的前兆,只要被推下河,百分之百有去无回。

    “来,再喝一口,就当是断头酒。”墨镜男揪着我的头发又灌了几口酒,这才将我的身体往湍急的河水里一推。

    扑通!

    我溅了几朵浪花,瞬间被河面下的暗流给冲走了,身体在远处沉浮了几下,便失去了踪影。

    大沽河的水很急,暗流很多,即便身体健康,清醒状态被人推进河里,都很可能淹死,我现在的这个状态,几乎没有生存的希望。

    在被推下河的一瞬间,我就呛了一口水,想要努力挣扎浮上水面,但是身体根本不听自己的指挥,大约不到半分钟,我便失去的直觉,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这次真得要死了,还好邓思萱给我生了一个儿子。”这是昏迷之前,我脑海中最后的想法。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眼前一片金光,十分的晃眼,想动手遮挡一下,却发现右臂一动,便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这阵疼痛让我一瞬间睁开了眼睛,并且还轻呼了一声:“啊!”

    睁开眼睛的瞬间,我愣住了,本来以为应该会看到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甚至于判官和阎王爷,可是万万没有想到,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旁边是一个大窗户,阳光正透过窗户照射在我的脸上,而刚才眼前的金光应该就是照射进来的太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依许越〕〔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霍少独占小娇妻〕〔七零年代小媳妇〕〔女配逆袭记[快穿]〕〔慕如歌萧偌恒〕〔盛世婚宠:萌妻,〕〔最强聊天装逼系统〕〔大秦:神级建造大〕〔末世我的红警基地〕〔甲斐的野望〕〔顾念念温庭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