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着仙葫混都市〕〔蜜吻999次:乔爷,〕〔校园仙帝〕〔苏安安顾墨成〕〔汉天子〕〔九荒剑魔〕〔谁说死神不怕鬼〕〔最强无敌熊孩子〕〔异大陆修仙记〕〔我的契约女老板〕〔洪荒之龙族至尊〕〔美女总裁的妖孽高〕〔恋爱吧我的男主角〕〔网游之第一符咒师〕〔亿万宠妻:入骨相〕〔攻约梁山〕〔鹏神记〕〔乡村极品神医〕〔变声大佬〕〔女总裁的斗战狂兵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729章 郝承智
    “孔市长怎么了?一个小小的姚二麻子,即便他知道你要收拾他,又如何?他还敢太岁头上动土?”我盯着孔志高说道。

    “呵呵!”孔志高呵呵一笑,说:“我要退休了,不想再招惹是非,现在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老了。”

    我明显感觉孔志高言不由衷,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孔市长要提前退休?”我问。

    “嗯!”孔志高点了点头。

    “没必要这么急吧。”我说。

    “呵呵,老了。”他说。

    孔志高绝对是那种对权力非常渴望的人,他好不容易使了手段坐上市长的位子,怎么可能轻易让位,还他妈提前退休:“到底怎么会事?”我在心里暗暗想道,不过孔志高不说,我也不好追问。

    “既然孔市长想要安安稳稳的退休,那么我自然会成/人之美,放心吧,那天晚上的事情,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后面的内幕。”我笑着对孔志高说道。

    “嗯。”他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孔市长还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王浩不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我说,其实是在指桑骂槐,因为孔志高和他女儿宋佳就是那种反复无常的小人。

    孔志高是没听出来,还是并不介意,总之没有发火,估摸着是他根要不认为他自己是反复无常的小人:“王浩,我们认识也这么久了,还差一点一块做点事情,临退休之前,我有一句忠告,不知道你想不想听。”孔志高说。

    “孔市长,你请说。”

    “不要再打姚二麻子的主意了。”孔志高说。

    “为什么?”我问。

    孔志高没有直接回答:“这只是一个忠告,听不听在于你自己。”他说。

    孔志高准备离开,我想了一下,急忙将他拦住,说:“孔市长,你好事做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给我透露一点点。”

    他盯着我看了大约有半分钟,这才开口讲道:“王浩,前段时间郑国跳楼自杀的事情你知道吧?”孔志高问。

    “知道啊,搞得满城风雨。”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姚二麻子的事情怎么跟郑国扯上了关系。

    “郑国的区委/记可还兼着市委常/委,份量在县区一级最重,他一死,盯着这个位置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算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你猜,最终这个位置被谁给抢到了?”孔志高神秘的对我问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道:“郑国的位置不是自己安排的吗?跟周志国打过招呼,当时周志国好像也同意了,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想到这里,我脸上露出迷茫的表情,问:“孔市长,你就别卖关子了,市里的人事调整,我一个小屌丝怎么可能知道。”

    “想你也不可能知道,实话告诉你吧,郑国的位置被姚启给坐上了。”孔志高说道。

    我听了他的话,心里一愣,暗道:“看来周志国已经跟郝弘文打过招呼了。”提起的心放了下来,不过表面上却装出十分惊讶的表情,说:“姚启?坊间传说他是姚二麻子的亲戚,孔市长,真是这么会事吗?”

    “五百年前,他们两人也许可能是亲戚,现在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不过,姚二麻子这几天早已经把姚启给喂饱了,并且这一次姚启的上位,跟姚二麻子有直接的关系。”孔志高说,脸上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有点好笑,姚启的上位跟姚二麻子有直接的关系?这是在逗我吗?因为这他妈根本都是我一手安排的,为了让苏厚德上位对付姚二麻子,故意将姚启调到霞山区,并且还是平调,一时半会不会给他升市委常/委,怎么到了孔志高的嘴里却成了姚二麻子的功劳。

    “孔市长,你的意思是说,姚启能调任霞山区区委/记,是姚二麻子的忙。”我一脸诧异的询问道。

    “嗯,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们那天的行动提前泄漏了消息,姚二麻子有了准备,把帝豪大厦地下赌场百分之九十的股份给了现任郝/记的儿子郝承智吗?”孔志高说。

    “记得。”我点了点头。

    “姚启能坐上郑国的位置,就是通过郝承智靠上了郝/记这棵大树。”孔志高说。

    “真的吗?”我问。

    “哼,郝承智在酒桌上亲口承认,怎么可能是假的。”孔志高说。

    “哦!”我哦了一声,心中有点好笑,估摸着酒桌上的郝承智八成是为了装逼,才会这样说,他心里肯定都不知道姚启为什么会调到霞山区。

    “你好自为之吧,姚二麻子现在是郝承智的人,你如果还执迷不悟的想动姚二麻子,不是跟现任市委/记郝弘文过不去吗,王浩,我劝你,好好经营你的酒吧,做一个小老板有时候更快乐。”孔志高说。

    “谢谢孔市长的提醒。”我对孔志高感谢道,心里猜测着他为什么这么好心?难道真是快要退了,突发善心吗?

    稍倾,孔志高离开了,我却有点发愣,没有想到自己的一次安排,竟然把孔志高吓得想要提前退休,他是真害怕了,姚启调任霞山区的区委/记,证明已经是郝弘文的人,上一次搞姚二麻子没有成功,孔志高怕姚二麻子利用郝弘文报复他。

    如果他自身清白的话,可能不需要这么害怕,但是这些年他在姚二麻子那里得到了多少好处,只有他和姚二麻子两个人知道,只要姚二麻子透露出一点,郝弘文又想办他的话,孔志高就彻底完蛋了。

    “看来他是想用提前退休的方法,让郝弘文放他一马。”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已经明白了孔志高的用意。

    “如果他知道了真相,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我心里一阵好笑,随后目光朝着李洁看去,她此时脸带微笑,仍然跟在郝弘文身边,两腮微红,看样子喝了不少酒了。

    我眨了一下眼睛,随后抬脚朝着李洁走去,来到她身边的时候,刚好又有一名老男人想跟李洁喝酒,我立刻从本洁的手里把杯子夺过来,然后扬头一饮而尽。

    “李/记,这是什么意思?”敬酒的老男人有点不高兴。

    李洁还没说话,我立刻抢着说道:“不好意思,我们正在备孕,李洁不能喝太多酒。”我的声音很大,其实是故意说给别人听。

    老男人仍然一脸的不高兴,不过此时郝弘文的声音响了起来:“李洁同志,你正在备孕吗?”

    “呃?是的,郝/记,我也三十多岁了,准备要个孩子。”李洁红着脸说道。

    “这样啊,那今天晚上别喝酒了,刚才你就应该说明情况。”郝弘文说。

    “对不起,郝记。”李洁马上乖巧的道歉。

    郝弘文点了点头,然后对周围的人说:“李洁同志正准备孕育革命的下一代,今天晚上大家不要再跟她喝酒了,孕育社会主/义接班人也是政治任务嘛。”

    哈哈……

    周围的人附和着笑了起来,刚才想跟李洁喝酒的老男人,立刻换了一副尊容,不再板着脸,而是变成了微笑。

    郝弘文发话了,周围的人不再缠着李洁,稍倾,我和李洁便被排挤到了外围,于是我们两人悄悄的离开了那群人,坐到了角落里。

    “没事吧?”我对李洁问道。

    “没事,就是头有点晕,今天喝得有点急。”李洁说。

    “被那群老王八蛋灌酒了吧。”我说。

    “空降的新/记,都知道背影很深厚,所以都伸长了脖子巴结,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人,被灌酒太正常了。”李洁倒是看得开。

    “媳妇,放心,用不了几年,我一定把你推到市长,甚至于市委/记的位置上。”我信誓旦旦的说道。

    “当完市里的组织部长,现在又想当省里的组织部长,市长和/记的任命,需要省里边点头,对了,你的计划好像成功了,刚才我在敬酒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工薪姚启调任霞山区区委/记,他现在俨然是郝弘文的人。”李洁说。

    “呵呵!”我呵呵一笑,说:“是不是都在传言,姚启能调任霞山区任区委/记,都是郝承智的忙,从而靠上了郝弘文这棵大树。”

    “对呀,你知道了啊,刚才我心里还奇怪呢,这到底怎么会事?”李洁一脸疑惑的问道。

    “媳妇,你觉得我会撒谎呢?还是酒桌上的郝承智在装逼呢?用脑子想想,一个市委/记能听他儿子的话?开玩笑呢?”我说。

    “传的有鼻子有眼,郝弘文也没有澄清,所以大家基本上都相信了。”李洁说。

    “这样也好,就没有人怀疑我的用意,到时候把姚二麻子搞死之后,那些人也许才能回过味来。”我说。

    “王浩,你真有把握搞死姚二麻子,郝弘文那边……”

    李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因为一名文质彬彬的年轻人,正端着一杯红酒走了过来。

    “有人来了。”我对李洁使了一个眼色,说:“看样子是被你的美色吸引了过来,媳妇长得倾国倾城,我压力山大啊。”

    “去你的。”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她脸色微红,假装生气的娇态十分的诱人,令我微微咽了一口口水,本来还想说一点轻挑的话,可惜那名年轻人已经走了过来。

    “请问是李洁/记吗?”年轻人问道。

    “嗯!你是……”李洁点了点头,朝着年轻人看去,能来参加欢迎酒会的人,非富即贵,没有一个普通人,所以李洁并没有摆架子。

    “我叫郝承智,郝弘文是我爸。”年轻人自我介绍道。

    听到他叫郝承智,我不由的仔细打量起来,高档西装,明牌手表,个子至少一米七五以上,打扮的中规中距,表面上看起来很斯文,但是我却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轻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逆流黄金时代〕〔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林诗曼肖凡〕〔重生医武剑尊〕〔迷上初夏的月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