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重生之阵法大宗师〕〔任性小妞恋上你〕〔血族亲王:鸢尾未〕〔我只想当一个安静〕〔农门悍妻太嚣张〕〔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753章 扑朔迷离
    我和芊儿又在蒙山待了三天,第四天的早晨,我接到了幽灵的电话,当时我正好芊儿抱在一起睡觉,被手机铃声吵了起来:“喂,组长,十分钟之前,宋晓曼打了一个电话。免-费-首-发→”手机传来幽灵的声音。

    “什么电话?你有什么发现?”被从睡梦中吵醒,我心里有点不高兴,昨天晚上,我和芊儿玩得很疯,现在两腿还感觉发软,腰有点酸。

    “当时宋晓曼正站在窗户边,我用望远镜刚好看到了她,通过唇语,我发现她是打给蒙山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队长雷鹏。”幽灵讲得很详细,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盯着宋晓曼,但是很少能看到对方打电话的情景,即便有,也是一些不重要的电话,所以根本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

    两天前,宋晓曼已经带着羽秀离开了医院,此后羽秀一直住在宋晓曼的家里。根据幽灵的观察,两人应该是共处一室,睡在一张床上,我当时判断宋晓曼和羽秀两个是恋人关系,可惜幽灵没有找到更强有力的证据,现在一切都仅仅只是猜测。

    闺蜜睡在一张床上,好像也说得过去,并没有什么奇怪,所以我也不敢确定。

    “继续说。”我小心翼翼的起床,生怕把芊儿吵醒,昨晚她也累坏了,最后一次冲刺的时候,她尖叫着狠狠的咬在我的肩膀上,说要让我随时随地记住她。

    我轻轻的走到了阳台上,让幽灵继续说他的发现。

    “组长,宋晓曼竟然像训孙子一样把雷鹏给训了一顿。”幽灵说。

    “呃?”我愣了一下,这可真有意思了,一个市局的刑警队长,多么牛逼的人物,一个仅仅是五星级酒店的一个部分经理,竟然可以把对方训得像孙子,这太不正常了。

    “最后宋晓曼还对雷鹏警告道,说是再给他三天时间,如果三天时间还找不到凶手是谁的,就让他回家抱孩子。”幽灵继续说道。

    “哦?有点意思。”我说,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稍倾,开口对幽灵吩咐道:“继续给我盯着宋晓曼,她的马脚已经露了出来。”

    “是。”幽灵没有废话,随后挂断了电话,我特别欣赏他这一点,做事非常的认真,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经过几次接触之后,我对幽灵基本上已经很放心了,这是他的特质,不像有的人,就算你跟他接触几年,也不可能产生信任感。

    “把刑警大队长雷鹏训得像孙子,三天之后,如果调查不出凶手的话,还要免掉对方的刑警队长的职务,啧啧,牛逼啊,一个小小的五星级酒店餐饮部的经理也太牛逼了吧,跟他妈蒙山市委/记似的。/”我掏出一根烟,站在阳台上慢慢的抽着,同时在心里暗暗想道。

    宋晓曼越是这么霸道,我越是高兴,因为她就是一个孤儿,不可能有什么背景,而现在了解的一切,却证明她背后的能量很大,这就是一个非常奇怪的事情,同时也从侧面很充份的证明——她很可能就是为高官处理黑活的中间人。

    万万没有想到,早晨刚刚接到了幽灵劲爆的电话,当天晚上午夜的时候,他的电话再一次打了过来,当时我正跟芊儿在床上想尝试一下她的另一个部位,已经都十分润滑了,可惜被幽灵的电话给搅黄了。

    我的手机铃声响起,芊儿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她一直很怕痛,有点紧张,不然的话,也不会折腾到午夜。

    如果是别的人电话,我这个时候肯定不会接,但是看到是幽灵的来电,我没有办法,伸手拿起电话,按下了接听键:“喂,幽灵,怎么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我问。

    “组长,重要发现。”手机里传来幽灵有点兴奋的声音,他跟踪宋晓曼已经快半个月的时间了,一直没有收获,看样子他心里也憋着一口气。

    “什么发现?”我急速的询问道,能被幽灵称为重要发现,肯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息。

    “宋晓曼今天带着羽秀去了郊外的一栋别墅,一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幽灵说。

    “有什么奇怪吗?”我问:“也许别墅就是宋晓曼的。”

    “别墅是谁的我不知道,但是别墅里绝对不只宋晓曼和羽秀两个人。”幽灵说。

    “有男人?”我问。

    “嗯!”他点了点头。

    “一挑二,双飞啊,谁他妈这么爽吗?”我说。

    “感觉是一个大人物,我只拍到了一个侧脸,然后别墅的窗帘就拉上了,完全看不到里边的情景,我闲着无事,就用把蒙山市的几个主要领导的照片在网上找了出来,然后跟我拍到那个男人的侧脸做了对比,发现了照片的侧脸跟一个人很像。”幽灵详细的说道。

    “谁?”我急切的问道。

    “蒙山市委/记。”幽灵回答道。

    听了幽灵的话,我却有点高兴不起来,心中暗道:“妈蛋,难道我搞错了,宋晓曼跟中间人屁关系没有,她仅仅是蒙山市委/记的情妇罢了,还他妈带着她的姐妹让对方一块玩,我擦,真够豪放。”

    “知道了,我继续观察,最好能搞到一点他们之间的谈话,对了,把你拍到的侧脸照片发给我。”稍倾,我对幽灵说道。

    “好的,组长。”幽灵说。

    大约结束通话一分钟之后,我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是两张照片,一张是幽灵刚偷拍的别墅里那个男人的侧脸,另一张照片好像是从一段视频剪接下来的,一个领导在视察某个工厂,两张照片都是侧脸,非常的像,基本上可以说完全一样。

    “妈蛋,难道真得是我们搞错了。”看完这两张照片之后,我喃喃自语,一瞬间什么兴趣都没有了,感觉有点心灰意冷,忙活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最终竟然查出宋晓曼跟蒙山市委/记有染。

    “叔,怎么了?”芊儿钻进了我的怀里,抬头看着我问道。

    “芊儿,我们可能搞错了,看这两张照片……”我把照片给芊儿看了看,然后又把幽灵发现的事情详细跟她讲了一遍。

    芊儿听完之后,没有急着说话,眉黛微皱,她的脸上露出思考的神情。

    稍倾,她开口对我说道:“叔,我仍然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我的感觉也不没有错。”芊儿仍然坚持她的想法。

    “芊儿,其他的事情,我们都仅仅只是猜测,而现在我们可以确定一上咪,宋晓曼是蒙山市委/记的情妇,这样一来,她的房子就得到了合理的解释,她的升职也就合情合理,还有她把刑警队长给训成了孙子,也就不那么奇怪了,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只能说明我们把方向搞错了,中间人不是宋晓曼。”我对芊儿说道,心里基本已经排除了宋晓曼。

    “叔,也许宋晓曼既是中间人,又是市委/记的情妇,这两个身份并不矛盾,甚至于跟她上过床的人并不仅限于蒙山市委/记,以宋晓曼的姿色,可以称得上倾国倾城了吧?这种女人,那个男人不想一亲芳泽呢?”顾芊儿说。

    我想了想,她说的也有道理,不过我听过中间人的电话,第一印象对方绝对是一个男人,并且还是一个嗓音沙哑的男人,只不过没有在那堆资料里找到符合条件的男人,所以才会相信芊儿的分析,最终把目标锁定在宋晓曼的身上。

    “叔,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可以确定,中间人就在那堆资料之中?”芊儿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了点头,说:“可以确定。”

    “既然这样,那我坚持以前的看法,中间人就是宋晓曼。”芊儿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知道她那里来的自信,也许是一种感觉吧。

    我眉头紧锁,没有急着说话。

    “叔,既然已经这样了,你就再相信我一次,继续查下去,让幽灵盯死宋晓曼,我感觉她应该快露馅了。”芊儿说。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冒出一个想法:“芊儿不会为了继续跟我在蒙山腻在一起,故意这样说吧?”因为如果回江城的话,我们两人必须保持距离,不可能再像现在这样,成天像情侣一般,白天游山玩水,晚上鸳鸯戏水,如漆似胶的粘在一块。

    “叔,相信宝宝的感觉。”芊儿看到我没有说话,撒娇的说道。

    “好吧,再在这里往两天,如果两天之后,宋晓曼那边没有什么新发现的话,我们就回去。”我说。

    “哦!”芊儿嘟了嘟嘴,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要求。

    苏厚德上任大半个月了,我一直跟江城那边保持着联系,每天至少跟李洁通电话两次,随时了解江城的信息,特别是南城姚二麻子的事情。

    苏厚德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并不是傻子,斗争经验很足,本来我想着他上任开始就会先烧一把火,给姚二麻子一个下马威,可是从李洁那里了解的消息,却完全不是这样。

    苏厚德第一把火,就是大换血,他这么多年区长不是白干,手里掌握了不少证据,这大半个月的时间,他把姚启留下的亲信铲除了一大半,提拔了一大批中层和底层干部,可谓是大刀阔斧,在南城区已经形成了一股小地震,所以一开始不看好苏厚德的人,现在基本都已经傻了眼。

    官场是金字塔型的结构,区金字塔最顶尖的就是区委/记,不过干活的人却是底层和中层的干部,苏厚德玩的这一手厉害啊,把中层和底层的人都换成了他自己的人,这样就把上面的几位给架空了,以后他要做什么事情,就会少很多的麻烦。

    李洁说南城区的人都等着看苏厚德的笑话,可惜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苏厚德剑出偏锋,竟然来了一次大换血,换掉了大量的中底层干部,并且还是借着反腐的大旗,手里握着大量的证据,逼着那些人就范,做出丢卒保军的决定,因为如果深查下去,就会查到他们的头上,所以只能舍弃一些小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级系统〕〔隐婚娇妻,太撩人〕〔西游:最强Wifi系〕〔都市绝品仙王〕〔余依许越〕〔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夺舍了通天教主〕〔重生医武剑尊〕〔洪荒之鲲鹏大帝〕〔穿越从春光灿烂猪〕〔重生之都市邪仙〕〔女配逆袭记[快穿]〕〔刺客计划(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