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想逃少帅的婚〕〔我在私服疯狂刷钱〕〔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原来我不是一般人〕〔天后养成手札〕〔神山圣尊〕〔紫霄神主〕〔极武箭尊〕〔狼性总裁,超会宠〕〔似锦〕〔我从末法来〕〔我的美女同事〕〔都市极品神医〕〔仙韵传〕〔极品女总裁〕〔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传说之武神〕〔重生商女:季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809章 不满
    “王浩,上次我跟你说的事,你还记得吗?”刘静脸红归脸红,不过很快平静了下来,开口对我说道。

    “什么事?”我的表情一愣,开口对其询问道。

    “买房啊,你和囡囡再复婚了,我再往在这里不合适,在旁边小区给我买个五十平的房就可以了,囡囡工作忙,我这几天自己去看了一下,正好有一栋还不错。“刘静说。

    我想了一下,说:“行,好就定下,我来付钱。”

    “嗯!”刘静点了点头,说:“厨房有粥,我出去了。”说完,她便离开了别墅。

    刘静走了之后,我的脸上马上出现了一片愁云,昨天周忆雪要五十万,我便打电话给了陈萍,查了一下公司帐上还有多少钱,除去四个场子的正常运作之后,最多还有八十多万的闲钱,给周忆雪五十万,还有三十万备用,也可说的过去,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刘静这里又出了问题。

    金沙湾别墅周围的房价,少说也要二万以上,即便是五十平米,也要一百多万,我瞬间感觉脑袋有点大,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钱。

    “难道让李洁出钱?”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马上便否定了:“不行,绝对不能让李洁出钱,再怎么说自己也是一个男人,以前花李洁的钱也就罢了,现在……不行,绝对不能再花她的钱,想想办法。”我眉头紧锁,在心里思考着办法。

    可惜接下来连续三天的时间,我都没有找到什么好办法,有一天,我走在大沽河的岸边,正好看到天运号游轮,这让我心里通出一阵怒火,不过最终只能垂头丧气的将怒火压了下去:“妈蛋,大嘴刘你个王八蛋,老子早晚弄死你,也不知道一条龙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正想着一条龙的事情,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难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心里一愣,随后我急忙掏出了手机,可惜不是一条龙的电话,而是安北的电话。

    “喂,安北,事情进展的怎么样了?”我问。

    “已经查清楚了,命令胡建这么做的人是度平县的公安局长李子光。”安北说。

    “有证据吗?”我问。

    “有,胡建留了后手,他有一段电话录音,再加上我收拾了其他几条证据,完全可以形成证据链。”安北说。

    “李子光这个人查清楚了吗?”我的目标不是什么李子光,而孔志高。

    “查了,四年前,他从一个派出所长升到度平县公安局长,听说是攀上了孔志高的关系。”安北回答道。

    “查出他和孔志高的联系了吗?”我问。

    “没有查到。”安北说:“没有任何一点蛛丝马迹。”

    听到他这一说,我心里一阵失望,办掉一个李子光,毛用没有一点,只有拿到孔志高确切的把柄,才能将其一击致命。

    “没有查到就接着查,至于李子光的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本来对安北抱有很大的期望,我这才容忍他的傲慢,最终竟然是一个这样的结果,这令我心里失望的同时,更多的是烦躁。

    “李子光虽然和孔志高没有直接的联系,但是我偷偷调查了他最近三个月的通话记录,有一个发现。”安北并没有挂断电话,而是继续说道。

    “什么发现?”我心里涌出一丝期待,希望他给我一个惊喜。

    “李子光和海河集团的美女老总联系密切,海河集团在度平县有投资,是一个大型的广场,听说因为征地的事情,还闹出了不少的群体事件,不过都被度平县政府和公安局给镇/压了下去,李子光在其中出了不少的力。“安北说。

    “这算什么消息。”我失望的说道。

    “如果查下去的话,就可能是一桩权钱交易的反腐案。”安北说。

    “反腐案,那是监察院和纪委的事情,你一个小小的分局刑警副队长有什么资格查。”我说。

    “可以反映给检察院和市纪委。”安北说。

    “有用吗?”我对其反问道。

    安北保持了沉默,很显然,根本没用,孔志高在江城政法口根深蒂固,想查海河集团和度平县之间的猫腻,简直不可能。

    “想想办法,从胡建身上打开突破口,这才是你当下的任务。”我对安北说道。

    “胡建他们六个人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胡建是受到了李子光的命令,所以再查下去,也不可能有什么结果。”安北说。

    听到安北这么说,我心里一阵郁闷,同时有点生气,妈蛋,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几乎快赶上刘备请诸葛亮了,最后竟然是这么一个结果,这让我十分的不满。

    “我需要孔志高贪赃枉法的证据,权钱勾结的证据,对了,华城路坍塌事件,你也可以秘密调查,还有海河集团和孔志高之间的关系,也可以调查,总之,我需要证据。”我对安北说道,虽然尽量压着自己的火气,但是语气里对他的不满已经表露了出来。

    我不需要什么狗屁过程,只需要一个能要挟和搬到孔志高的证据。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正当我心里想着是不是自己太急了,不庆该这么对待安北的时候,他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我不是你养的手下,我是一名人民警察。”

    “你……”我刚要对安北怒吼,不过最终只说了一个你字,便把后面的话生生的咽了回去,同时压住了心里的怒火。

    “好,你既然是人民警察,那你告诉我,接下来你将怎么做?”我问。

    “我会把事情向上汇报给市纪委和检察院,度平县公安局长李子光的事情由他们负责。”安北说。

    “没你什么事了?”我问。

    “胡建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至于是渎职还是其他罪名,都由检察院负责。”安北说。

    “你大爷!”我听了他的话之后,实在忍不住了,说:“你还是去度平县公安局上班吧,不,你应该去派出所,就你这样还自称小福尔摩斯呢。”我骂道,随后准备挂断电话,在安北身上的投资,算是彻底失败了,他这种人怎和可能在官场上生存下去。

    “抓到李子光,未必不能挖出孔志高,我已经尽力了,到了李子光这个层次,根本不是我能够查或者审。”出乎我的意料,安北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十分平静的对我说道。

    我想了一下,刚才可能自己有点气昏头了:“对不起,我不该骂人。”

    安北没有说话。

    我思考了片刻,说:“这样吧,你把李子光的事情,整理一下,给我,我来处理。”

    “好!”安北这一次没有废话,直接说了一个好字,然后便挂断了电话,本来我还想再聊几句,听着手机里传来嘟嘟的电流声,让我心里有点郁闷。

    第二天上午,安北找到了我,递过来一个文件袋,说:“里边有胡建的口供和他的电话录音,以及还有一些其他的旁证,足以定李子光的罪,至于上面如何处理,就不是我能左右。”

    我打开文件袋看了一会,满意的点了点头,说实话安北还是做的不错,口供、证据非常的完整,有了这东西,完全可以马上拘捕李子光,只是如果李子光真得能咬出孔志高的话,估摸着孔志高会挺而走险。

    “这事要好好想想,谋划一下,搞不好大有可为。”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没其他事情的话,我走了,还有,我已经申请去度平县公安局了。”安北冷冷的说道,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喂,昨天骂人是我不对。”我追了上去,说:“别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去一个派出所也比留在东城分局舒心。”安北说。

    “胡建的案子还没有结,你怎么也得有始有终吧。”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这是迂回的策略。

    说实话,想一想,安北做的还是相当不错,文件袋里简直就是铁证,即便对方想反供都不可能,一般的人,还真做不到如此的滴水不漏,并且不到一个星期便拿下了胡建,这就说明了他的能力。

    昨天可能因为看到了天运号游轮,再加上安北没有达到我内心的要求,所以才会发火,发完火就有点后悔了。

    “胡建案我会负责到底,等结束之后,我会马上离开,即便去派出所,我也认了。”安北盯着我说道。

    “喂,我们不是仇人吧,干嘛要这样。”我对着他的背影说道:“昨天的事情,我已经道歉了。”

    “我讨厌高高在上的人,更讨好像你这种人,警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不是你家里养的打手。”安北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突然转头对我吼道。

    “对对对,警察都神圣的,我错了,我道歉。”我说。

    随后安北开始对我讨伐:“你以你是谁?凭着李书/记是你的前妻就可以耀武扬威了吗?就可以左右我们分局的人事任命吗?蛀虫,败类,就是因为你们这种人,才会把社会风气搞得一塌糊涂……”

    我眨了眨眼睛,没想到看起来平时沉默寡言的安北这么能说,简直是滔滔不绝,愣是说了十几分钟,把我说的一无是处。

    “说完了吗?”等他停口之后,我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安北反瞪了回来,没有说话。

    “既然这样的话,你更应该留在东城分局了,等你坐上局长的位置,才可以消除你嘴里的这种不公平啊,你如果调到度平县的某个乡镇派出所,这辈子怕是都只能在抱怨之中度过了,只有留下来,往上爬,有了权力之后,才有机会和能力改变这种不公平,你说对不对?”我非常认真的对安北说道。

    他绝对不笨,更不是一个没有思想的人,所以听完我的话之后,眨了一下眼睛,露出一丝不解的目光。

    “你就把我当成一个台阶,等爬到高位置之后,再返过头来收拾我嘛。”我说。

    “哼,别以为我不敢。”安北冷哼了一声。

    “东城分局更需要你,留下吧,继续当你的刑警副队长,破几个大案,这才不辜负你一身所学,更不会辜负你身上的警服,去乡镇派出所,你觉得是一种不负责任吗?”我盯着安北,十分诚恳的说道。

    他没有说话,显然是心动了,再说了,没有人愿意真的调到乡镇派出所。

    “努力往上爬,只有坐上高位,才有能力解决你刚才说的问题。”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迷上初夏的月光〕〔林诗曼肖凡〕〔山野春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