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想逃少帅的婚〕〔我在私服疯狂刷钱〕〔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原来我不是一般人〕〔天后养成手札〕〔神山圣尊〕〔紫霄神主〕〔极武箭尊〕〔狼性总裁,超会宠〕〔似锦〕〔我从末法来〕〔我的美女同事〕〔都市极品神医〕〔仙韵传〕〔极品女总裁〕〔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传说之武神〕〔重生商女:季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816章 同学
    苏厚德的仕途基本上是完了,成了市人大可有可无的一个角色,他才五十岁,估摸着对他的打击很大,如果调到市郊去,也许过段时间有机会还能调回来,现在嘛,基本不可能了。

    我突然意识到,好像南城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特别是刚刚郝承智的话好像还另有所指。

    “难道那次轮/奸案和赌博案里有一个厉害的角色?”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想到这里,我准备再刺探一下郝承智:“威胁我?”我看着郝承智说道。

    “你认为是威胁也罢,总之不要碰这件事情,除非你不想活了。”郝承智说。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如果我把这件事情告诉周副省长,你说他会不会让你爸禁你的足?”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郝承智,发现他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同时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喂,咱们不是要谋划华城路地皮的事情吗?还是说地皮的事情吧。”郝承智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他在转移话题,这说明他心虚,并且周志国对他有一种威慑力。

    “那就说地皮,一个亿,你想办法把那块地皮拿下来,我就为你保密沈慕蕊的事情。”我说。

    “大哥,说了这么久,怎么你还不明白,不可能暗箱操作,想得到那块地皮,只能公开竞拍,除非那天海河集团的人没有出现,也许还可以用低价拿下来。”郝承智说。

    “那就让他们不要出现。”我说。

    “喂,你不是还说可以让海河集团不参加竞拍吗?”郝承智盯着我说道。

    “我有说吗?”我说。

    “你……”

    “好吧,我有说过,这样吧,离竞拍还有二十多天,度平县的胡建已经开口了,把他们李局长咬了出来,可是这个李子光呢,根据我的了解,李子光仍然没有开口,你想想办法让他开口。”我对郝承智说道。

    “度平县胡建一案?”郝承智问,他显然听说过这个案子。

    “嗯!”

    “你是说,幕后之人是孔志高?”郝承智思考了片刻,开口对我询问道。

    “嗯!”我再次点头,说:“孔志高在江城政法口经营了十几年,大部分领导都是他一手提拔,其实在这件事情上,我们两人的立场是一致的,你爸高降江城,想要彻底掌控江城,必须过孔志高这一关,不然的话,他很容易被架空,叶家的叶泽语就是一个例子。”

    郝承智没有说话,他虽然纨绔,但是绝对不是傻子,估摸着郝弘文搞不好也在家里说过这种事情。

    “这种事情应该是检察院和纪委的职责啊。”郝承智思考了片刻,抬头对我说道。

    “检察院,那是孔志高的一亩三分地,现在只能在纪委身上想想办法,我听说纪委的孙书/记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让你爸安排一个自己人上去,然后抓住李子光这条线索,一查到底,绝对可以找到孔志高的把柄。“我对郝承智说道。

    他思考了几秒钟,突然开口说道:“不对啊,我们不是在谈海河集团,跟孔志高有什么关系?”

    “关系大了,孔志高就是海河集团的保护伞,如果孔志高出事了,我们就可以轻易的让海河集团在竞拍之中出局。”我说。

    “这样啊,那我回去想想办法。”郝承智说。

    “这件事情,对你爸,对我们都是百利无一害。”我说。

    “我明白。”郝承智点了点头。

    稍倾,郝承智离开了咖啡厅,看着他的背影,我只希望刚才的话能引起郝弘文的重视,在二十天之内,撬开李子光的口,然后将孔志高拖下水,如果事情真得变成这样,那么竞拍会海河集团就不是威胁了。

    下午,我又约了一条龙,让他准备好二个亿,并且还要以某个公司的名义参加竞拍。

    一条龙想了想,答应了下来,钱对于他来说,没有一点问题,并且手上还正有一家小型房地产公司,在江城还开发过一个楼盘。

    “叔,没想到你还涉猎过房地产?”我一脸惊讶的看着一条龙说道。

    “哼,小子,我总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吧。”一条龙说。

    下午跟一条龙聊完之后,地皮的事情,算是已经尽到了最大的努力,至于能不能成功,那只能尽人事,听天意了。

    “该做的都做了,晚上去苏厚德家里看看,唉,从结果上来看,好像是我害了他。”我在心里暗叹了一声,有点内疚。

    其实说实话,我的本意是帮苏厚德,毕竟像他这种坚持原则的人已经很少了,当时只要他不把郝承智牵涉进去,结果会完全两样,搞不好他还会成为郝弘文一系的官员,这样对他的仕途非常有好处,即便他不巴结,至少以后不会明升暗降啊。

    在南城区区委书/记的位置上,他可以做很多事情,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晚上,我买了一点水果,又带了两瓶茅台,朝着苏厚德家走去。只有苏厚德一个人在家,媳妇和儿子都不在,气氛有点凝重,我估摸着应该是吵架了。

    当天晚上,我和苏厚德两个人喝了一瓶半的茅台,我喝了半瓶,他喝了一瓶,当场是酩酊大醉,开始的时候,还叫我小王,喝到最后变成了兄弟:“兄弟啊,我做错了什么?难道我坚持党的原则还错了?”

    “哥,你没错,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不死,早晚还会出头。”我酒量本来就不行,喝了并瓶茅台,差不多也醉了。

    总之,后来我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等早晨醒来的时候,口干舌燥,脑袋疼痛,喝了水,洗漱完了之后,才感觉好一点。

    苏厚德家里一片狼藉,此时他正趴在沙发上酣睡,呼噜声很响。

    看着仍然在酣睡的苏厚德,我暗叹了一声,现在能做的只是陪他大醉一场,至于其他的事情,我都是有心无力。

    妈蛋,本来以为巴结上了周志国,以后可以在江城横着走了,李洁的仕途也会一帆风顺,可是现在看来,情况只是比以前强了一点点罢了。

    接下来的几天,我跟郝承智一直保持着联系,他说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并且他老爹已经将经委的副书/记拉拢了过来,只要等孙书/记退下来,这名副书/记就可以上位。

    一条龙那边,钱和公司都没有问题,只是问他坑大嘴刘的事情,一条龙总中支支吾吾,我根本搞不清楚,他到底有没有让出毒/品市场的份额。

    这件事情我根本掌控不了,只能寄希望于一条龙,他能控制住自己的贪欲,渐渐从毒/品市场撤出来,然后全部交给大嘴刘,因为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上面就会用雷霆手段对毒/品市场进行打击,到时候,倒霉的就是大嘴刘,甚至于还可以引导舆论将他说成一条龙,这样真正的一条龙就可以杀掉认识他的手下,然后金盆洗手过正常的生活了。

    我的计划是很好,至于能不能成功,除了看天意之外,还有一条龙的决心。

    这天晚上,睡觉前,我和李洁通电话,她突然说:“王浩,你可不可以来省城几天,想你了。”

    “好啊,我明天就去。”我立刻答应了,说:“媳妇,我老想你了,对了,怎么还叫我王浩,叫老公。”

    可惜随后被李洁叉开了话题,她一直没有叫我老公,这让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我们两人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估摸着不但我心里有疙瘩,李洁心里肯定多多少少也有点疙瘩,所以才没有叫我老公。

    通完电话之后,我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的样子:“是不是李洁在省城遇到了麻烦才让我过去?”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思来想去,我越来越觉得李洁肯定是遇到了麻烦或者纠缠,并且还是一名男人的纠缠,这人估摸着还得罪不起,不然的话,如果是其他方面的麻烦,她应该不会让我过去。

    当晚无话,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便开车朝着省城疾驰而去,中午的时候,便在省党校门口见到了李洁,而此时她正和一名衣冠楚楚的戴眼锐的男子从党校大门走出来。

    我远远的就看到了李洁和那名男子的身影,李洁脸上带着礼貌的笑容,而那名男子却一个劲的想往李洁身上贴。

    “妈蛋,果然是这样。”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急忙朝着李洁迎了过去:“媳妇!”我大声喊道,因为声音过大,所以走出校门的人都朝着我看来。

    我没有理睬他们的目光,径直走到了李洁面前,然后伸手将她搂进了怀里:“媳妇,几天不见,想死我了。”

    李洁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我搂进怀里,她的脸色一红,说:“来了?”

    “嗯,准备来省城陪你几天。”我说。

    “小洁,这位是……”耳边传来眼镜男的询问声。

    李洁挣脱了我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指着我对眼镜男介绍道:“王浩,我老公。”

    “你真结婚了啊?”眼镜男无视我的存在,惊讶的看着李洁问道。

    “嗯!”李洁点了点头,然后指着眼镜男对我说:“宋乐,我的大学同学,现在在省经济研究室工作。”

    “原来是一个研究员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提起的心渐渐放下来,本来以为是一个大官或者是一个官二代,那样的话,在省城我除了认识周志国之后,没有任何的关系,真要跟大人物发生冲突的话,吃亏的肯定是自己,不过现在嘛,一个小小的省经济研究员,还不至于让我束手无策。

    “你好,宋研究员。”我伸出手,脸带微笑的看着宋乐说道。

    “你好!”对方脸上也露出一个微笑,跟我握了握手,说:“正式介绍一下,省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宋乐,敢问王先生在那里高就?”

    “酒吧小老板。”我呵呵一笑,实话实说道。

    李洁给了我一个白眼,估摸着她已经猜到我是故意这样说,其实我完成可以换一种说法:“自己做点生意。”这样说的话,马上就高大上了,并且还可以给人一种遐想的空间,上市公司的老板也叫做点生意,开个小卖部也可以叫做点生意。

    下一秒,我看到宋乐脸上的表情十分的精彩,刚刚还笑容满面,听到我是一个酒吧小老板的时候,他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起来,同时松开了我的手,露出十分不屑的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迷上初夏的月光〕〔林诗曼肖凡〕〔山野春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