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快穿之妖妃人生〕〔撞个爱豆当男友〕〔剑诛天尘〕〔总裁羞羞吻:小甜〕〔虚空九重〕〔不死系统混仙界〕〔生渊游戏〕〔万古通天〕〔虚拟现实体验屋〕〔诸天尽头〕〔都市之重活十万年〕〔萌妻逆袭:总裁大〕〔史上最强校长〕〔国医狂妃:邪王霸〕〔超品仙医〕〔秋原秘史〕〔开局百万灵石〕〔王牌警妻:权先生〕〔茅山终极僵尸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862章 尾巴
    我看着宋晓曼那样子,心里就生气,不过苏厚德的事情是大事情,为了对付大嘴刘,我可是早在一年前就开始给他挖坑,到现在为止,基本上已经快到了收网的阶段,因为江城三分之二的毒/品市场落到了大嘴刘的手里,苏厚德当上城北区委书/记之后,就盯上了大嘴刘的物流公司。

    “难道目的性太强了,引起了大嘴刘的警惕?对,肯定是这样。”我在心里暗暗想道,苏厚德刚一上任,不盯别的事情,只盯大嘴刘的物流公司,换了谁都要仔细想一想,特别是对方还在干掉脑袋的事情,会更加的小心和谨慎。

    “大意了!”我暗叹了一声,想明白了自己部署上的漏洞——目的性太强,容易让人猜出动机。

    思来想去,我最终把怒火压了下去,看着眼前得意的宋晓曼说:“求你!”

    “什么?我没听清。”她说。

    “求你告诉我,大嘴刘给苏厚德挖了什么坑?”现在不是要面子的时候,苏厚德不能出事,不然我将近一年的部署将付诸东流。

    “给姐倒杯酒。”宋晓曼把高脚杯放在我的面前,眼睛带勾子般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没办法,人在屋檐不得不低头,谁让我有事求她呢。

    我拿起酒瓶,给宋晓曼倒了一杯酒,然后再一次开口问道:“大嘴刘给苏厚德下了什么套?”

    “照片的事情还追究不?”她答非所问。

    我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几秒钟,不甘心的说:“不追究了。”

    “坐下,陪我喝几杯。”宋晓曼说。

    “你……”我有点生气。

    “喝不喝?”她瞪着我说道。

    稍倾,我泄了气,心里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于是坐了下来,倒了一杯红酒,开始陪着宋晓曼喝酒。

    最终一杯红酒喝光了,我终于从宋晓曼的嘴里知道了大嘴刘的计划以及给苏厚德挖得大坑。

    从八仙楼离开之后,我用凉水洗了一把脸,让自己清醒了一下,刚才酒喝得不少,酒量不行,感觉脑袋有点发晕。

    来到车上的时候,发现宁勇已经坐在里边了:“那个女人是谁?”宁勇出声问道。

    “宋晓曼,蒙山市人。”我说。

    “女人是祸水,特别是漂亮的女人。”宁勇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我看了她一眼,回答道。

    宁勇没有再说什么,估摸着他心里对我在女人方面的事情很有意见,只是做为兄弟不好讲罢了。

    我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苏厚德的电话。

    嘟……嘟……

    电话铃声响了大约六、七下,另一端终于传来了苏厚德急促的声音:“喂,我是苏厚德。”

    “苏书/记,我是王浩,现在有空吗?我有事想跟你谈谈。”我说。

    “王浩啊,现在我很忙,这样吧,晚上去家里,我让你嫂子炒几个菜,咱们喝一杯,忠伟的事情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苏厚德说。

    苏忠伟调到了东城区法院,李洁安排的,至于苏厚德的任命,明面上是省里他老丈人的面子,实则是也是我在背后运作,不然的话,他退休的老丈人怎么可能有这种能量,只不过苏厚德不知道罢了。

    “行,晚上我过去,不过苏书/记,我最近听到了一点风声,想要提醒你一下。”我说。

    “什么风声?”他问。

    “有人在给你挖坑,如果今天有什么行动的话,希望你能停一下,我们晚上聊聊,你再做决定。”我很小心的说道。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我皱着眉头等待着苏厚德的回话。

    大约半分钟之后,电话另一端响起了苏厚德的声音,不过只有三个字:“知道了!”随后他便挂断了电话。

    “希望他能听进去。”我在心里暗道一声,收起了手机。

    因为我喝了酒,所以宁勇开车,他问:“回鞍山路还是金沙湾小区?”

    我思考了片刻,说:“我再打个电话。”接着便在手机上输入了一条龙的手机号码,重要的电话号码我都记在脑子里,并且每一次通完电话之后,我会删除掉手机里的通话记录。

    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我的左右铭。

    很快,一条龙的电话接通了:“喂,王浩,找我什么事?”他的声音有一种陌生感,因为我和苏梦的事情,一条龙最近对我的意见很大。

    “叔,有事跟你聊聊。”我说。

    “别叫我叔,当不起,什么事,说吧。”他冷冰冰的说道。

    “重要的事情,能不能见面聊?”我说。

    “什么重要的事呢?”他问。

    “大嘴刘。”我说。

    电话里出现了几秒钟的沉默:“来我的会所吧。”

    “好!”我说。

    一条龙挂断了电话,我给宁勇说了一个地址,然后他发动车子,朝着人民大道驶去。

    一条龙的据点就在人民大道上,他这叫灯下黑。

    二十分钟之后,我的车子驶进了一条龙的据点,宁勇被挡在了外边,我让他在车里等着,自己一个人走了进去。

    一条龙正在喝茶,我走进去的时候,他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更没有理睬我,气氛有点尴尬,我不知道是坐下还是站着,估摸着是一条龙故意让我难受。

    “叔!”我叫了他一声。

    “谁是你叔,有话说,有屁放。”一条龙终于抬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叔,我们两人一年前制定的计划,实施的怎么样了?现在江城的毒/品市场,大嘴刘占了多少?”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一条龙没有急着说话,慢慢的喝着茶,等他喝完一杯茶之后,这才慢吞吞的说道:“三分之二,我现在基本上已经脱身,因为剩下的三分之一,分给了跟着我的小弟,还有一些小的势力。”

    “大嘴刘没有怀疑吗?”我问。

    “怀疑什么?他赚钱都赚疯了,听说前段时间把海河集团都买了下来,正在疯狂的利用海河集团洗黑钱呢。”一条龙说。

    我眨了一下眼睛,心里暗暗思考着:“看来一条龙这里没有出现意外,最主要还是苏厚德那里太激进了,让大嘴刘产生了怀疑。”

    “出什么事了?”一条龙问:“小子,当时是你给我出的主意,现在我基本退出了毒/品市场,若是不能全身而退金盆洗手的话,哼,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派了苏厚德过去,可能有点激进,让大嘴刘产生了怀疑,正给苏厚德挖坑呢。”我实话实说。

    “小子,告诉你一件事情,当一个人把脑袋捌在裤腰带上的时候,他即便平时是一个笨蛋,拼命的时候也会变得十分聪明,不要把所有人都当成傻瓜,特别是大嘴刘,上一次他摘了你的桃子,难道你忘记了,这一次你如果再输掉的话,哼,老子也要跟着你倒霉。”一条龙说。

    “叔,放心吧,既然知道了大嘴刘的动态,接下来我会处理好,你尽快带着苏梦离开江城吧。”我说。

    “你以为我不想吗?小梦不走,哼!”一条龙提到苏梦,一脸无奈的表情:“这个臭丫头现在根本不理我。”

    他们父女两人的事情,我不好讲什么,于是出现了片刻的沉默,耳边只有喝茶的吸水声。

    稍倾,一条龙开口对我说道:“一个月之内,我会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好,移民的手续也会办好,给你一个任务,让小梦跟我去美国,能办到吗?”

    “那个……”我刚要说苏梦现在根本不见自己,可惜话还没有说出来,便被一条龙给打断了:“什么这个那个,必须让小梦跟我离开江城。”

    “好吧!”我盯着一条龙的眼睛看了几秒钟,最终点了点头,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苏梦。

    一条龙和苏梦的关系虽然看起来十分的隐蔽,但是如果有心人想要查的话,总会找到很多疑点,搞不好就能猜出一点什么。

    离开一条龙的据点之后,我和宁勇在路边吃了晚饭,然后买了一点东西开车朝着苏厚德家驶去。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停在苏厚德家的门口,此时天已经黑了,我让宁勇先回去,他却摇了摇头,说:“进入东城区之后,好像被人给盯上了。”

    “呃?”我愣了一下,眉头随之紧锁了起来,说:“有人在东城区等着我们?”

    “看来是这样,就是后面拐角处的那辆面包车,从我们的车子刚刚驶进东城区一直跟到这里。”宁勇说。

    我朝着后视镜看了一眼,果然看到了一辆普通的面包车,停在东城区这种狭窄的街道上没有一点突兀感,如果不是宁勇眼尖的话,可能根本发现不了。

    “我去苏厚德家办事,你把后面的尾巴给搞掉,哼,敢进东城区,我看他们是不想活了。”我对宁勇说道,眼睛里露出了一丝杀气。

    东城区,区委书/记是李洁,分局的刑警队长是熊兵,副队长安北,附近的几个派出所所长都是熊兵的人,在东城区我想杀个人,还真不是什么难事。

    我把后面的尾巴交给了宁勇,自己下车朝着苏厚德家的大门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七零年代小媳妇〕〔甲斐的野望〕〔慕如歌萧偌恒〕〔大秦:神级建造大〕〔一往情深,傅少爱〕〔最强聊天装逼系统〕〔修仙皇朝〕〔女配逆袭记[快穿]〕〔盛世婚宠:萌妻,〕〔重生七零末之幸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