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想逃少帅的婚〕〔我在私服疯狂刷钱〕〔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原来我不是一般人〕〔天后养成手札〕〔神山圣尊〕〔紫霄神主〕〔极武箭尊〕〔狼性总裁,超会宠〕〔似锦〕〔我从末法来〕〔我的美女同事〕〔都市极品神医〕〔仙韵传〕〔极品女总裁〕〔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传说之武神〕〔重生商女:季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01章 上面施压
    我摸着火辣辣的脸颊,尴尬的看了曲冰一眼,心里有点怪她非要跟着来,同时也有点痛恨自己在女人方面优柔寡断。

    “对不起,浩哥,我……”曲冰不好意思的对我说道。

    “没事,这样对我对她来说,也许都是一件好事。”我说,至于为什么是好事,并没有解释。

    说实话,我心里还是想让苏梦跟一条龙去美国生活,她如果仍然住在江城,接下来很可能面临着危险。

    大嘴刘被冤枉成一条龙,现在基本上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几乎大部分人都会相信苏厚德的话,但是唯独有一个人不会相信,那就是省里的陈书~记,大嘴刘是他的赚钱工具,怎么可能是一条龙?所以如果他有心查出真相的话,估摸着很可能查到苏梦的身上,这个世界就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对方是掌握了一省警察的政法委书~记。

    当时处于这个心理,所以才在曲冰的纠缠之下,同意带她来一品居,不然的话,我就算是再白痴也不可能在跟苏梦喝茶的时候,带其他女人过来。

    “今天放你一天假,不用跟着我了。”我微笑着对曲冰说道,其实心里非常的郁闷和痛苦,苏梦的那一巴掌,不但打得我脸痛,心更痛。

    “哦!”曲冰没有再纠缠,应了一声,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一品居茶楼。

    我没有离开,要了一壶茶,慢慢的喝着,思考了一会苏梦的事情,最终叹息了一声,暂时将其抛到了脑后,陶小军最近不停的带人去南城红灯区,估摸着跟姓周的一场大战已经不可避免。

    自从大嘴刘死后,一条龙退出毒~品市场,江城的道上算是彻底的乱了,仅仅这几天的时间,道上大大小小的火拼已经有十几起,听熊兵讲,全城的警力都在连轴转,只要深夜持械打架就抓,看守所都要塞满了。

    “风雨欲来啊!”我心中暗道一声,同时对陶小军有点担心,很想插手南城区的事情,不过最终忍住了:“陶小军也应该独挑一面了。”我嘴里嘀咕了一句。

    啪嗒!啪嗒……

    耳边传来脚步声,接着茶室的门被推开了,郝承智走了进来,刚刚我给他发了一条微~信,让他过来喝茶,同时谈一谈天运号游轮的事情,这件事情是重中之重,由我亲自负责。

    如果不是一年半之前出现了意外,这艘天运号游轮早就是我的了。

    “浩哥,你倒是悠闲的喝茶,这几天可把我累死了。”郝承智一屁股坐在我的面前,端起茶杯一口喝了下去,然后指着空杯子让我给他倒茶。

    我给他又倒了一杯茶,问:“说说吧。”

    “事情有点麻烦。”郝承智说,随后又一口把茶水喝光。

    “怎么了?”我盯着他问道,心里微微有点担心,天动号游轮不能再出波折了。

    “大嘴刘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天运号游轮毕竟是他的财产,政府现在只是暂时扣押,无权处理啊。”郝承智回答道。

    “没收啊,一条赌船,又被抓了现形,政府有权没收吧?”我问。

    “是可以没收,然后再进行拍卖,不过听老头子说,好像上面有人施压。”郝承智指上了指上方,无奈的说道。

    “上面有人施压?姓陈的?”我问。

    “不是他还能是谁。”郝承智这次没有牛饮,而是慢慢的品着,撇了撇嘴说道。

    “姓陈的想干嘛?”我紧张的问道。

    “听老头子讲,姓陈的找到了大嘴刘的老婆孩子,估摸着想把天运号游轮冠冕堂皇的划到大嘴刘的老婆孩子名下。”郝承智说。

    听了这话,我眉头瞬间紧锁了起来,心中暗道:“难道姓陈的还没有放弃江城,仍然想要在江城重新找一个代理人,为他赚钱?”

    郝承智放下茶杯抬头看着我露出少有认真的表情:“浩哥,我把我们的事情跟老头子讲了。”他说。

    “呃?”我的表情一愣,并没有太奇怪,因为这件事情毕竟太大,郝承智外表看起来像纨绔子弟,实则非常的谨慎聪明,天运号游轮的事情,我早就料到他会跟郝弘文讲。

    “郝书~记有什么指示?”我问。

    “我爸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用手往上指了指。”郝承智说。

    “向上指?什么意思?”我问,感觉跟一群官员打交道,脑袋都要愁大了,有话就不明说,就爱拐弯抹角,一件事情都能搞得神神秘秘。

    “我猜他的意思应该是让我们去找周叔,既然姓陈的出手了,想要制衡他,只有周叔出面。”郝承智说。

    我想了想,郝弘文很可能真是这个意思:“妈蛋,找周志国?上次大嘴刘的事情得罪了他,这次去找他,八成要大出血,天运号赌船的利益已经分给了郝家三成,那么给周志国至少四成,操,这样算下来,自己忙前忙后最多只能拿三成利润。”我在心里算了一笔帐,瞬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爸就不能想想办法?如果去找周省长的话,你每年的分红减半。“我盯着郝承智说道。

    “喂,浩哥,你可不能出尔反尔,不讲信用,说好了三成,怎么能减半,我这几天可是尽心心力的帮你,连我老子我都求了几遍,你不能这样,必须三成。”郝承智听了我的话,当场反脸,大声嚷叫道。

    我跟他掰扯五、六分钟,最终只能退步,因为人无信不立,既然说出了口,就绝对不能反悔,以后跟郝承智打交道的时间还多,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影响我们两人之间的信任,更何况他老子是江城的市委书~记,真失信了,以后绝对没我好果子吃。

    “事不宜迟,我现在去趟省城,看能不能见到周省长。“我起身准备离开,既然姓陈的插手了天运号游轮,郝弘文又明显指出想要破局必须让周志国出马,所以不想再浪费时间,

    “我跟你一块去。”郝承智说。

    “咦?你也去?”我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有点疑惑的问道。

    “张少搞一个舞会,不能不去捧场啊。”郝承智叹息了一声说道。

    “哦,去参加舞会,你怎么还唉声叹气?”我问。

    “我在江城算是太子爷,但是到了省城……算了,说了你也不懂。”郝承智说到一半不说了,其实我已经听明白了。

    我上车之后,郝承智也钻了进来:“你自己不开车?我这破车坐得惯吗?”我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问道。

    “省城里我有车,打个盹,你开慢点。”郝承智说,随后果然闭上了眼睛,这令我心里有点郁闷,妈蛋,自己好像变成了他的司机。

    没办法,我只能开车上路,一路高速,郝承智都在睡觉,还他妈睡得挺香,口水都流了出来,我则苦逼的在开车。

    五个多小时之后,车子驶入了省城,我把郝承智叫醒,他擦了擦口水,看了一下地方,下车离开了。

    郝承智离开之后,我掏出手机再次拨打周志国的电话,在来之前就打过,可惜没打通,在高速公路休息区的时候,又打了二次,仍然没有打通。

    手机里传来:“对不起,你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靠,周志国不会把我拉黑了吧?”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不过随后又否定了,对方毕竟是一个大省长,不可能干这种事情吧,再说了周忆雪的存在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就不怕万一把我惹急了,把事情给捅出去。

    没有打通周志国的电话,我便先找了一家酒店,洗了个澡,吃了晚饭,然后开车直接朝着周志国的家驶去,可惜来到省委家属大院门口,根本就进不去,武警不放行。

    我想了一下,掏出手机拨打了周忆雪的电话。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便传来周忆雪的声音:“喂,王浩,你还记得给我打电话?”

    “你爸的手机我为什么打不通?”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问他去。”周忆雪冷冷的说道。

    周志国自从把周忆雪安排在江城之后,再也没有看过她,说实话,周忆雪其实也挺可怜。

    “帮个忙。”我恳求道。

    “行,我有什么好处?”周忆雪问。

    “一万块。”我说。

    “呵呵,再见。”周忆雪准备挂断电话。

    “等等,二万。”

    “不见。”

    “五万。”我急忙喊道。

    “好困,我准备关机睡觉了。”周忆雪说,可是并没有挂电话,更没有关机。

    “十万,不能再多了。”我心痛的说道。

    “成交。”周忆雪说。

    我在电话这边气得要命,但是又拿她没有办法。

    “你先给周省长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他是否换了手机号,或者手机是否能打通?“我说。

    “等着。”周忆雪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在这边焦急的等待着,大约等了十几分钟,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铃铃……

    周忆雪的来电,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怎么样了?”我问。

    “先给我转十万过来。”周忆雪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迷上初夏的月光〕〔林诗曼肖凡〕〔山野春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