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学神〕〔权臣宠妻攻略〕〔总裁的心肝宝贝〕〔无上大帝之重生都〕〔帝少的神秘丑妻〕〔我要大宝箱〕〔校花的全能教师〕〔尸王宠妃之捡个尸〕〔仙帝重生混都市〕〔天阴眼〕〔王者归来洛天〕〔重生之修仙归来〕〔扶摇而上婉君心〕〔白狐之我的同桌〕〔金枝夙孽〕〔龙抬头〕〔不死剑尊〕〔长生十万年〕〔寻尸人〕〔报告Boss,你出局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02章 一波未平
    没有办法,我只好用支付宝给周忆雪的银行卡里转了十万块,交易成功之后,我对着电话讲道:“收到钱了吧,快说,到底怎么会事?”

    “周志国让我告诉你,明天中午,他有十分钟的时间可以见你,让你中午十二点整在省委办公大楼门前等他。”周忆雪说。

    “哦,知道了,对了,我为什么打不通他的电话?”我十分奇怪的问道。

    “自己问他去。”周忆雪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喂?喂?靠!”我暗骂了一句,心里十分的郁闷,十万块钱就买了十分钟,一分钟一万块啊。

    既然今晚没戏,于是我便开车离开了省委家属大院,驶回了酒店,闲得无聊,去了酒店旁边一家酒吧,要了一杯酒慢慢的喝着。

    我有一个习惯,独自一个人待在房间里,无法静下心来,处于这种嘈杂的环境之中,喝上一杯,抽上一根烟,倒是可以静心想事情。

    正当脑海之中思考着明天如何跟周志国交谈的时候,突然一道债影出现在我的眼前,抬头望去,看清眼前之人的模样的时候,我的表情一愣:“你怎么在这里?”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宋晓曼嫣然一笑,笑容里有一种另人怦然心动的东西,让我一瞬间有点发呆,说实话,自从认识了李洁和苏梦两位大美女之后,很少有女人会让我露出猪哥哥的表情,可惜宋晓曼是一个例外。

    大约在失神了二到三秒钟之后,我立刻清醒了过来,同时脑海之中想到了一个词——天生媚骨,也许宋晓曼就是天生媚骨的女人。

    “不请我喝一杯吗?”宋晓曼坐在我旁边,妩媚的说道。

    啪!

    我打了一个响指,叫来服务员给她倒了一杯酒,与此同时,我脸上发呆的表情已经消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巧合?还是她一直在派人监视着自己?”

    遇到的事情多了,我越发的谨慎,现在几乎每遇到一件事情,都会从阴暗面猜测对方,这不能说是我心里阴暗,而是人在江湖上混,如果不谨慎小心的话,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这么看着我干吗?”宋晓曼喝了一口酒,扭头看着我说道。

    “呃?没什么,好巧啊,竟然能在省城碰到宋大美女。”我笑了笑说道,其实是一种试探,希望在她眼睛里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可惜宋晓曼很坦然的面对着我的目光,开玩笑的说道:“让我来猜猜你现在心里怎么想,你可能正在想这不是一个巧合,而是我派人监视着你的行踪,从而安排了这次巧遇,你还在猜测我的目的是什么?我说的对不对?”

    “呃?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因为她完全猜对了我心里在想什么。

    “如果我现在告诉你真是巧合,你会相信吗?”宋晓曼盯着我的眼睛说道。

    我违心的点了点头,说:“我当然相信宋大美女的话。”其实内心深处却在想着:“信你就见鬼了。”

    自从走上这条路之后,我虽然看起来成熟了很多,但是这种人们标榜的成熟,在若干年之后想想,也许此时此刻失去的更多,人生短短几十年,真得应该跳出现有的格局和规矩,以及人们普遍的价值观和人生观,活出真正的自我。

    天真,难道不是人生的体验吗?纯真,没心没肺的真正快乐的大笑,难道不也是一种生活吗?为什么非要成熟?

    我和宋晓曼两人各自带着面具,慢慢的喝着酒,说着违心的话,互相之间打探着各自来省城的目的。

    “我在省城有一个项目,过来看看,顺便跟领导联络一下感情。”宋晓曼说。

    撒谎的最高境界就是九真一假,而宋晓曼就达到了这种境界,她说的话滴水不露,听起来让人非常的相信,但是最重要的东西始终没有泄漏,基本上一晚上都在说废话。

    最后我们两人废话说多了,再加上喝了不少酒,说着说着两个人便都闭上了嘴,不再出声,而是默默的喝酒,因为谁心里都清楚,彼此之间打探不出真正的东西。

    “喂,问你个事。”大约沉默了六、七分钟之后,宋晓曼突然扭头看着我说道。

    “什么事?”我盯着她问道。

    “如果那天我落魄的跑到你那里,求你的收留,你会帮我吗?”宋晓曼突然非常认真的对我询问道。

    我本来随口就想说:“当然收留了。”然后吧啦吧啦说些漂亮话,但是当我看到她眼睛里那一份认真的时候,到了嘴边的漂亮话却生生的咽了下去,思考了大约十几秒钟之后,很一种低沉的声音回答道:“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不保证会竭尽全力帮你,但是至少不会看着你死在我的面前。”

    我说完之后,宋晓曼没有回应,而是两只大眼睛真愣愣的盯着我,大约盯了有半分钟,把我盯得有点发毛了,她这才突然笑了起来,说:“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

    “呵呵!”我尴尬的笑了笑,心中暗道:“王浩啊王浩,你面对美女就会自作多情,人家跟市里、省里领导的关系,还不比你强上百倍,那都上在床上培养出来的感情,这辈子怕是都求不到你头上。”

    “走了!”宋晓曼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潇洒的拿起她的包包离开了,不过走了二步之后,她突然扭头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再次露出那种非常认真的表情,说:“谢谢!”

    这声谢谢让我莫名其妙,反应过来的时候,宋晓曼已经消失在酒吧绚丽多彩的灯光之中。

    晚上十一点半,我喝得有点醉,脑袋晕乎乎,好不容易才回到房间,澡也没洗,直接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不知道睡了多久,耳边好像手机铃声一直在响,感觉仿佛响了一万年,永远不会停止似的,于是我终于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伸手到处摸手机,终于摸到了,闭着眼睛按下了接听键:“喂,谁啊?”

    “浩、浩哥,大事不、不好了。”电话另一端传来郝承智结结巴巴的声音,一听就喝大了。

    “什么不好了?”我迷迷糊糊的问道,脑袋其实根本没有清醒。

    “张、张少也想、也想买下天运号游轮。”郝承智说。

    当我听到天运号游轮这五个字的时候,脑袋终于清醒了一点,问:“你刚才说什么?”

    “张少,张承业也想买、买下天、天运号游轮。”郝承智再次结结巴巴的说道。

    “什么?”我终于从迷糊之中清醒了过来,大声惊呼道。

    “不、不说了,他、他们叫我喝酒,明、明天我去找你面、面谈。”郝承智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我马上反拨了回去,可惜没人接听。

    酒醒了,睡意全无。

    “张承业竟然想买天运号游轮?”我瞪大了眼睛,感觉老天爷跟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本来一年半之前,天运号游轮就是自己的掌中之物,半路插进来一个大嘴刘,现在眼看着天运号游轮又将归自己所有,万万没有想到,今天晚上郝承智给我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

    张承业,何许人也?省委张书~记的儿子,上一次李洁在省城学习,如果不是周志国亲自出面,我和李洁都要交代在省城,在我的印像里,张承业比赵家、大嘴刘、姚二麻子、黄胖子和一条龙所有人加起来都可怕。

    姚二麻子等人,毕竟属于社会的阴暗面,上不了台面,我并不惧怕他们,总可以利用各种方法跟他们斗,而张承业不同了,他是省委书~记的儿子,在本省就相当于太子爷的地位,他要对付一个人,几乎可以蔑视所有的规则和法律,不要跟我讲什么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如果在几年之前,我也许还有点相信,现在嘛,只有二个字——呵呵!

    “怎么办?”我呆呆的坐在床上发愣,感觉天真要塌下来了,一种无力感侵扰了全身。

    “张承业为什么会看上天运号游轮?他想干什么?难道是报复上一次的事情?还是看到大嘴刘的赌博业如此赚钱,他也想插一脚。”我心乱如麻,脑海之中闪现出若干的疑问,可惜没有人解答。

    当天晚上,我彻底没有了睡意,不停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猜测着张承业的目的以及应对的办法,思来想去,只把自己搞得身心疲惫,不但没有猜到对方的目的,更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应对之法,最终在熬了一夜之后,快天明的时候,沉睡了过去。

    可惜没睡多久,我便从噩梦之中惊醒了过来,感觉脑袋昏沉,精神萎靡,看了一眼手表,才早晨七点十分,自己仅仅睡了不到二个小时。

    我拿起手机,第n次拨打郝承智的电话,可是他的电话已经关机。

    “操!”我把自己的手机摔在床上,嘴里暗骂了一句。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真得有点受不了了,特别是张承业这三个字,跟他对着干,说实话,我没有一点信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神陪练〕〔美少妇出轨自白〕〔都市绝品仙王〕〔我被这个攻套路了〕〔俏儿媳〕〔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余依许越〕〔替补新郎:总裁好〕〔婚情告急:总裁请〕〔少年梦〕〔逍遥小相师〕〔隐婚娇妻,太撩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