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上九重天〕〔佛系古玩人生〕〔校花的无敌兵王〕〔末世之无双世界〕〔一夜蜜婚:神秘老〕〔最强谍影特工〕〔空间之田园趣事〕〔医侠道途〕〔挺进决赛圈〕〔三国战姬传说〕〔星际之全能进化〕〔这里有故事〕〔重生甜妻:狠会撩〕〔一家之主之农家女〕〔天下第九〕〔穿到天上当神仙〕〔杀仙传〕〔玩宝大师〕〔中国阴阳师〕〔医神之杀戮纵横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05章 天衣无缝
    “昨天晚上听承智说,你对天运号游轮很有兴趣?”张承业没有跟我兜圈子,估摸着他认为对我这种人没必要兜圈子,于是开门见山的说道。

    “有兴趣也没钱啊,呵呵!”我装出尴尬的表情笑了笑回答道。

    “是吗?”张承业明显不相信,他肯定早就调查过这件事情。

    “张少,我手里就有四家小场子,一年到头最多赚个百八十万,天运号游轮价值上亿,就算我干一百年赚的钱,怕是都不够买下天动号游轮。”我说,这是实话,没有人知道我在大嘴刘那里搞来了二个亿。

    “这么说你是没兴趣了?”张承业刚才脸上带着一丝微笑,一瞬间微笑消失了,眼睛里露出阴冷的目光。

    “我擦,不会说翻脸就翻脸吧,操,老子不干还不行吗?”我心里一阵紧张,暗暗思考道。

    与此同时,坐在旁边的郝承智一个劲的给我使眼色,那意思我明白,估摸着今天不答应的话,搞不好走不出这个门。

    “张少,不是没兴趣,是没钱。”我心里虽然焦急,但是表面上却是非常的镇定,叹息了一声说道。

    “没钱?”张承业瞥了我一眼说。

    “是啊,张少,我跟你说实话吧,这次来省城就是让郝承智帮着想想办法,看是否能让银行给贷款。”我瞎编了一个理由,但是这个理由却十分容易让人相信。

    “好像白天的时候见过周志国吧。”张承业说。

    咯噔!

    听了张承业的话,我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难道自己一进省城就被张承业给监视了吗?”

    “张少,我跟周省长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这一次来,除了让承智帮忙联系银行,今天中午的时候也去找了周省长。我心思着,只要周省长一句话,银行还不乖乖给我贷款。”我笑着说道。

    周志国上一次帮我摆平了张承业,所以张承业肯定知道我和周志国的关系,此时此刻说自己和周志国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亲戚,张承业肯定相信,同时也更加能说明我来省城的目的。

    “周志国答应帮忙了?“张承业盯着我问道,脸上没有一点表情,也不知道他是相信呢?还是不相信?这个人城府有点深,还真不容易猜测。

    “唉!”我深深的叹息了一口气,然后端起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说:“没有答应,说了几句废话之后,就把我给打发了。”

    “哦!”张承业应了一声,便不再问了,此时旁边的人招呼着喝酒,我没有办法,只能连喝了好几杯白酒,虽然是一千多块钱的好酒,但是在这个环境,跟张承业等人喝,我是一点好酒的滋味都没有品出来,心思完全不是酒上。

    相互喝酒的时候,郝承智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因为只有他知道我刚才说的话完全是撒谎胡扯,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像狗腿子般的给张承业等人倒酒,脸上还挂着卑微的笑容。

    我有点不理解,以郝弘文现在的地位,郝承智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吧?

    “王浩,你想买个天运号游轮干什么?”大约几分钟之后,耳边再次传来张承业的询问道。

    “张少,我说想跑运输你肯定不信,实话实说,我也想跟大嘴刘一样,把天运号游轮变成一个赌场,移动的赌场。”我说。

    “胆子不小啊!”张承业面无表情的说道,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根本猜不透。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我听说大嘴刘利用天运号游轮开设赌场半年就赚了几千万。”我说。

    “不怕被抓?”张承业说。

    “赌博必须人赃俱获,大嘴刘那是倒霉,被警察抓了一个现形,其实在游轮上开设赌场十分的安全。”我说。

    “讲讲!”张承业露出好像很有兴趣的模样。

    天运号游轮开设赌场是我最早提出的想法,自然早就把其中的优势给想清楚了,于是便十分认真的跟张承业讲了一遍。

    张承业听完之后,微点了一下头,没有再说什么,继续让人喝酒,于是我又跟着喝了二杯,脑袋便有点晕了。

    “来,再干一个。”张承业举起了酒杯。

    “我……”脑袋有点晕,我想拒绝,但是话还没有说出口,便被旁边的郝承智轻轻的拽了一下,然后他又给我倒满了酒,说:“张少既然举杯了,我们怎敢不喝。”

    “唉!”我心里叹息了一声,只好举起酒杯再次一饮而尽,就这样,左一杯,右一杯,最终我是喝得烂醉如泥,彻底的酩酊大醉,喝断了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醒了过来,感觉口很渴,眼前一团漆黑,不过却醒在床上,身上的衣服好像也脱了,并且手一动,还碰到了一个光滑的皮肤,很软很滑,像是女人的皮肤:“操,这是怎么会事?”我眉头微皱,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不过也没有多想,最多就是喝醉了酒,张承业安排一个女人陪着过夜罢了。

    啪嗒!

    我摸黑打开了台灯,下床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光了,才感觉火辣辣的食道和胃有点舒服。

    喝完水之后,我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朝着床上看去,发现一名果体的女子爬在床上,光滑的后背和翘起的臀部让此时的我有了反应:“操,反正不日白不日,既然张承业敢送。老子就敢上。”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上~床,朝着果体女子伸手摸去。

    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但是摸着摸着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对方的身体冰冷,还有点硬,不像是一个活人的身体。

    一瞬间,我吓出了一身的冷汗,随后马上将爬着的女人给翻了过来。

    啊……

    经历过不少生死的我,突然怪叫了一声。

    女子披头散发,舌头伸了出来,一看就是被用什么东西给勒死的,白皙的脖子上有一条青淅的勒痕。

    我心里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伸手轻轻的试了一下对方的鼻息,根本没有一点生命的特殊,并且尸体都有点发硬了,床单湿了,应该是被勒死的时候,女子小便失禁,并且我还在女子腿上看到了男人的体液。

    “张承业!”我一瞬间就想到了张承业,其实不用想,这百分之一百是他的杰作,并且女尸身上的体液估摸着就是自己的。

    旁边有一条皮带,看着眼熟,拿起了仔细一看,果然是自己的皮带,我拿着皮带在女子脖子上比划了一下,果然跟勒痕相吻合:“操,老子这一次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女子身上有我的体液,又是被我的皮带给勒死的,并且我们两人还赤身果体的睡在一张床上,无解,这一次是死定了。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吓得我浑身一个激灵,最近几年,我已经很少这么惊慌失措了,但是此时此刻我却感觉到了绝望。

    铃铃……

    手机铃声不停的响着,我用颤抖的手抓起了手机,看到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随之按下了接听键:“喂?”

    “王浩,感觉怎么样?”电话另一端传来张承业的声音。

    “张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装糊涂的问道。

    “什么意思?呵呵!”张承业呵呵一笑,说:“警察就在外边,给你二个选择,第一,坐牢;第二,给我做事。”

    听了他的话,我心中大骂:“操,老子有个屁的选择,日~你祖宗十八代。”骂归骂,现实之中却根本奈何不了对方。

    “我愿意为张少效力。”我没有考虑,直接选择了第二条路,因为张承业既然安排了这个局,就肯定天衣无缝,即便不是天衣无缝,凭他的能量,我根本不可能翻案。

    “明智的选择。”张承业说,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喂?喂?”我喊了二声,可惜对方已经挂断了:“王八蛋!”我把手机摔在床上。

    大约半分钟之后,正当我不知道怎么处理尸体的时候,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个男人,接下来我便像傀儡一般,在这两名男人的安排下将尸体装进旅行箱运出了酒店,而酒店的门口正停着我自己的车,尸体放到车子上,然后到了郊外的一片树林里,又亲手挖坑给埋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我自己动手,两名男子只是监督,不过一切十分的顺利,估摸着张承业早就安排好了,他这是把戏给做足了,随时可以挖出女尸,然后把我送进监狱,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计划。

    埋完尸体,天色已经亮了,回到城区之后,两名男子下了车,离开的时候对我说道:“保持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

    我没有说话,两人说完便走了。

    “完了,完了,彻底了完了,这一次自己的把柄抓在了张承业的手里,他想让我几时死,我就几时死。”我心里一阵沉痛,一瞬间,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似的,坐在车里,久久的发呆。

    铃铃……

    不知道发了多久的呆,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我木纳的拿起手机,按下接听键,说:“喂?”

    “浩哥,你没事吧?”电话另一端传来郝承智的声音。

    “郝承智,你他妈在那里?”听到他的声音,我瞬间怒吼了起来,想要问问他昨天晚上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级系统〕〔都市沉浮〕〔西游:最强Wifi系〕〔特种兵之超神陪练〕〔特种兵之最强军医〕〔天才萌宝,神秘妈〕〔萌宝助阵,甜妻翻〕〔玄幻之史上最强女〕〔都市绝品仙王〕〔夺舍了通天教主〕〔简沫顾北辰〕〔锁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