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医倾天:特工狂〕〔重生1978:鬼瞳兵〕〔快穿攻略:撩男神〕〔食鬼猎人〕〔剑仙在上〕〔太古神皇〕〔我真的不能修炼〕〔邪性老公太霸道〕〔逍遥小神农〕〔法医狂妃〕〔三国有君子〕〔武神血脉〕〔神话之我是传奇〕〔全民领主〕〔恶魔就在身边〕〔华娱终极大亨〕〔道门法则〕〔英雄联盟之我是队〕〔诸天旅人〕〔大海商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06章 畜生
    “郝承智,你他妈的在那里?”我咆哮了起来,把旁边吃早餐的人吓了一跳。

    “浩哥,你怎么了?”电话另一端传来郝承智疑惑的询问声。

    “我怎么了?老子被你害死了。”我嚷道。

    “被我害死了?我怎么害你了?”郝承智发出十分无辜的声音,也不知道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昨天晚上……”我刚想把事情简单讲一下,突然想到手机可能被张承业给监听,于是马上改口说道:“我在山城路市场这边吃早餐,你快点过来,见面说。”

    “好!”郝承智倒是没有啰嗦,应了一声之后,随之挂断了电话。

    “操!”我骂了一句,眉头紧锁,心里思考着郝承智在其中到底扮演着什么角色?他是站在张承业那一边?还是站在自己这一边?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思来想去,我也没有想出一点头绪,最终叹息了一声说道:“唉,等他来了,看看他的表情再说吧。”

    我在山城路市场这边吃完早饭之后,故意站在一个显眼的地方,一边剔着牙,一边等郝承智的到来。

    大约二十几分钟之后,郝承智出现了。

    “浩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跑到我面前问道。

    我盯着郝承智的脸和眼睛,仔细的端详起来,他虽然聪明谨慎,但根据这段时间的接触,感觉他不是一个城府沉的人,所以此时脸上露出的表情好像不是装的,估摸着是真不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郝承智,我先问你,昨晚我被灌醉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当时你在那里?”我问。

    “浩哥,你醉了,我也醉了,只记得好像你被张少叫来的一名女子给架走了。”郝承智皱着眉头回忆道。

    “哦!”我应了一声,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浩哥,到底怎么了?”郝承智问。

    “没怎么。”我说,既然郝承智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我也不想说,毕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的事情,还是少一个人知道为妙。

    “没什么?那你十万火急的把我叫来干嘛?”郝承智一脸不高兴的说道,看起来有点生气。

    “以后我就给张承业干活了,答应给你三成的利润怕是不能实现了。”我说。

    “你答应了?浩哥,我叫你一声哥,是看你这人还不错,至少讲信用,心也不坏,你怎么能答应呢,即便是不插手天运号游轮的事情,也不能答应给张承业办事啊,给他当替死鬼,绝对没有好下场。”郝承智说。

    “张承业有这么可怕?”我问,其实心里十分清楚张承业的阴狠和毒辣,并且十分的自私,像这种人根本不会拿别人的命当命。

    “浩哥,你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不知道张承业有多么可怕,我给你讲一件事情,你发誓不能讲出去。”郝承智紧张兮兮的说道。

    “我发誓!”我说。

    “当年啊,我们圈子里有一个叫阎雪的女孩,父亲是某市的市长,长得很漂亮,跟你老婆李洁有一比,张承业看上了阎雪,可是阎雪不从,当时张承业说的漂亮,不会再打扰对方,你知道半年之后怎么样了?”郝承智说。

    “怎么样了?”我问,心里有点好奇。

    “阎雪的父亲被查出经济问题双轨,又过了半个月,阎雪失踪了。”郝承智说。

    “呃,后来呢?”我问。

    “后来?哼!”郝承智自嘲的冷哼了一声,说:“三个月之后,有人发现了阎雪的尸体,已经高度腐烂,警察很快就破案了,抓了一名二进宫的小混混,不到半年就被枪毙了,案件圆满完结。”

    我没有说话,等待眻郝承智的下文。

    “浩哥,你知道这名小混混跟张承业的关系吗?”郝承智说。

    我摇了摇头,心里暗道:“老子知道个屁。”

    “他以前就是给张承业干暗活的人,二次进监狱都很快放了出来,那一次给张承业当了替死鬼,圈子里传出小道消息,张承业承诺给小混混家里五千万,让对方的孩子和父母一辈子衣食无忧。”郝承智说。

    “哦,五千万买条命,这小混混也值了。”我说。

    “值?值个屁,不到一个月,小混混家里着了火,一家子人都没有跑出来,全他妈烧死了,警察说是煤气罐泄漏,属于自然起火,但是我们圈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他妈根本不是自然起火,因为小混混有一个可以致张承业死地的账本,张承业赖账没给钱,小混混的老婆提了一嘴,然后当天晚上他们家就起火了,真他妈狠。”郝承智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我点了点头,心里其实并没有多少意外,张承业的阴狠毒辣,我从他的眼睛里能看出来,他不会把别人的命放在眼里。

    “在那件事情过去一年之后,我偶然一次机会跟张承业的铁杆跟班喝酒,他喝醉了,说了一件事情。”郝承智嘴唇哆嗦了起来,脸色变得有点苍白。

    “什么事?”我眨了一下眼睛问道,能多了解一下张承业对自己越有好处,搞不好还能找到对付对方的方法。

    “阎雪是被张承业折磨致死,足足被他奸~淫了一个月,然后又扔给他的那些狗腿子跟班玩弄,直到把阎雪活活玩弄死,张承业那些人都他妈是畜生。”郝承智压低了声音骂道。

    我平静的看着郝承智,脸上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早就有这个心理准备:“你身边不是也经常换女人?难道不是跟张承业一样?”我盯着郝承智问道。

    “呸,老子怎么能跟他一样,他是禽兽,是变态,把女人当性~奴玩弄,我呢?跟在我身边的女人都是自愿,我从来不强迫任何一个女人,并且我给她们很多钱,分手都是和平分手,甚至还能做朋友,我他妈就是女人眼中的凯子,人傻钱多又好骗。”郝承智瞪着眼睛说道,好像我拿张承业跟他相提并论,是在侮辱他。

    “人傻钱多又好骗?”我嘀咕了一声,随后笑了起来。

    “操,老子故意这样罢了,那些女人以为我傻,其实老子是觉得他们可怜罢了。”郝承智说。

    “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情怀。”我对其讽刺道。

    “哥的境界你不懂。”郝承智十分装逼的说道。

    “呵呵!”我呵呵一笑,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此时却觉得郝承智有点可爱,他跟张承业等人还真不是一路人,最起码他的内心是善良的,难怪自己对他没有反感,而对于张承业等人却自然而然产生一种敌对的情绪。

    “浩哥,我看你也不是坏人,所以提醒你,想办法离开张承业,不要天运号游轮,不插手赌场的事情,不然你以后肯定会很惨,张承业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这种人很可怕。”郝承智再次对我劝说道。

    “没有退路了。”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什么意思?”郝承智问。

    “你还是不知道为好,对了,把你知道关于张承业的事情全部告诉我。”我说。

    “没问题,但是你绝对不能讲给第三个人听,这些都是我们圈子里流传的小道消息,有些是我跟他们喝酒听到的消息,经我的口,进你的耳,你再问我,我不会承认,并且会跟你翻脸。”郝承智十分严肃的对我说道。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发誓不会告诉第三个人。”我说。

    “好!”郝承智点了点头,随后我们两人找了一家茶楼,在里边坐了一个上午,我听到了大量关于张承业的事情,不过都是郝承智他们圈子里的小道消息,至于有几分假几分真,我则不得而知,不过有一件事情郝承智却可以确定,那就是当年那名替张承业顶罪的小混混一家,确确实实是被张承业叫人给烧死的。

    “承智,你能不能替我查一下这名小混混的家里人?”我双眼微眯,思考了片刻对郝承智说道。

    “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想掺和。”郝承智立刻摇了摇头。

    “承智,你其实已经掺和进来了,张承业要在江城开设北方最大的赌场,你爸是江城的市委书~记,你说,张承业会怎样对你?”我盯着郝承智问道。

    “这……”郝承智不是傻子,他说:“我也想到了,过几天就出国读书。”

    “你认为能躲掉吗?张承业如果让你入股,你还敢出国吗?”我说。

    “我、我、我……”郝承智说了三个我字,愣是没有说出下面的话。

    “承智,躲是躲不掉了,即便退一万步说,你能躲掉,你爸郝书~记能躲掉吗?他必须给张承业提供保护伞,如果不提供的话,你认为张承业会怎么办?”我再次对郝承智打击道。

    郝承智陷入了沉思,眉头紧锁。

    我没有打扰他,其实刚才的话不是没有道理,如果换成自己是张承业的话,肯定不会放过郝承智。

    吱呀!

    突然茶室门被人从外边推开了,我抬头望去,看到来人之时,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绷紧了起来,神情的点紧张,因为进来的人竟然是张承业,也不知道他何时来到了这家茶楼,刚才跟郝承智的谈话是否被地方听到?万一听到了,今天可能就麻烦了。

    “操,怎么办?”一瞬间,我额头冒汗了。

    “张、张少!”旁边沉思的郝承智突然像见了鬼似的,结结巴巴的说道。

    我看到郝承智有点慌张,于是悄悄的掐了他一下,给他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让他镇定一点。

    “看来你们两人很熟悉嘛。”张承来皮笑肉不笑的说道,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珠胎暗结〕〔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夫郎在异世〕〔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迷上初夏的月光〕〔山野春情〕〔林诗曼肖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