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高冷老公,小娇妻〕〔一夜深情:禁爱总〕〔重生都市之唯我独〕〔特种医王〕〔一见总裁误终身〕〔我继承了一个冥界〕〔天帝传〕〔总裁撩妻:宝贝娶〕〔仙帝在都市〕〔总裁老公超给力〕〔变身少女的日常〕〔超级存储系统〕〔主角是林奇的小说〕〔平凡小医仙林奇〕〔造梦年代〕〔无敌挂机系统〕〔最强黄金眼〕〔最强暴神系统〕〔替身糊涂妻〕〔农田佳话:傲娇相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17章 跟班
    他们练武之人精力十分的旺盛,看样子欧阳如静又是真正的练家子,实战经验也十分的丰富,所以四个人聊得很兴奋,眼看着已经凌晨一点钟了,他们仍然没有结束的意思,我打着哈欠在旁边给他们倒着水,心里这个郁闷啊:“快结束吧,哥要困死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二弟,你困就先去睡吧。”大哥可能看到我一直在打哈欠,于是开口对说道。

    “好吧!”我实在顶不住了,起身朝着厢房走去。

    我倒在床上就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院子里好像有欧阳如静的声音,这令我不由的一愣,心中暗道:“他们不会聊了一个晚上吧?”

    稍倾,我起床来到院子里,发现大哥、思雯、宁勇和欧阳如静四个人都在晨练。

    “二哥,别偷懒,快练功。”思雯对我做了一个鬼脸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目光一直盯在欧阳如静身上,她练功的时候少了一丝冷漠和傲气,多了一丝认真,看起来顺眼多了。

    我先是活动了一下,然后开始站马步,站完马步则开始练习一头碎碑,每天保持早晚各练一百遍,以免生疏,这一招在关键时候是自己救命的绝招。

    至于易筋经,不能在人前练习,那是绝密的功夫,只能关着门自己练,这是大哥教我的时候,定下的规矩。

    我就站了十五分钟马步,练了二十分钟的一头碎碑,大哥他们从五点练到早晨七点,然后大家一块吃饭。

    早饭是小米粥、油条和思雯自己腌制的小咸菜,很清爽可口,欧阳如静也不见外,坐下来就吃,并且还跟宁勇紧挨着坐在一起,时不时的讲上几句话,不过都是功夫上的内容,我没有太多的兴趣。

    “打粥!”欧阳如静把碗递给了我说道。

    我看了她一眼,心里这个郁闷,但是想了想,还是接过了碗,给她打了一碗粥:“吃死你!”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发泄着自己的不满。

    宁勇吃饭很快,一碗粥很快喝上了,他准备自己起身去打粥,万万没有想到,欧阳如静却把他的碗抢了过去,我看在眼睛,心里刚刚在想,难道欧阳如静被宁勇拳头的风采给迷住了?下一秒,她的声音便在我的耳边响起:“你,去打粥!”

    “我……”我刚要爆粗口,看到欧阳如静那冰冷的目光,最终把那个操字给硬咽了回去,一脸不情愿的接过了她手中的碗,起身去厨房帮宁勇打粥。

    “大爷的,老子早晚有一天让你好看。”我一边打粥一边在心里暗暗嘀咕道。

    整个早饭,欧阳如静就没有正眼看我一眼,估摸着在她的心里,我的定位就是一个店小二的角色。

    大哥等人只是好奇的看着我,并没有多言。吃完早饭,大哥和思雯便去俱乐部上班,宁勇准备回他的住处,如果我这边没事,他基本上一天到晚就是在自己家练拳,标准的宅男加武痴。

    “宁勇,我能跟你一块练吗?”欧阳如静对宁勇说道,声音竟然带着一丝温柔。

    “我擦,果然每个人都有g点,而欧阳如静的g点就是功夫。”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我练拳的时候不习惯有人在旁边,不过我们每个星期可以交流一下。”宁勇说。

    “好,你的电话是多少?”欧阳如静主动要了宁勇的手机号码,两个人还互相加了微信,然后宁勇才离开。

    当大哥家里只剩下我和欧阳如静的时候,她终于看了我一眼,说:“想让我退出天运号游轮的竞拍吗?”

    “嗯!”我立刻点了点头,心里知道她准备提条件了。

    “帮我做一件事情。”欧阳如静说。

    “什么事?”我问,十分的谨慎。

    “让宁勇点播一下我。”欧阳如静说:“我卡在暗劲的层次已经有几年了,对于化劲一点头绪都没有,曾经我找遍了全国有名的武术大师,可惜没人领悟了化劲,没想到在江城竟然遇到了宁勇。”

    当初宁勇能领悟化劲,那可是我拼了命给他找来的机会,南燕亲自指导,再加上宁勇的功夫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地步,这才机缘巧合之下,悟出了中国武术的最高层次化劲。

    “欧阳小姐,你是习武之人,应该知道有些东西强求不得,必须随缘,也许以你的身份拜师学习正宗的八卦掌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对于有些人来说,一辈子也不可能接触到真正的功夫,而到了化劲层次,所以有人都一样,随缘!”我想了一下,开口对她说道。

    “你难道不想让我放弃天运号游轮的竞拍了吗?告诉你,如果我参加,就没张承业什么事了,我想这件事情你没有办好的话,以张承业的性格,你的处境将十分不妙吧。”欧阳如静的话里充满了威胁。

    “我当然想让你放弃天运号游轮的竞拍,但是宁勇是我的兄弟,而化劲是中国武术的最高层次,你也说,寻遍全国名家,都没有人悟出化劲,难道你认为我说一句话,宁勇就会把自己的心得传给你吗?”我盯着欧阳如静说道。

    “我看得出来,除了他师父的话之外,他对你很在意。”欧阳如静说,她的眼力果然很毒辣。

    说实话,如果我开口的话,十有八~九宁勇会教,因为他能悟出化劲完全是我的功劳,但是我绝对不会开这个口。

    “呵呵,欧阳小姐,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除非宁勇自己愿意教你,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开这个口,更不会帮你,如果你想拿天运号游轮的竞拍威胁我的话,那你就尽管威胁好了,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可以忍受你的刁难和羞辱,但是我不可能对不起兄弟。”我说的大义凛然。

    欧阳如静目光冰冷的朝着我的眼睛盯来,我没有回避,反瞪了回去,在这个问题,我是不会让步的。

    我们两个人互相瞪着对方,持续了有半分钟,欧阳如静首先收回了目光:“好,我不强求你,但是你要在他面前给我说说好话,这样总可以吧。”她说。

    “可以!”我点了点头,说:“那天运号游轮的竞拍……”

    “我会直接跟张承业谈,总之不会让你为难。”欧阳如静说。

    “呃!”我愣了一下,看样子欧阳如静代表的sd集团早就有计划,应该是想插足江城的赌场,估摸着他们是想跟张承业合作,对肯定是合作,欧阳如静来自于帝都,而在江城想要搞大型游轮赌场的话,地头蛇张承业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想通这一点,我点了点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稍倾,我准备离开大哥家,欧阳如静也跟着走出了院子。

    解决了欧阳如静,事情算是基本上已经定了下来,马蕊蕊去的那几家公司,都是没有背景或者背景不强的公司,只要搬出张承业三个字,他们不敢不卖帐。

    我给大哥锁上院门,对着表情冰冷的欧阳如静说:“我走了,别忘了我们的约定。”说完,我准备上车走人,不想再跟她待在一起,因为太他妈难受了,欧阳如静的目光高傲的让我受不了,仿佛她看自己一眼,都是莫大的荣幸似的,老子又不贱,干嘛要跟她待在一起受罪。

    “等等!”我刚打开车门,还没有来得及上车,身后传来了欧阳如静的声音。

    “欧阳小姐还有什么吩咐?”我扭头勉强的笑了笑问道。

    “我在江城还要待上一段时间,缺一个跟班,以后你就跟着我吧。”她说。

    “啊!这……”我愣住了,心里明白欧阳如静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想通过我多跟宁勇接触罢了,如果没有宁勇的这层关系,宁勇又没领悟到化劲的话,她根本不可能多看我一眼,怎么可能让跟在身边当跟班。

    “你不愿意?”欧阳如静的目光变得更加冰冷。

    “愿意!”我知道不能拒绝,于是最终只好点头答应了。

    “你的车不要开了,我已经让人送辆路虎过来,你先给我当司机吧。”欧阳如静说。

    “哦!”我应了一声,脸上没有露出任何表情,总之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既来之,则安之吧。

    大约一刻钟,一辆路虎停在了大哥家的门口,一名穿黑西服戴眼镜的年轻男子从车上下来:“欧阳经理。”

    “把我跑车开回去。”欧阳如静把跑车的钥匙扔给了男人,随后从男子手里接过路虎的要是递给了我,说:“去你大哥开的俱乐部看看。”

    “好!”我接过钥匙,上了车,带着欧阳如静朝着大哥的俱乐部驶去。

    没有想到,经历了几年的生死历练,最终我混成了一个女人的小跟班,心里十分的郁闷,但是又无法反抗,仿佛有一张无形的大网罩着自己。

    很快大哥的俱乐部到了,我带着欧阳如静找到了大哥,大哥让思雯带着欧阳如静参观,等两人走后,我终于有机会跟大哥说说话了。

    “这人什么背景?”大哥问。

    “帝都来的,听说是红三代,总之是惹不起的人。”我说。

    “嗯,倒是像,她的八卦掌像是军队里传出来的。”大哥点了点头,思考了片刻,问:“有求于她?还是有把柄在她手里?”

    “都不是,总之一言难尽,唉!”我叹息了一声。

    大哥看我不想说,于是也没有追问,只是嘱咐我,一切小心:“在现在社会,还仍然习武之人,都不会大奸大恶之辈,欧阳如静虽然有点任性骄傲和目中无人,但是本性不坏,你小心一点,应该没事。”大哥说。

    “嗯!”我点了点头,对于大哥的判断我十分的相信。

    大哥跟我喝了一会茶,然后有事去忙了,我则拿出手机,拨通了马蕊蕊的电话:“喂,马蕊蕊,让你办的事情怎么样了?怎么也不给我回个电话?”我问。

    “哥,基本上搞定了,我昨晚喝多了,刚醒。”她说。

    我眉头微皱了起来,感觉这个马蕊蕊有点不靠谱,她抢着去办事,竟然晚上还出去喝酒鬼混:“妈蛋,这种外围女果然都不是什么好鸟。”我在心里暗道一声。

    “马蕊蕊,我告诉你,这件事情非常重要,出现一点纰漏的话,你就等着被张少丢进海里喂鲨鱼吧。”我冷冰冰的说道。

    “哥,不会出事的,都已经搞定了,他们一听张少要买,个个都乖乖的说退出。”马蕊蕊说。

    “你确定,不要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我严肃的说道。

    “确定,他们个个都想请我喝酒,拼命打听我和张少的关系,最后我就被他们给灌碎了。”她说。

    我双眼微眯,问:“你没有乱说什么吧?”

    “没有,哥,我至少还保持着三分清醒呢,放心吧,这种场面我应付自如。”马蕊蕊自信的回答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重生六零:翻身做〕〔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余依许越〕〔林诗曼肖凡〕〔逆流黄金时代〕〔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重生医武剑尊〕〔少年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