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总裁有个度〕〔重生之阵法大宗师〕〔任性小妞恋上你〕〔血族亲王:鸢尾未〕〔我只想当一个安静〕〔农门悍妻太嚣张〕〔仙气缭绕红尘路〕〔邪帝诱惑:俘获蠢〕〔霍格沃茨之光阴〕〔九转帝尊〕〔鬼医本色:废柴丑〕〔谍海王牌〕〔飞跃末日废土〕〔春妆〕〔陆爷,夫人又去碾〕〔终极小助手〕〔追妻有道:总裁的〕〔来自地狱的男人〕〔我的天赋能力全靠〕〔无限气运主宰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45章 敢吗
    “你怎么会搞到这种卷宗?”安北抬头盯着我问道,那眼神分明像是在审问。

    警察的卷宗管理其实还是很严格,特别是牵扯到张承业的案子,就算是省厅里的人都没有资格调阅,也只有周志国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复印出来。

    “哼,我能把从一个快要被排挤出江城的小民警调到刑警副队长,搞个卷宗算什么。”我牛逼哄哄的说道。

    安北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出口。稍倾,他问:“让我做什么?”

    “主持正义啊!”我大义凛然的回答道。

    “这两宗案件是省厅定得案,我……”

    安北的话还没有讲完便被我打断了:“停停停,你的意思是说,不敢查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安北说。

    “一句话,敢不敢查吧。”我盯着安北的眼睛问道。

    他眉头微皱,没有急着回答。

    “不用为难,不敢查,我理解,不过会很失望,算自己看走了眼,原来所谓的好警察在权贵面前也是个屁。”我故意激安北。

    阎雪轮~奸案和黄威一家灭门案当年都属于大案,像安北这种刑警都听说过,并且我敢肯定,他们多多少少了解里边的一点内幕,从安北此时的犹豫就可以证明。

    “谁说我不敢醒,只是……”安北红着脸梗着脖子说道。

    “只是什么?”我盯着他问道。

    “当年这两件案子我听说过,我们内部传言很可能涉及省里的高官子弟。”安北说。

    “那又怎么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皇帝犯法与庶民同罪。”我正气凛然的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是……”

    “别但是那是了,一句话,敢不敢查吧。”我再次激他。

    安北没有马上回答,脸上露出思考的表情,我也不推他,这件事情毕竟非同小可,一旦答应就等于主动跳进了是非和危险之中,我不想强迫他。

    “我担心我母亲。”大约过了有半分钟,安北抬头十分认真的盯着我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不过马上反应了过来,安北不是害怕,只是怕他母亲受到牵连或者他出现危险,没有人照顾她母亲。

    “如果你真出了什么事,我给你妈养老送钟。”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谢谢!”

    “放心吧,不会出事,只是让你暗中调查,这件事情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绝对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我盯着安北说道。

    安北点了点头,仔细看起了卷宗。

    “回去以后慢慢看,我现在把凶手是谁告诉你,还有前因后果。”我说。

    “呃?什么?凶手?”安北瞪大了眼睛盯着我问道,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对啊,凶手!”我非常肯定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凶手?”他问。

    “当然知道,就连前因后果都知道。”我说。

    “这……”安北呆住了,估摸着他现在心里肯定觉得我很神秘,有点神通广大的意思。

    “别这那啦,听好了,这两起案件的主谋都是张承业,也就是现任省委书~记的儿子。”我说。

    “啊!”安北惊呼了一声。

    “怕了吗?”我盯着他问道。

    安北摇了摇头。

    “怕也没事,人之常情,先说阎雪一案。”我说,随后拿出手机找出了一张阎雪的照片,是从郝承智那里搞来的:“看看,是不是很漂亮,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安北看了一眼,然后点了点头。

    “这种女人想上吧?”我问。

    “呃?”安北愣了一下。

    我并没有理睬他的发愣,而是继续说道:“这种极品女人当然是个男人都想上了,张承业也不例外,当年他对阎雪展开了追求,可惜阎雪并没有接受张承业的追求……”

    我详细的把从郝承智那里了解的案情经过对安北讲了一遍,先讲了阎雪被轮~奸致死一案,然后又大体讲了一下小混混黄威一家的灭门案。

    听完我的讲述,安北露出气愤的表情,我心里暗道一声:“真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好警察。”

    “现在还敢查这两个案子吗?”我问。

    “当然敢。”安北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对方可是张书~记的儿子张承业啊,人称张少,也就是本省的太子爷。”我故意这样说。

    “呸,他就是一个禽兽。”安北看起来还真得非常气愤。

    “对,他就是禽兽。”我拍了拍安北的肩膀说道:“如果让他发现你在暗中调查这两起案子,后果很严重,到时候可能连我也救不了你,并且还会跟你撇清任何关系。”

    我不想欺骗安北,所以把话说在前边,先小人后君子,这是我对自己的一种底线,也算是一种君子行为。

    “我不会连累你,只是我妈那边。”安北盯着我说道。

    “你放心,如果真出事了,你妈就是我妈,不过你只要不太激进,慢慢的暗中调查,应该不会出现大问题,一旦对方起疑,立刻停止调查,需要帮助随时打电话给我,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旦能找到真凭实据,我保证以后你会为此立功,成为警界的英雄。”我说。

    安北眨了一下眼睛,问:“浩哥,你的意思是说,这不是你个人的行为?”

    “呃?”我愣了一下,几秒钟之后才明白安北的意思,于是点了点头说:“当然不是我个人的意思,但是如果你什么线索和证据都没有的话,那就是我一个的意思。”

    “明白了。”安北点了点头。

    “真明白了?”我问。

    “嗯。”

    “好好查,但是绝对不能打草惊蛇,记住,你的身后有党和人民。”我故意这样讲,其实也没有说假话,周志国对于安北来说就相当于党和人民了。

    安北再次点头,眼睛紧盯着我看,那神色有点复杂。

    “还有什么疑问?”我问。

    “浩哥,你到底是一个什么人?”安北问。

    “既不是好人,也不算坏人,就是一个普通人吧。”我说。

    安北撇了撇嘴,明显不相信。

    我并没有解释什么,保持神秘感对自己有好处,可以让人产生敬畏,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越是对神秘的东西越会产生敬畏之心。

    眼看快要中午了,本来想请安北吃个饭,不过他拒绝了,说是有案子,便急匆匆的离开了,于是我只好一个人在一品居茶楼附近找了个饭店,把肚子喂饱。

    调查张承业的事情交给了安北,他在刑侦方面有天赋,也许能查到一点什么。跟宋晓曼合作的事情交给了三条和夏菲两人,周秃子和胖子的事情由陶小军负责,曲冰去了剧组,芊儿和周忆雪去了滨海旅游,思来想去,我突然感觉自己又成了孤家寡人,无所事事起来。

    “算了,去天运号游轮看看吧。”吃完饭之后,我开车朝着大沽河码头驶去。

    半路上,我突然想起来今天晚上好像答应了陈萍去她家吃饭:“要不晚上就住她家里?”我一边开车一边在心里暗暗期待,说实话,四十多岁的女人,其实更有滋味。

    以前跟陈萍有过关系,只要自己主动一点,她应该不会拒绝,再说了,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她正是虎狼的年纪,也需要男人。

    啾啾啾……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好了起来,吹起了口哨,正吹着呢,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我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欧阳如静的电话,于是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老板,有什么吩咐。”我进入了狗腿子的状态,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谁让自己需要欧阳如静的庇护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级系统〕〔隐婚娇妻,太撩人〕〔西游:最强Wifi系〕〔都市绝品仙王〕〔余依许越〕〔穿到反派家破人亡〕〔夺舍了通天教主〕〔重生医武剑尊〕〔洪荒之鲲鹏大帝〕〔穿越从春光灿烂猪〕〔重生之都市邪仙〕〔女配逆袭记[快穿]〕〔刺客计划(1)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