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甜妻:老公,〕〔闪婚娇妻:抱紧总〕〔截教之火神传奇〕〔我有一个小黑洞〕〔救驾有功,驭驾有〕〔凌天帝神〕〔以罪之名〕〔重生之农门娇女〕〔眸中客〕〔少帅,你老婆要翻〕〔宇宙最强矿工〕〔女土匪升职记〕〔容少以貌娶人〕〔重生战国当霸主〕〔重生校花凶猛〕〔我的刺客守则〕〔娇妻在上:季少,〕〔我的大小美女花〕〔从超神学院开始的〕〔万界锁妖塔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73章
    贾信鸿离开没多久,又进来两名警察,两人也不说话,押着我走出了小黑屋,直接被押到了一辆越野车上。胡子男正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他对两名押送我的警察说了一句感谢的话,随后越野车便疾驰而去。

    车上带着我一共四个,胡子男、司机、后面还有一名小青年盯着我。没人说话,气氛有点压抑,我心里惴惴不安,完全就是在赌命,万一赌输了,小命就没了。

    “那个,请问你们以什么名义拘捕我?”我试探着问道。

    胡子男扭头朝我看了一眼,说:“到了北京,你就知道了,如果你答应不跑的话,我可以把手铐给你打开。”

    “我不跑,也跑不掉啊。”看着急速飞驰的越野车,我立刻开口说道。

    “小刘,给他把手铐打开吧。”胡子男对坐在我旁边的小一个青年说道。

    “是,江处。”

    手铐打开之后,我活动了一下手腕,看到胡子男在闭目养神,于是我开始跟旁边的小刘聊了起来,想从他嘴里打探出一点消息,可惜根本没用,嘴太他妈严了,滴水不漏。

    “别睡打听了,留着精力对你有处好,这是忠告,听不听在你。”前排的胡子男突然说道。

    我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再说话,身体朝后靠了靠,闭上眼睛心里开始思考对方到底是什么路数。

    “只有两种可能,第一,他们是欧阳如静那边的人,可是如果真是欧阳如静叫他们来的,那不是开门见山一点更好吗?第二,他们是张家背后的人,又不太像,如果真是张家背后的人,就不应该跟镇江的宋云产生冲突。”我在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算了,既来之则安之,一切听天由命吧。”闭着眼睛渐渐的睡了过去,生死经历的多了,内心在不知不觉之中变得强大了起来。人生下来智商可能有高有低,天赋各不相同,这两样东西无法改变,其他的才能其实完全可以通过后天的努力获得。

    越野车在高速上以一百多码的速度朝着北京方向疾驰而去,晚上的时候,在休息站吃了点东西,然后继续赶路,凌晨三点钟进入了北京地界,我随之被带到了郊区的一栋别墅里,给了一瓶矿泉水和一袋面包便被关进了酒窖。

    一关就是半个月,每天都会送食物和水,我经过最初几个小时的焦虑之后,开始变得轻松起来,每天除了睡觉,就是练习易筋经,并且把一头碎碑的打法,练得越来越炉火纯青。

    几天前被欧阳如静当沙袋打了十八天,那是地狱般的十八天,虽然痛不欲生,但是也让我对武术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这种理解根本表达不出来,只能意会,说出来就会失去了原味,变得似是而非。

    有的东西确实就是这样,境界到了自然明白,境界不到,怎么讲也不会明白。

    关在这里,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可以专心练拳,我倒是过得很惬意,时不时的还哼哼小调:“一条大河波浪宽……”

    小刘每天都来送水送饭,看到我还挺欢乐,一脸见了鬼的表情:“喂,你不担心吗?”这天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担心什么?”我瞪着他反问道。

    小刘被我问得傻眼了,最后嘀咕了一声:“你牛!”扔下水和饭便离开了。

    半个月一晃而去,这天一大清早,我正在站马步呢,酒窖的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了,胡子男带着几名男子走了进来:“听小刘说,你在这里过得不错,有点乐不思蜀?”他打量着我问道。

    “还行吧,什么也不用想,什么也不用做,挺舒服,就当给自己放假了。”我说。

    “假期结束了,走吧。”胡子男说,随后朝旁边的两名手下挥了挥手,他的两名手下走了过来,给我戴上手铐,这次还套了一个黑色的头套。

    “喂,这要带我去那里?”我问。

    “到了就知道了。”胡子男说。

    就知道他会这样说,于是我也没有再问,要杀自己的话早就杀了,所以估摸着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们把我带出了别墅,坐进了一辆车里,好像车子在周围绕了好几个圈,再次上路之后,被蒙着黑头套的我已经搞不清东南西北:“我擦,这么小心。”心里很不爽的骂了一句。

    车子驶行了不到一个小时,停了下来,然后我被架着下了车,步行了五、六分钟,好像进入了一个大厅,正暗自猜测呢,头上的黑头套被摘了下来,我立刻闭上眼睛,几秒钟之后才适用光线的强度。

    这里好像一个会议室,长形会议桌两边坐了不少人,我在右边的人群之中看到了欧阳如静,此时她也正在盯着我看,用眼睛示意我不要讲话。

    “我勒个去,这里怕是个个都是大佬吧。”我在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声,稍稍有点紧张,更多的还是疑惑,为什么张承业没有死?为什么欧阳如静不告发他?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胡子男把我带进来之后,立刻转身离开了,我站在原地,承受了十几道目光的注视。

    “你是王浩?”大约半分钟之后,终于有人说话了,我立刻点了点头:“嗯!”

    “说说半个多月前,你和欧阳如静是如何被人绑架的?”提问之人坐在中间,好像既不属于欧阳如静他们这边,也跟张承业那边没有关系,估摸着是一个和稀泥的中间人。

    我开始从参加酒会讲起,讲到欧阳如静被张承业劝酒,出来之后,开着车睡了过去,接着便发生了撞车,随后被人劫到了一个陌生的地下室……

    我口才虽然不太好,但是脑子并不笨,把重点的事情全部详细的讲了一遍,总之这一切都是张承业追不到欧阳如静而做出的报复行为,至于那天晚上遇到的现役特种兵,我绝口没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王者归来洛天〕〔霍少独占小娇妻〕〔林诗曼肖凡〕〔慕如歌萧偌恒〕〔七零年代小媳妇〕〔美少妇出轨自白〕〔大秦:神级建造大〕〔快穿攻略:黑化男〕〔盛世婚宠:萌妻,〕〔重生之都市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