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厉少,夫人又闯祸〕〔错爱总裁:天降孕〕〔无耻之徒〕〔我的搭档白无常〕〔九零军嫂撩夫记〕〔我的契约老婆〕〔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八零军婚:重生娇〕〔重生九零:轻点宠〕〔花样萌鬼来袭〕〔逢岁晚〕〔金枝夙孽〕〔一吻成瘾:总裁老〕〔神兽茶楼〕〔医路风云〕〔重生学霸小娇妻〕〔校花的特种教师〕〔唐侠〕〔诸天最强主神〕〔湘神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87章
    回到别墅之后,我和宁勇朝着二楼房间走去,季梦瑶很自然的朝着三楼走去,突然欧阳如静的声音响了起来:“梦瑶,你睡二楼。”

    “呃?欧阳姐……”

    “王浩,你到三楼来。”欧阳如静没有里理睬季梦瑶的吃惊,而是面无表情的对我说道。

    “去三楼干嘛?又想打我?不去,我要睡觉。”我瞥了欧阳如静一眼说道,同时身体朝着宁勇旁边移动了两步。

    妈蛋,深身青一块紫一块,还是离她远一点为好。

    “上不上来,你自己考虑。”欧阳如静竟然没有发火,转身朝着三楼走去。

    我微皱着眉头,满脸疑惑的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暗道:“几个意思啊?”

    季梦瑶嘟着嘴一脸不情愿的走进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宁勇则看了我一眼,拍了拍肩膀,说:“你应该上去。”

    “上去干嘛?”我瞪着宁勇问道:“欧阳如静到底几个意思?”

    宁勇耸了耸肩膀,没有说话,转身走进了房间。走廊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心里十分的郁闷:“到底要不要上去?欧阳如静到底找自己有什么事?”

    思来想去,最终决定上去看看,同时还想跟她好好谈谈,两个人之间没有任何感觉,她虽然比李洁有气质,但是感情这个东西,一旦时间久了,容貌啊、气质啊等等已经成了次要的东西,最主要是心,我心里有李洁,并且她占据了绝大部分,还有一点,她是我的初恋,第一个爱上的女人,第一个走进心里的女人,同时我也是她的初恋,虽然她的第一次并不是给了我,当然我的第一次也没有给她,那是一段荒唐的时光。

    稍倾,我以非常悲壮的姿态来到了三楼,发现小客厅里并没有欧阳如静身影,不过旁边卫生间里传出了流水的声音:“我擦,看来在洗澡。”

    百无聊赖的在小客厅里转了一圈,然后躺在了欧阳如静经常躺的那把躺椅上,拿着手机想给李洁拨个电话,可是李洁已经关机了,于是只好发短信,一条接一条的发,都是一些肉麻的话,总之现在只有一个心思,不能让李洁从自己身边消失。

    吱呀!

    卫生间的门打开了,欧阳如静穿着一件粉色的睡裙走了出来,裙摆刚刚包裹住臀部,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头上包着白色的毛巾,估摸着洗了头发。

    看到欧阳如静,我全身都紧张,立刻慌张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同时把手机装进了裤袋里:“你找我什么事?”

    欧阳如静盯着我一句话不说,我心里有点发毛,立刻双手捂着脸,身子朝后退去,说:“打人不打脸,你如果想打我的话,可不可以不要打脸。”我紧张的说道。

    “以后我们睡一个房间。”欧阳如静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

    “什么?”我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声音提高了八度。

    “宁勇说的没错,你进去洗澡吧?”欧阳如静平静的说道,不过我仍然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慌张。

    “她也会发慌啊。”我心里暗道一声。

    过了好久才反应了过来,瞪大了眼睛盯着她说道:“你、你今晚想跟我做那种事?你不是怀孕了吗?怀孕期间不能做的,我就是再想,也不可能……”

    砰!

    一个抱枕扔在了我的头上,让我的话戛然而止。

    欧阳如静怒视着我,说:“想什么呢?只是在一个房间里,今晚也是我的洞房花烛夜,从少女的时候,就一直在想,自己未来的那个男人是谁?没想到……”欧阳如静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话。

    “没想到竟然是一个猥琐的小屌丝呗,你实话实说,我受得了。”我撇了撇嘴说道。

    欧阳如静没有说话,开始擦试她的头发。

    “那个,我看没必要了。”我说:“我还是下去住吧。”

    “半年!”欧阳如静淡淡的说道。

    “什么半年?”我疑惑的问道。

    “我们睡在一起半年的时间,如果还是彼此没有一点感情的话,那以后就分开睡,不过表面上要维持这段婚姻,私底下可以允许你出去找别人,还过孩子出生之后,在他(她)面前要维持一个完整的家,明白吗?”欧阳如静盯着我说道。

    “前边半年的试验不用做了,直接从后面开始吧。”我说,现在心里急着去找李洁。

    “必须努力过才行,这是我的底线,更不想留下遗憾。”欧阳如静说。

    今天晚上她讲了很多话,平时她怎么可能这样跟我说话,最多就几个字,并且脸色还像万年玄冰,能冻死人。

    她是老大,我违背不了她的意志,还有今晚喝了酒,再加上欧阳如静露出的雪白大腿,让我有点心猿意马,于是最终走进了卫生间。

    十几分钟之后,我洗完澡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欧阳如静的头发也擦干了,扭头朝我看来,随后起身朝着卧室走去,并没有讲一句话。

    我此时穿了一件白色浴袍,里边是真空,本来想穿条短裤在里边,想了想,欧阳如静不是要体验夫/妻生活吗?我就让她彻底体验一下,有点恶作剧的情绪在里边,心里其实知道,她不可能真让自己干什么事。

    欧阳如静走进了卧室,并没有关门,于是我也走了进去,随后把卧室的门关上,这还是第一次走进她的闺房,发现房间里的主色调是粉红色,窗台上还有大量的娃娃,如果没有见过欧阳如静本人的话,只看这个房间,还以为是一个小女孩的房间呢。

    “我擦,内心果然和外表成反比,欧阳如静竟然还有一颗少女的心。”看着粉红的墙纸、粉红的床单、还有分红的窗帘,我在心里暗暗吃惊。

    欧阳如静上了床,背对着我躺下,身上盖着一条薄毯子,雪白修长的大腿从毯子里露出来,更加的有人。我深吸了一口气,把大灯关上,只留下了床灯发出婚暗的光。

    久旱适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

    这是古人总结的人生四大喜事,而今天就是我和欧阳如静的洞房花烛夜,说实话,看着昏暗灯光下,睡在床上的欧阳如静,我下面已经悄悄的撑起了帐篷。

    这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女人,造化弄人,竟然让我和她产生了关系,并且还能同床共枕,有时候真搞不清楚,老天爷到底对我残忍呢?还是对我厚爱?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想着,既来之,则安之吧,反正现在反抗也没有用,出去找李洁更不可能,只要半年之后,欧阳如静放弃这种试验,我就可以自由了。

    稍倾,我慢慢的走到床边,躺了下来,随后将昏暗的床灯也关了,房间里瞬间处于黑暗之中。

    呼哧!呼哧……

    我的呼吸声很重,同时还听到了欧阳如静的呼吸声,她可是半步踏入化境的高手,呼吸悠长,怎么现在如此的急促,看来她应该是第一次跟男人同床共枕,估摸着现在肯定很紧张吧。

    欧阳如静紧张,我反而不紧张了,本来是平躺着,转了一下身,变成了侧卧,正面对着欧阳如静后背,并且悄悄的靠了上去。

    两人的身体大约还离着一拳距离的时候,我停了下来,左手悄悄的朝着她的胸脯摸去,同时在她耳边小声的说道:“欧阳,今天晚上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让我碰一下你的身体吧。”说完,也不等她反应,左手从后面直接抓在她的胸前,好大,一手竟然没有抓过来,仅仅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裙,我能感觉到掌心有颗小豆豆变硬了,并且弹力十足。

    砰!

    啊……

    不过下一秒,我的肋骨处传来骨碎的声音,接着整个人都从床上飞了出去,扑通一声,摔趴在地上,我双手捂着肋部,惨叫了起来。

    啊啊……

    “痛死我了,肋骨断了,救我!”我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惨叫不止。

    啪嗒!

    灯亮了,欧阳如静粉面含霜,眼神冰冷到了极点,就这么冷冷的盯着在地上痛得打滚的我。

    “我肋骨断了,痛死了,快、快点救我。”我一边惨叫,一边抬头看着欧阳如静喊道。

    “你该死。”她冷冰冰的说道。

    “欧阳,是你说了要体验夫/妻生活,我碰你一下身体怎么了,如果不体验的话,就把自由还给我,或者杀了我,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我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实则心里惴惴不安,因为在我的心里生命才是排在第一位。

    “想死是吧?好,我成全你。”欧阳如静下了床,一步一步朝着我走来。

    “不不不,欧阳,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真不敢了,你说一就是一,你让我追狗,我绝不撵鸡。”我忍着肋部的巨痛,大声说道,同时还朝着门外喊了一句:“宁勇,快来救我,杀人啦。”

    “闭嘴!”欧阳如静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立刻不敢喊了,一脸紧张的瞪着她。

    “不要动,再剧烈活动,断骨扎入内脏,你就完了。”欧阳如静蹲下来,用手在我断裂的肋骨处按了几下,冷冷的说道。

    “没事吧?不会死吧?”我被吓坏了,只因摸了一下她的胸,就被打死了,也太他妈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依许越〕〔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霍少独占小娇妻〕〔王者归来洛天〕〔七零年代小媳妇〕〔女配逆袭记[快穿]〕〔慕如歌萧偌恒〕〔大秦:神级建造大〕〔盛世婚宠:萌妻,〕〔最强聊天装逼系统〕〔美少妇出轨自白〕〔顾念念温庭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