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国大牧场〕〔报告总裁爹地:妈〕〔重生之都市魔尊〕〔最佳赘婿〕〔亿万双宝:腹黑妈〕〔宠妃撩人:摄政王〕〔星界蟑螂〕〔神医嫡女:帝君,〕〔美女校长爱上我〕〔大医凌然〕〔湘信有鬼〕〔文明之万界领主〕〔青梅很强势:小狼〕〔我的极品老婆〕〔三国之最强开光系〕〔斗武乾坤〕〔盛世书香〕〔下堂将军要亲亲〕〔医鸣惊人:残王独〕〔牧神记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89章
    离婚之后,李洁没有拿着钱去美国,我猜测刘静应该还住在江城,于是便让倪果儿去看一下,她是女孩,又机灵,非常合适。

    闲着无事,打了一圈的电话,江城那边基本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一条龙退出之后,省市联合又扫了一次毒,估摸着几年之内,别想再形成大的犯毒组织,不过小打小闹根本禁止不了。

    天运号游轮早就改造完了,本来这搜游轮将变成江城,甚至于整个l省最大的赌场和地下拳赛的举办之地,估摸着一年的流水要几个亿,甚至于十几个亿,可惜现在张承来下落不明,京城这边的sd集团也没有消息。

    “一会问问欧阳如静,天运号怎么处理?”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几年前自己就想把天运号改建成赌场,可惜一直没有成功,这一次倒是一个机会,只不过刚才给陈萍打电话的时候,她说帐上并没有多余的钱,所有的钱都打到了蒙山那边,还有陶小军那边也才刚刚收支平衡,鞍山路这边的老场子,一个月除去成本和人工,最多几十万的进项。

    整整等了一个星期,欧阳如静都没有来医院,这让我心里十分的恼火:“妈蛋,下这么狠的手,也不来看看。”

    这天,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看到是田启的电话,于是我马上按下了接听键:“喂,田启,找到那部手机的定位了吗?”我问。

    “浩哥,那部手机的定位我没有找到,但是我找到李洁姐在那里了。”田启说。

    “什么?”我非常吃惊,急忙问道:“她在那里?”

    “就在江城,浩哥,你早告诉要找李洁姐就好了,她的手机号换了,可是微信号没换了,我通过微信的自动定位找到了她。”田启说。

    “太好了!”我心里很激动,这几天一直担心李洁出国,一旦出国就麻烦了,很难再找到她:“给我盯住了,我会尽快回江城。”我对田启命令道。

    “ok,没问题。”田启说。

    随后我又跟他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

    我心点激动,同时归心似箭,再加上对欧阳如静有点心寒,一个星期没来医院看自己,于是对正在病里站桩的宁勇问道:“我这种情况,现在可不可以出院?”

    “不行。”宁勇说。

    “必须一个月?”我问。

    “最少,伤筋动骨一百天,三个月差不多才能彻底长好。”宁勇说。

    “李洁找到了,就在江城,我想去找她。”我对宁勇说道:“这一次希望你不要阻止,你也看到了,欧阳如静一个星期没有露面,她根本就不关心我的死活,你认为跟她生活在一起,我会幸福吗?”

    宁勇眉头微皱,没有说话。

    吱呀!

    而就在此时,病房的门开了,欧阳如静带着季梦瑶走了进来,季梦瑶手里拿着一个保温饭盒,估摸着里边又是什么骨头汤,这一个星期她倒是天天来医院送骨头汤,只是从来没有给过我好脸色看。

    欧阳如静面无表情,眼神很冰冷,朝着我瞥了一眼,我的身体不由的哆嗦了一下,本来不太痛的肋部,好像再次疼痛了起来:“我擦,老子都被她打得神经过敏了。”

    “王浩,你有没有良心,欧阳姐虽然一个星期没来医院,但是……”季梦瑶进来之后,怒气冲冲的对我嚷道。

    “梦瑶,闭嘴!”可惜她的话还没有讲完,便被欧阳如静呵斥了一声。

    “欧阳姐!”季梦瑶嘟着嘴对欧阳如静喊道,看起来她好像很委屈似的。

    欧阳如静没有理睬季梦瑶的委屈,而是双眼冷漠的盯着我,一句话不说。

    “那个,欧阳,你今天来有什么事吗?”我被盯得全身毛孔都立了起来,于是只好打破了沉默,开口询问道。

    欧阳如静没有说话,转身离开了病房,我点懵逼,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喝吧,喝死你。”季梦瑶将保温饭盒放在床头桌上,恶狠狠的瞪着我说道,随后转身跑着追欧阳如静去了。

    “几个意思啊?”我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一脸懵懂的表情。

    “宁能,你知道她们两人刚才来是什么意思吗?”我扭头对仍然站桩的宁勇问道。

    “不知道。”他说了三个字,然后不再理睬我,继续站桩。

    一头雾水啊,欧阳如静什么意思?走进来盯着自己看一会,表情阴沉,眼神冰冷:“既然都来了,也不说一句软话,以后真不知道谁能降服她。”我在心里暗叹一声,算是彻底的放弃了。

    铃铃……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我看了一眼,发现是宋晓曼的电话,于是眉头微皱,接了起来:“喂,宋姐。”

    “王浩,蒙山这边可快要好了,让你找得头牌呢?”电话另一端传来宋晓曼的声音:“夏菲说顶级的两个头牌由你负责搞定。”

    “头牌?”我愣了一下,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被张承业绑架之前,夏菲已经找到了两个美女,气质和容貌都没得说,特别是气质,跟几年前的李洁差不多,容貌也只是差了一点点而已。

    “宋姐,我有肋骨断了两根,一个月之内出不了院,现在还在北京这边,头牌的事情你尽点心思?”我试探着说道。

    “我这边也没有什么好的人选,即便有人选也很难搞定,既要有气质又要漂亮的姑娘,不是没有,但是这种女孩的家庭都非常不错,工作也很好,根本不可能出来做那种事情。”宋晓曼说。

    “三个月,再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怎么样?”我说。

    “二个月,最多二个月,二个月之后会所开业,必须有能压得住场的头牌。”宋晓曼说。

    “好吧!”我答应了下来。

    挂断宋晓曼的电话之后,我的脑袋有点大,夏菲给过自己两个人选,一个好像叫张莹,二十六的美女硕士,知性美,学者气质很浓;一个叫郑燕,市舞蹈团的演员,活泼可受,身体柔软,并且长着一张娃娃脸,二十多岁看起来像十三、四岁的小女孩,让人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两个人的家庭条件都很好,在江城属于中等偏上的水平,想要搞定她们很困难,当时夏菲说百分之百不可能,除非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我还夸下海口,说任何人都有弱点,只要找到她们的弱点绝对可以搞定。

    “麻烦啊!”我叹息了一声,自己的假期好像已经结束了,又将开始为生活奔忙,还真有一点点怀念前边的一个月时间,什么都不用想,放下了一切,感觉一身轻松,而此时却将放下的担子又一点一点的加在自己肩膀上。

    稍倾,我拨打了倪果儿的电话,铃声响了三下,手机里传出她的声音:“喂,王叔,我正盯着刘阿姨呢,她的活动规律,我都……”

    倪果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果儿,先不用盯刘静了,有新的任务,非常艰巨,同时考验你的时候到了。”

    “叔,什么事,你说吧?”倪果儿倒是没有非常,她现在变得很干练。

    “张莹和郑燕这两个人你还记得吧。”我说。

    “记得。”倪果儿说。

    “搞定她们其中一个。”我说。

    “啊!”电话另一端传来倪果儿的惊呼声:“叔,当时你不是说自己搞定吗?”

    我的老脸一红,说:“叔现在断了两根肋骨,在北京住院呢,蒙山那边催得紧,现在正是用人之计,俗话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如果你觉得有困难,我找别人去。”

    “叔,我觉得很有难度。”倪果儿说。

    “你……”我一时语塞:“果儿,体现你能力的机会到了,只要搞定她们其中一个人,市中心香港路那边的酒吧和ktv、迪厅,全部归你管。”

    “叔,香港路那边好像还没有我们的店。”倪果儿弱弱的对我提醒道。

    “以后会有嘛。”我说。

    “就知道画饼。”倪果儿嘀咕了一句。

    “去不去,给句痛快话。”我声音变得严厉起来,其实心里挺惭愧,这个任务怎么看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吧,我试试,叔,只是试试,你快点回江城吧。”倪果儿说。

    “知道了,要拼尽全力,开动脑筋……”

    “知道了,叔,啰嗦,挂了。”倪果儿挂断了电话。

    “我擦,小丫头片子敢挂我电话。”我愣了一下,心里一阵郁闷,不过最终没有再打回去训斥她。

    倪果儿、顾芊儿等小姑娘已经渐渐的长大了,而自己也快要迈进三十岁的大叔行列。

    几分钟之后,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刚才欧阳如静来的时候,忘了问天运号游轮的事情:“看来只能给她打个电话了。”

    我拿起手机,拨打了欧阳如静的电话。

    嘟……嘟……

    铃声刚响了二下,便被挂断了。

    我眉头微皱,继续打,手机已经关机:“我靠,什么意思嘛,女人怎么都爱玩关机这套把戏。”心里郁闷死了,李洁手机换了号码,现在欧阳如静的手机又关机。

    稍倾,我开始给欧阳如静发短信,先是道歉,说自己那天晚上不对,同时强调是因为她太美了,自己没有控制住,下次一定不敢了云云,最后才问她关于天运号游轮的事情,希望她能给我来一个电话,这件事情很重要。

    可惜发出去的信息石沉大海。

    “女人啊!真是太能折磨人了。”等到晚上十点钟还没有回信,我发出绝望的喊叫声。

    “二叔,你可以放下一切,跟我去山里住。”旁边练功的宁勇突然开口说道。

    “滚粗,老子不搞基。”我嚷道。

    “什么是搞基?”宁勇一脸认真的问道。

    “搞基是……你赢了,我错了,继续练功,咱们互不打扰。”我对宁勇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第二天,我又给欧阳如静打电话,可是仍然打不通,发信息也是石沉大海,估摸着是被拉黑了。

    正郁闷着呢,病房的门开了,季梦瑶走了进来,冷着脸,一副不想见到我的样子,我心里想着:“老子好像很想见你似的,也没让你天天来送骨头汤。”只不过这种话不能说出口罢了。

    砰!

    季梦瑶将保温饭盒放下,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

    “喂,梦瑶。”我叫了一声。

    “我跟你没有那么熟。”她扭头瞪了我一眼,说道。

    “季梦瑶,能跟你说几句话吗?”我说。

    “不能!”

    “能给欧阳如静带句话吗?我想跟她谈谈。”我继续说道。

    “不能!”

    砰!

    她直接把病房的门大力关上,然后走了。

    “你大爷的!”我骂道,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同时暗暗反思,最近怎么好像所有女人都跟自己对着干:“桃花运已经失效了?”

    第三天,季梦瑶仍然放下骨头汤就走,一句话不说;第四天依然如此,就这样我又煎熬了一个星期,终于等到了欧阳如静第二次的出现。

    这天早晨,欧阳如静走进了病房,我正百无聊赖的看着手机,宁勇则在晨练,跟他同住同睡了半个月,从内心佩服宁勇对武学的痴迷,就像一种怪病,每时每刻都在练拳,像他这种人如果还达到武学的极致,那还有什么人可以达到呢?

    吱呀!

    病房的门开了,我本来以为又是季梦瑶来送骨头汤,于是也没有扭头看,淡淡的说道:“你有没有告诉欧阳如静让她来看看我,我跟她有事情要谈。”

    前一个星期,我每天都重复这么一句,回应我的是一声砰的关门声,今天有点奇怪,等了好久,也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于是我好奇的扭头看去,发现欧阳如静就站在病床边,冷冷的盯着自己:“啊!”我吓得轻呼了一声,心里砰砰直跳。

    “你来也不出个声,想吓死我啊。”我说。

    “找我什么事?”欧阳如静没有废话。

    “你可以给我自由吗?”我试探着说道:“两个人生活,你肯定不会习惯,下一次搞不好我就没命了。”

    “半年。”欧阳如静冷冷的说。

    我就知道她不会同意,像她这种人,都是那种撞破南墙都不回头的人,内心强大,自律,意志坚定,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还有别的事吗?”欧阳如静问。

    “有,天运号游轮还记得吗?”我说。

    “嗯!”好点了一下头。

    “张承业失踪了,现在这艘游轮在谁的手里,可不可以……”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欧阳如静打断了,她说:“你就不要想了,现在这艘游轮归sd集团所有。”

    “哦,那个你不是sd集团的高层吗?”我盯着她问道。

    “退出了。”欧阳如静说。

    我的表情一愣,问:“为什么?”

    欧阳如静没有回答,而是端起了保温饭盒,随后坐在了病床上,用汤匙舀了一勺骨头汤,先放在自己嘴唇吹了一下,然后慢慢的朝着我的嘴边递了过来。

    “我去,她这是想干什么,不会在汤里放了毒吧?”我瞪大了眼睛,紧盯着近在咫尺的欧阳如静,脑子已经凌乱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张嘴!”欧阳如静冷冷的说道,完全是一种命令的语气。

    此时我已经大脑一片空白了,完全被惊呆了,愣愣的张开了嘴,然后看着她将骨头汤倒进自己的嘴里。

    咕咚!

    我喝了下去,整个人仍然处于呆滞状态:“你一定在汤里下毒了吧?”我呆呆的问道。

    “张嘴!”欧阳如静再次说道,又舀了一勺骨头汤递到了我的嘴边。

    “你不说清楚,我不喝了,到底什么意思啊?”我嚷道,感觉这个世界都不正常了,欧阳如静竟然在喂自己喝汤。

    啪!

    我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怀疑出现了幻觉或者是在做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特种兵之超级系统〕〔星际绿化大师〕〔余依许越〕〔西游:最强Wifi系〕〔神奇宝贝之最强养〕〔特种兵之超神陪练〕〔现代猫祭祀生活手〕〔颜夕江墨琛〕〔都市绝品仙王〕〔特种兵之最强军医〕〔简沫顾北辰〕〔医妃倾城:王妃要〕〔夺舍了通天教主〕〔末世我的红警基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