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弃少归来〕〔快穿之妖妃人生〕〔撞个爱豆当男友〕〔剑诛天尘〕〔总裁羞羞吻:小甜〕〔虚空九重〕〔不死系统混仙界〕〔生渊游戏〕〔万古通天〕〔虚拟现实体验屋〕〔诸天尽头〕〔都市之重活十万年〕〔萌妻逆袭:总裁大〕〔史上最强校长〕〔国医狂妃:邪王霸〕〔超品仙医〕〔秋原秘史〕〔开局百万灵石〕〔王牌警妻:权先生〕〔茅山终极僵尸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995章
    欧阳如静讲了她小时候的事情,大约讲了半个小时,然后扭头看了我一眼说:“该你了。”

    “呃?你这才讲到几岁,继续啊。”我说。

    “我讲一段,你也讲一段,才是公平,必须是真话。”欧阳如静说。

    “那好吧,我小时候……”我说。

    欧阳如静马上打断了我的话,说:“我要听你和李洁那一段。”

    “还能点播啊,那我要先听你的初恋。”我瞪着欧阳如静说道,凭什么她就可以讲小时候,我就要讲跟李洁的事情。

    “好啊,现在轮到你讲了,轮到我讲的时候,我就讲初恋。”欧阳如静非常坦率的说道。

    我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别人说假话,我是一点都不怕,就怕别人对你真诚,那样我反而会束手束脚,不知道怎么办?你可以和一个心狠手辣的人斗智斗勇,但是绝对不能欺负一个很真诚的老实人,那样良心会受到谴责。

    最终没有办法,我只好讲起了自己和李洁的点点滴滴。

    “我大学毕业之后,找了几份工作,都干不长,还记得当时正好被一家公司给开除,房租也到期了,被房东赶了出来,剩下好像剩了三百多块钱吧,总之是走投无路了……”我这一讲就是一个多小时,与其说是讲给欧阳如静听,不如说是自己在回忆跟李洁的点点滴滴。

    “她是一个傻瓜竟然走了,你当时到底给她喝了什么迷魂药?”讲完之后,我瞪着欧阳如静问道。

    “你猜。”欧阳如静没有回答。

    “不说算了,现在轮到你讲初恋的故事了。”我说。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要去练功了。”欧阳如静站了起来,开口说道。

    “喂,耍赖是吧,还有没有点诚信,多亏我刚才那么信任你。”我瞪着她嚷道,心里这个气啊。

    “你想当陪练吗?”欧阳如静面色阴沉,冷冷的盯着我问道。

    “不,不,有话好好说,你去练功,练功。”妈蛋,我再一次怂了,只能把委屈咽到肚子里。

    欧阳如静走了,我心里这个郁闷啊:“刚才挺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再说了,是你让我讲跟李洁的事情,讲完了就翻脸,太没素质了。”我暗自腹诽,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气。

    欧阳如静和宁勇在院子里练拳,两人虽说有师徒之名,但是却没有师徒之实,宁勇并没有真正接收欧阳如静,当时说了给半年时间的考察期。

    传统武术师徒之间是十分的考究,讲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父传了艺,徒弟要养老送钟,这层关系就跟亲儿子、亲闺女差不了多少。

    发生了张承业的事情,再加上欧阳如静又怀孕了,所以她一直没有再提向宁勇拜师。

    季梦瑶不知道在干吗?后花园只剩了我一个人,躺在躺衣上,听着远处的水声,看着天空中的月亮,我有点迷茫了,以后自己到底会被谁收服?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根本无法预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又躺了一会,我把瓶里的啤酒一口喝光,站起身来,也开始练习易筋经,这几年每天不间断的联系,让我受益非浅,没有易筋经的底子,怕是早就让欧阳如静给打废了,二十天前的那个晚上,就不仅仅是断两根肋骨了,搞不好直接内脏都破裂了。

    练了一身的臭汗,我朝着别墅走去,这也是一个三层小楼,季梦瑶正在一楼大厅里看电视,脸上一副气嘟嘟的模样。

    “喂,我和欧阳住那一层?”我问。

    “三楼!”季梦瑶看了我一眼,很不情愿的回答道。

    “三楼有洗澡的地方吗?”我再次询问道。

    “自己上去看。”季梦瑶翻了一个白眼,不再理睬我,也不知道她生的什么气。

    我撇了撇嘴,朝着三楼走去,发现三楼一个二个房间,一个大卧室,一个暖房,里边摆了很多花,还有两把椅子一张小桌子,是一个喝下午茶的好地方。

    三楼的小客厅很小,卫生间连大卧室连在一块,我在卧室里找到了三套男式睡衣,牌子还没有摘,看样子是今天刚刚买的,只不过衣柜里只有睡衣,并没有其他衣服。

    我拿着睡衣走进了卫生间,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洗澡,洗完之后,因为没有换洗的内裤,便直接穿着睡衣走了出来。

    欧阳如静和宁勇还在院子里练拳,两人都有点武痴,其实如果不对一样东西痴迷的话,也不可能将事情做到极致,当然也就不可能有所成就了,不但练拳如此,其他事情也是这样。

    我躺在床上,拿出手机试着给李洁打个电话,可惜她的号码已经打不通了:“已经到澳洲了吧?一个人也不知道能不能照顾好自己,真是一个大笨蛋啊,被欧阳如静几句话就忽悠走了。”

    顾芊儿给我发了很多消息,还有学校里的自拍以及风景照,那是自己小时候梦想的地方,没想到她轻而易举的就考了进去,人和人真的不同,有的人生下来就是天才,不是后天努力可以弥补的。

    周忆雪却令我十分吃惊,她竟然也不差,也考上了北京的学校,给我发了几条信息和照片,最后一条消息是:“缺钱了再联系你。”

    我又找到了袁雨灵的微信,她发的消息定格在几年前,当时动不动发一些美腿来诱惑我,现在想想好好笑,同时也感觉到了她的那份纯真的小心思:“一定要幸福啊!”我对着袁雨灵的微信头像小声的说了一句。

    继续翻,找到了邓思萱的微信,她没有发消息给我,于是只好翻她的朋友圈,刚看了她朋友圈里的几条消息,我的眼睛便瞪大了,因为那是一个结婚的小视频,而新娘就是她,并且花童还是自己的儿子。

    “她结婚了。”我喃喃自语,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于想马上打电话质问她,但是想了想,自己有什么资格质问她呢?除了给她钱,自己又给过她什么呢?

    “没有,什么都没有,连一点爱都没有给过她,王浩,你有什么资格生气?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她的人生?她把你的孩子生下来,那是她的伟大,跟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我在心里对自己批判道。

    “唉,祝你幸福吧。”我叹息了一声,最终没打这个电话,因为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当面说祝福?我说不出口,毕竟邓思萱也算自己的女人,虽然没有领证,但是我们两人有孩子,现在她嫁人了,我说祝福,那根本就是扯蛋,虽然理智告诉自己要祝福她,但是扪心自问,我心里其实并不想让别的男人染指她,这是一种自私的心理在作怪,谁也不是圣人,我更不是。

    曲冰的朋友圈发得都是她拍戏的地方,有时候还有一些跟明星的合照,看她脸上的笑容,应该是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看着看着,困意上头,我把手机放下,转身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感觉有人打了自己一巴掌,于是马上醒了过来,发现身边还躺着一个人,正是欧阳如静,她可能睡得太深了,转身的时候,右臂刚要打在我的脸上。

    欧阳如静脸对着我,手臂搭在我的脖子上,正睡得香呢,我和她脸之间的距离最多十厘米,几乎离得很愉。

    月光穿过窗户撒在她的脸上,让她本来就倾国倾城的脸多了一丝朦胧美。

    深夜,月光、同一个房间同一张床,再加上两人离得是如此之近,我的胆子不由自主的大了起来,最主要是欧阳如静太美了,她睡觉时微嘟的小嘴,看起来既可爱又性感。

    “亲一下应该醒不了吧。”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万一醒了,王浩,你就死定了。”另一个警告的声音立刻在脑海之中响了起来。

    “亲一下,没事的,轻轻的亲,不会醒。”

    “不能亲,除非你想找死。”

    两个声音在脑海之中打架,我十分的纠结,也不能说自己没有色胆,但是这可是欧阳如静,二十天刚打断自己的两根肋骨。

    大约纠结了五分钟,我一咬牙,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她说要做一个妻子,那就别怪我了。”下一秒,我轻轻的将脸朝着她的脸移去,十公分的距离愣是移动了几分钟,同时手心里已经出汗了,可是自己有多么的紧张。

    终于我的嘴唇和欧阳如静的嘴唇只剩下一指宽的距离,她鼻子呼出的气全部喷在我的脸上,不能再耽搁,于是我马上张嘴将她微嘟的小嘴含住,但是刚刚含住,欧阳如静的眼睛突然睁开了。

    “妈呀!”我吓得怪叫一声,直接从床上滚了下去,随后起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说:“不准使用暴力,不是我的错,都是月亮惹的惹,谁叫你那么漂亮。”

    “站住!”身后传来欧阳如静冰冷的声音:“敢踏出房间一步,后果自负。”

    我已经打开了房门,听了她的话只好又把房门关上,转身朝着满脸怒气的欧阳如静看去:“可不可以不要打脸,最好不要动手,咱们有话好好讲,行吗?”我弱弱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七零年代小媳妇〕〔甲斐的野望〕〔慕如歌萧偌恒〕〔大秦:神级建造大〕〔一往情深,傅少爱〕〔最强聊天装逼系统〕〔修仙皇朝〕〔女配逆袭记[快穿]〕〔盛世婚宠:萌妻,〕〔重生七零末之幸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