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想逃少帅的婚〕〔我在私服疯狂刷钱〕〔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原来我不是一般人〕〔天后养成手札〕〔神山圣尊〕〔紫霄神主〕〔极武箭尊〕〔狼性总裁,超会宠〕〔似锦〕〔我从末法来〕〔我的美女同事〕〔都市极品神医〕〔仙韵传〕〔极品女总裁〕〔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传说之武神〕〔重生商女:季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19章
    晚上的时候,连续来了三个好消息,我先接到了熊兵的电话,他们已经押解着五名打手安全返回江城,并且正式立案以雇佣打手殴打他人,颠倒黑白影响舆论寻事滋事,以及威胁公共安全罪将高庆刑事拘留。

    “必须把案子办大办实,让人挑不出毛病,最好让田曙光这个王八蛋在牢里待一辈子。”我说。

    “浩哥,你放心,这事我来办。”唐永福说。

    “我可以回江城了?”我问。

    ”可以,当然可以,对你的通缉,我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撤销了。”唐永福十分狗腿的说道。

    对于他的表现,我还算是满意,这种人心黑手辣,但是只要有肉吃,就敢咬任何人,就是一把双刃剑,用好了可以让敌人瑟瑟发抖,用不好却会伤到自己。

    “欧阳,我们明天可以回江城了。”我兴奋的对欧阳如静说道。

    “哦!”她仅仅应了一声,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喂,我事情办得怎么样,仅仅用了一天就搞定了。”我得意洋洋的说道,不过下一秒,脸色马上变得十分难堪。

    “我不想有第二次躲到部队的经历。”欧阳如静说。

    “呃!”我的表情十分的尴尬,心里再也得意洋洋不起来了。

    铃铃……

    多亏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才化解我的尴尬,袁雨灵的来电,于是我拿着手机想出去接听,可惜身后传来了欧阳如静的声音:“回来。”

    “那个,我出去接个电话。”我扭头看了欧阳如静一眼,弱弱的说道。

    “回来!”欧阳如静仍然是冷冷的说道。

    没办法,我只好硬着走皮又走了回来,手机铃声仍然在响着。

    “接!”她说:“免提。”

    “什么,免提,不行,绝对不行,你侵犯我的隐私。”我立刻反对道:“不要太过份。”

    我的话音刚落,右手腕突然被欧阳如静给抓住了,她轻轻一扭就将我的手捌到了背后,手机随之到了她的手里。

    嘀!

    她一只手扭着我的胳膊,另一只手按下了手机上的免提键:”喂,姐夫,我和我姐都回来了,你们能接我们吗?这一次,我不会放过你的,等着。”手机里传出袁雨灵甜甜的声音。

    我这个郁闷啊,同时心里冒出了一股怒火,嚷道:“你这是严重侵犯我的隐私,我强烈抗议,保留动用武力的权利。”

    欧阳如静仅仅瞥了我一眼,手上轻轻一扭,我立刻惨叫了起来:“啊……痛死了,别再扭了,要断了,要脱臼了,别扭了。”

    “姐夫,你怎么了?你在跟谁说话啊?”手机里传出袁雨灵焦急的声音。

    “你是袁雨灵吧,我叫欧阳如静,现在是王浩的妻子,你们两个人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以后就不要给他打电话了,他是一个马上要做爸爸的有妇之夫,你做为一个小姑娘要学会自重。”欧阳如静冷冷的对着手机说道。

    她对我基本上就是几个字,没想到这一次说了这么我话。

    “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勾/引我姐夫上/床,还怀了他的孩子,真不要脸,我会把我姐夫抢回来的,你等着。”手机里传出袁雨灵宣战的声音。

    我听了之后,心中大囧。

    “我勾/引你姐夫?”这几个字从欧阳如静的咬缝里挤了出来,她的脸色变得更加阴沉。

    “我/操,不好!”我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立刻大声对嚷道:“雨灵,姐夫现在有事,你先挂断电话好不好,算姐夫求你了。”

    “姐夫别怕,那个母老虎欺负你,你跟我讲。”电话另一端的袁雨灵说道。

    “母老虎!”欧阳如静咬牙切齿的重复道,随后手上突然用力,我的右臂直接被扭成了麻花。

    “哎呀!痛死老子了,快松手,要断了,哎呀!”我惨叫了起来。

    “姐夫?”

    “别姐夫了,你先挂断电话好吗?算姐夫求你了。”我嚷道。

    “那你还来接我们吗?”袁雨灵问。

    “去不了了,你们自己打车回来吧,告诉你姐,金沙湾的别墅我买回来了,锁的密码没换,你们就住那里吧。”我说。

    “好吧,姐夫,你真没事吗?”

    “没事,没事,快挂了吧,姐夫求你了。”我嚷叫道,欧阳如静扭着我的手臂太痛了,他也不扭断,就那么吊着你,钻心刺骨般的疼痛一阵一阵的涌向自己的大脑,冲击着自己的意志。

    “姐夫再见!”袁雨灵说,听她的声音有点不高兴,随后挂断了电话。

    “欧阳,松手行不行,真得要断了。”我可怜兮兮的说道。

    “哼!”欧阳如静冷哼了一声,将我的右手臂给松开了。

    恢复自由之后,我朝后退了二步,一边揉搓着右手臂,一边盯着欧阳如静说:“你是大家闺秀,难道不知道尊重别人的隐私吗?怎么可能接听我的电话?你这样跟其他那些没有素养没有文化的小女人有什么区别?”

    说完之后,我静静的看着欧阳如静的应,只要她发怒的话,我准备立刻转身就跑,免得挨一顿胖揍。

    稍倾,我发现欧阳如静并没有生气,而是在那里呆呆的坐着,眉黛微皱,好像在反思。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的心里有点奇怪,欧阳如静有点反常啊。

    “喂,刚才说的话可能重了一点,不过你真得不能再接听我的电话了。”我说。

    “对不起!”突然欧阳如静开口说道。

    “呃?什么?”我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了眼睛盯着她问道。

    “刚才的事情是我的错,以后你打电话我不会干涉,你可以跟她们见面,不过见面的时候,宁勇必须在场,还有下午六点钟之前,必须回家,做到了,我就不干涉你的自由。”欧阳如静突然非常认真的对我说道。

    她这两天真得有点反常,昨天把我内心最坚硬的壳一击而碎,差一点点就被她征服了,今天又对袁雨灵的电话异常的敏感:“欧阳如静到底怎么了?难道真是怀孕的问题?”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

    俗话说一孕傻三年,最终欧阳如静的反常被我归结在她怀孕身上,影响了她的情绪。

    “那个,你不用认错,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说,看到欧阳如静脸上露出一丝自责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就软了,妈蛋,我感觉自己好贱啊,可是这种感情却控制不住。

    “我去练拳了。”欧阳如静起身朝着房门外走去,她每天早晚都要练功。

    “孩子都二个多月了,你小心点,要不就……”我的话还没有说完,砰的声音,房门关上了。

    “唉!”随之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发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欧阳如静强硬的话,我还能狠下心跟她对抗,一旦她温柔下来,我一瞬间就被她的情绪左右,成了她的俘虏。

    “不会真得爱上她了吧?”我在扪心自问。

    “不不,肯定不会,你爱的是李洁,李洁可是你的初恋。”我立刻自言自语道,可是心里却有一点心虚的感觉。

    稍倾,我拿起了手机,拨打了李洁的电话,这一次很快接通了:“喂,王浩,谢谢你把金沙湾的别墅买下来。”

    “不客气,那里承载着我们两人的记忆。”我说。

    电话另一端出现了一阵沉默,我也不知道说什么,现在说一些肉麻的话,感觉有点不合适,于是开口说道:“回去早点休息,明天我去找你。”

    “嗯!”李洁应了一声。

    “挂了。”我说。

    “拜拜!”她说了一声拜拜,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感觉心情有点沉闷,走到了窗户边,看到操场上欧阳如静在一个角落里练拳,宁勇在另一个角落里重复着枯燥的动作,这才想起来,自己几天没有练易筋经了,于是转身离开了房间,迈步朝着操场走去,至于欧阳如静、李洁、袁雨灵的事情,明天再想吧,反正也想不出什么结果。

    当天晚上我练到了很晚,一直把自己练得精疲力竭才停下来,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欧阳如静已经睡了,她的作息十分的规律,可能从小住在部队大院的原因,晚上十点钟之前肯定上/床睡觉,早晨五点准时起床,有时我觉得会很无趣,但是内心却很佩服。

    我洗澡刷牙之后,上了床,欧阳如静背对着我,呼吸平稳,应该已经睡沉了,于是我轻轻的靠了上去,将脸贴在她的脖子处,一只手抱住了她的腰,胸堂跟她的后背紧贴着:“让我抱抱你!”我在她耳边说道。

    怀里欧阳如静的身体轻微颤抖一下,最终没有把我推开,于是我便抱着她进入了梦香,那一夜一个梦没做,睡得非常踏实。

    早晨醒来的时候,床上已经没了欧阳如静的身影,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七点半了,于是我急忙起身洗脸刷牙,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下面撑着帐篷,突然有一种异样的感觉:“应该早就撑起来了吧,很可能顶在欧阳如静的小翘臀上,这一次她好像没有恼怒也没有推开自己,不然的话,怕是我早就醒了。”

    脑海之中出现了自己和欧阳如静缠绵的画面,想想我都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随后马上摇了摇头,嘀咕了一声:“王浩,别做梦了,这种事几乎不可能。”

    我洗漱完了,刚要出去找欧阳如静,她提着早餐走进了房间:“吃了早饭,邓连长送我们回江城。”

    “哦!”我应了一声,随后开始吃饭,稍倾忍不住抬头对欧阳如静问道:“那个,我昨晚没乱动吧?”

    “没!”欧阳如静只说了一个字,然后低下了头,我发现她好像有点羞涩。

    “没有就好,你脸红什么?”我鬼使神差的说道,就像少年时故意捉弄女生那种心态。

    砰!

    哎呀!

    我立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欧阳如静可不是好欺负的小女生,她的脚狠狠的踢在我的右腿胫骨上,瞬间让我关边身子都痛麻了,特别是右腿的胫骨,钻心刺骨的疼痛,估摸着疼痛消失之后,肯定会留下青紫的一片淤血。

    “你又打我!”我瞪着欧阳如静说道。

    “活该!”她反瞪了我一眼,说道。

    “你明明刚才脸红了还不让我说,是不是晚上抱着你睡很舒服,以后我天天抱着你睡。”我急速的说道,随后拿起一根油条,撒腿就跑,可是高估了自己的恢复能力,右腿仍然处于疼痛酥麻装态,刚跑了两步,还没到门口,扑通一声,我摔了一个狗吃屎,心太慌了,再加上右腿胫骨处传来刺骨般的疼痛,我摔趴在了地上。

    “你刚才说什么?”身后传来欧阳如静冰冷的声音。

    “完了!”我心里暗道一声完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迷上初夏的月光〕〔林诗曼肖凡〕〔山野春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