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新任老公,体力好〕〔全能buff大师〕〔撞鬼后我能回档〕〔重生之财气冲天〕〔重生女神:帝少的〕〔武道之眼〕〔修仙运营商〕〔捡到一座科技城〕〔我真是大冥星〕〔重生90撩男神〕〔荆楚帝国〕〔帅气逼人〕〔尊上,夫人又去捉〕〔冬雨传〕〔穿越种田:山野汉〕〔电影剧情穿梭戒指〕〔我家大佬不正经〕〔掌贵〕〔虚拟游戏之路〕〔第一强宠:早安,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34章
    我在一品居茶楼见到了刘华玉,这人大约三十岁左右,齐耳的短发,长裤加女式西装,一身职业打扮,看起来十分利落。

    “你好,我叫刘华玉,华玉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这是我的名片。”刘华玉自我介绍道,并递过来一张名片。

    我跟她轻轻握了一下手,说:“我就是王浩,高庆想让你说什么,你就直说吧,我的时间宝贵,不想听废话。”

    “那好,我就开门见山。”刘华玉果然没有废话,说:“警察现在给我当事人扣上危害公共治安罪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打住,说重点,警察的事情你跟我讲有意思吗?”我瞪着她问道。

    “我当事人虽然有雇佣打手的行为,但是并没有对你造成任何损伤……”

    我眉头皱了起来,这个女人真有意思,好像还想跟我普及法律似的,于是再一次打断了她,说:“你如果想这讲些东西的话,那就跟我的律师去讲吧,我没空听废话。”

    “你很没有礼貌。”刘华玉盯着我说道。

    “我去!”我心中一阵郁闷,本来就不想放高庆,这个鸟律师一直还在讲高庆其实犯得罪不重,什么意思,我当然懂,就是想在我心里留下一个即便不私了,高应也会很快放出来的心里暗示,如果自己是雏的话,或者办案的人不是熊兵,亦或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的话,肯定会被刘华玉给忽悠瘸了。

    “既然这样,我们就不需要谈了,一切等着法院的判决就行了,我相信法律是公平的。”我说,随后伸手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刘华玉看起来还挺有脾气,站起身来朝外边走去,不过刚走了两步,又返身坐了回来。

    我抬头看着她,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当事人愿意赔偿你一百万得到你的谅解,希望你向法院递交一分谅解书。”刘华玉开门见山的说道。

    我眨了一下眼睛,听到才一百万,心里有涌出一股怒火,盯着眼睛的刘华玉说:“回去告诉高庆……”我突然戛然而止,后面的话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随后对旁边的宁勇说:“搜身!”

    跟律师打交道还是小心一点,万一弄个录音或者偷拍,自己再说出一些只能私底下说的话,那样将十分的不利。

    “你想干什么,王浩,你知道吗?你在犯法,我会起诉你的。”刘华玉紧张的站了起来,盯着我说道。

    宁勇出现在她的身后,将其双手扭到了背后,刘华玉发出一阵呼救声:“救命啊,救命啊……”

    我懒得管她的呼救,先是检查了一下她的手机,果然处于录音状态,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冷哼了一声,随后开始检查她的包包,发现里边还有袖珍摄像机。

    接着我站了起来,走到了刘华玉面前,此时她已经不呼救了,双眼冒火的瞪着我说:“王浩,你这是犯法,我会让人付出代价的。”

    “代价?呵呵!”我呵呵一笑,说:“偷拍加私自录音,好像违反了律师协会的规矩,我会向江城市律师协会投诉,你应该很快就会被吊销律师资格。”到底是不是违反了规矩,我并不知道,只是诈唬她罢了。

    “放开我!”刘华玉挣扎了起来:“你这是非法限制我的自由,我会起诉你的。”

    “别着,一会让我搜一下你的身,如果没有东西的话,你就会恢复自由。”我说,随后开始对她进行搜身。

    “混蛋,救命啊,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即便告到省里,我也要让你付出代价。”刘华玉嚷道。

    我根本不理睬她,开始一点一点的搜查,从两肋开始,然后是两条手臂,接着我摸了一下她的胸部,刘华玉直接尖叫了起来,一路往下,我从她的大腿根部往下搜,直到脚踝,并没有在她身上再搜出任何监听设备。

    “放开她吧!”我对宁勇说,随后重新坐回了椅子上,将一壶热茶直接倒在她的手机和微型摄像机上,并且十分仔细的淋着。

    “混蛋!”刘华玉伸手想要打我耳光,被宁勇抓住了手腕。

    我抬头看着她扭曲的脸,说:“我同意跟你私下里谈谈,已经很给面子了,你竟然又是偷拍,又是录音,既然你这么喜欢偷拍,我现在就扒光了你,给你拍一份裸/体写真集吧。”

    “你敢!”刘华玉的脸瞬间变了,大声嚷道,同时想要收回右手,但是被宁勇抓住了手腕,就算十个她也抽不回去。

    “我有什么不敢,你在来见我之前没做过调查吗?”我盯着刘华玉问道。

    “你不就是八十年代酒吧的老板吗?还有一家洗浴中心,一家ktv和一家迪厅,告诉你,得罪了律师,你会倒霉的。”刘华玉对我威胁道。

    “哦?”我盯着她说:“那我也告诉你,得罪了我,你也会倒霉的,高庆恶人先告状,从而引起了军警对峙,你竟然还为了钱帮这种人打官司,打就打吧,还对我使手段,是不是刚才如果我说出了什么不好的话,你立刻就会在网上造舆论或者拿到法庭当成为高庆开脱的证据。”

    “你无权过问。”她说,态度还十分的强硬。

    “不知道高庆给了你多少律师费,你这么替她卖命,我这人呢,很讲理,最讨厌玩阴招的人,这样吧,我拍你一套裸/体写真集,传到网上去,然后再把你的律师资格想办法取消,这样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我说。

    “你敢!”刘华玉脸上露出不相信的表情,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也是,其实我在江城的名气并不大,虽然江城的好多大人物都死在我的手里。

    “宁勇,打晕她,我们换个地方。”我对宁勇说。

    “二叔,算了吧,东西也毁了,人就算了。”宁勇看着我说道。

    我眉头微皱,想了想,最终点了点头,说:“好吧,今天就饶了你,滚吧,你的当事人,这辈子别想离开监狱。”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是田启的电话:“喂,田启。”

    “浩哥,查到了,长河贸易公司帐上还有一千多万现金。”田启说。

    “才这么点钱?”我郁闷的问道。

    “对,不过我查了高庆的个人账户,他的股票、基金和不动产……”田启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我打断了,说:“我只要现金。”

    “现金好像不多,一共二百多万。”田启说。

    “才二百多万。”我更加郁闷了,自己可是答应了夏菲,最迟明天上午给她转三千万过去,上次已经失信了,这次可不能再言而无信。

    “怎么办?”我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在心里暗暗想道。

    “浩哥,他的股票总价值有二千多万,在股市停市之前可以马上套现,明天钱就能转到银行。”田启说。

    “哦,我知道了,你睡觉吧。“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稍倾,我让宁勇放了刘华玉,她走的时候还想要回手机,被我拒绝了。

    “看来要亲自去见一见高庆,跟个破律师谈个屁。”我在心里暗道一声,随后给熊兵打了一个电话:“喂,熊哥。”

    “王浩,高庆的案子基本上万无一失。”熊兵说。

    “辛苦熊哥了。”我说。

    “自己兄弟,客气了。”

    “熊哥,我想跟高庆谈谈,行吗?”我说。

    “现在吗?”他问。

    “嗯!”

    “我马上办手续,咱们看守所门口会合。”熊兵没有啰嗦。

    “谢了。”我挂断了电话,带着宁勇离开了一品居茶楼,开车朝着看守所的方向驶去。

    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了市看守所门口,熊兵还没到,等了大约五分钟,一辆警车驶了过来,本来以为是熊兵,到了眼前才发现有点不对劲,从警车上面下来两名警察和刘华玉。

    “警察大哥,就是她,抢走了我的手机和摄像机,还猥亵我。”刘华玉指着我对两名警察说道。

    “身份证拿出来。”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对着说道。

    我眉头微皱,盯着眼前的两名警察问:“你们那个派出所的?”开他妈什么玩笑,他们的顶头上司唐永福还是老子放的,现在眼前两名警察好像想要抓自己的意思。

    “警察同志,任何事情都要讲证据吧,她说猥亵就猥亵了吗?她说我抢手机了就抢了吗?”我说。

    “你不要胡搅蛮缠,先把身份证拿出来。”其中一人对我呵斥道。

    我双眼微眯,思考了片刻,最终还是把身份证拿了出来,对方验证了一下,估摸着是看自己以前有没有犯过事,或者是不是网上通缉犯。

    我的家底清清白白,自然不怕。

    “你是王浩?”年龄大一点的那名警察问道。

    “身份证上不是有名字吗?”我瞥了他一眼说道。

    两名警察商量了片刻,把身份证还给了我,问:“这名女士说你猥亵和抢夺她的财务,你解释一下吧。”

    “她是高庆的律师,高庆是谁你们应该知道吧,前段时间冤枉我殴打他,并且到市局闹/事,这女人就是她的律师,真相大白之后,高庆被抓了,他就派律师找我私下商议,想让我给他写一份谅解书,我们刚才在茶楼没有谈妥,根本没有猥亵的事情,至于手机和微型摄像机,我倒茶的时候一不小心给弄上水了,她开口就让我陪三万块,我觉得讹人没有同意,警察同志,这属于民事纠纷吧,属于法官管辖,你们没权处理吧。“我说。

    “不好意思,打扰了,这位女士,手机和摄像机的事情,你们私下解决,解决不了,你可以去法院起诉,你自己也是律师,不要乱报案。”老警察对刘华玉说,随后上车走了。

    我盯着刘华玉,冷笑了一声,说:“以后想整人的时候,先做一做调查,免得到头来自己吃亏,对了,你可以去法院告我,咱们的民事纠纷的官司慢慢打,反正我是不会赔你手机和摄像机了。”

    “至于猥亵嘛,呵呵!”我呵呵一笑,刚好看到熊兵的警车开了过来。

    “熊哥,你来的正好,这个女人性骚扰我。”我对熊兵喊道。

    “你无耻!”刘华玉骂了一句之后,立刻跑掉了。

    “一看就是古板的老处女,妈蛋,还敢跟哥玩邪的,太嫩了。”我看着她的背影嘀咕了一声。

    其实在茶楼并不是想猥亵她,当时想到了张承业,害怕这个女人跟张承业有关系,所以才搜她的身,毕竟又是偷拍又是录音,我肯定要谨慎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林诗曼肖凡〕〔玄幻之无敌大老师〕〔侯爷谋婚:撩追小〕〔向往的生活之学霸〕〔美少妇出轨自白〕〔你比时光甜〕〔大秦:神级建造大〕〔重生娇妻,狠病娇〕〔独享鲜妻厉少别碰〕〔萌宝来袭:总裁爹〕〔你亲我一下〕〔神级妖兽系统〕〔军婚蜜宠:娇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