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都市仙帝〕〔大周王侯〕〔绝世巫医〕〔狼性总裁晚上见〕〔重生九零全能学霸〕〔我在万界送外卖〕〔重生之我要上头条〕〔最狂赘婿〕〔从1983开始〕〔偷爱〕〔冤魂庇护所〕〔神女嫁到:逆天丫〕〔快穿之路人有毒〕〔杀神归来当奶爸〕〔仙缘归途〕〔一宠成婚:宝贝,〕〔盛世安平侯〕〔快穿之炮灰要奋斗〕〔都市之阴阳剑仙〕〔老头带我穿诸天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43章
    听了张承业的话,我眉头紧锁,不知道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王浩,看看外边那人是谁?”手机里再次传出张承业的声音。

    旁边的李洁可能被我打电话给吵醒了,她睁开朦胧的双眼看着我,问:“王浩,倪果儿她们四个女孩找到了吗?”

    嘘……

    我对李洁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随后对张承业说道:“张承业,你少故弄玄虚了,你的人已经被追进了大岭山,只要抓到活口,我会让他们把心里知道的事情全部吐出来。”

    “哈哈……王浩,你真是一个笨蛋,大岭山,那仅仅只是我用来吸引江城警力的一步棋罢了,调虎离山,声东击西,你懂吗?果然屌丝永远是屌丝。”张承业哈哈大笑起来,随后冷冷的说道:“你好好看看外边是谁?”

    我起身透过别墅的落地窗朝着外边看去,发现远处突然射来一道车灯,在灯光里我看到了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看不太清楚,于是我立刻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小心一点。”宁勇的声音传了过来,并且上前一步打开了别墅大门,警惕的看着四周。

    我走了出去,李洁紧跟在身后,扭头看了她一眼,说:“回去。”

    她摇了摇头,双手抓着我的手臂,目光十分的坚定。

    “王浩,看清楚了吗?那是你儿子,我把他从三亚带了回来。”手机里传出张承业的声音。

    车子灯光离别墅的距离大约有五十米左右,仍然看不太清楚,于是我准备上前去看看,确认一下到底是不是邓思萱和孩子,宁勇伸手拦住了,说:“对方有备而来,不能过去。”

    我眉头紧皱,思考了片刻,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

    “儿子,我没有儿子,张承业你搞错了吧。”我强装镇定的说道,其实此时心里已经慌了,自己跟邓思萱的事情当时就是一个意外,没几个人知道,甚至于连三条和狗子等人都不清楚,只有宁勇、陶小军、李洁和苏梦四个人知道这件事情。

    “是吗?我搞错了?来,跟你爸爸打声招呼,告诉他,你叫什么名字?”张承业说。

    随后我看到五十米外的车灯外,一个大人的影子好像将一部手机放在了小孩的耳边。

    “张承业就在五十米外?”我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大约几秒钟之后,估摸着孩子嘴上的胶带把撕了下来,手机里传出一声哭泣的声音:”呜呜……我叫、我叫王思浩。”

    听到这个名字的一瞬间,我的心一阵颤抖,疼痛从心里蔓延,感觉眼前有点发黑,身体晃动了一下,还好旁边的李洁扶了我一下:“王浩,你没事吧?”她担心的问道。

    “没事!”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最好忘掉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因为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有希望把他们两人救下来。

    “王浩,让你的人都滚开,不然的话,他们娘俩会马上死掉。”手机里传出张承业的声音,因为此时在暗处保护李洁和袁雨灵的小树、小虾米等四人已经被惊动了,正在朝着五十米外的车灯处移动。

    “小树,你们回来。”我立刻对小树等四人喊道,随后对着手机说:“张承业,我的命换他们娘俩的命。”

    “王浩!”李洁拉了一下我的手臂。

    “二叔,对方即便你死了,张承业也不一定能放了孩子。”宁勇说。

    “不能让他们死在我的眼前,已经欠他们娘俩太多了,这次就用命还吧。”我淡淡的说道,心里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其实当听到那稚嫩的声音说出王思浩三个字的时候,这种准备已经做好了。

    “我不准你去。”李洁拽着我的胳膊,泪水在眼睛里打转,她那种拼命压抑的表情,很让人怜悯和心痛。

    我突然微微一笑,随后搂住李洁的头吻了下去,几秒钟之后,唇分,李洁的眼泪无声的落下,同时我强硬的将她的手掰开,朝着车灯处走去。

    “二叔!”宁勇叫了一声准备跟过来,我扭头瞪着他吼道:“给我站在那里,孩子和他妈都不能出事。”

    “哈哈……”手机里再次传来张承业的笑声:“王浩,你还是挺有种嘛,看在你这么有种的份上,只要你死了,我就放了他们两人。”

    我不知道他从什么途径知道了邓思萱和孩子的存在,现在也不是追究这件事情的时候。

    一步、二步、三步……

    我离车灯处越来越近,邓思萱和孩子的模样也渐渐看清楚了,果然是她们两人,邓思萱变得有女人味了,只是此时一脸的惊慌,孩子倒是跟我挺像,正在哭泣,估摸着是吓坏了,毕竟才四、五岁的孩子。

    车灯后面,有七、八个黑影,因为灯光的照射,根本分不清楚那个是张承业。

    大约离车灯处还有十米的距离,我停了下来,开口说道:“把他们娘俩放了。”

    十米外并没有传来张承业的声音,他的声音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王浩,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我不介意现在就杀掉他们两人,要不要试试?”

    “杀了他们,我保证你离不开江城。”我吼道。

    “哈哈……是吗?要赌吗?”张承业的声音继续从手机里传出,这让我眉头紧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会不会刚才已经离开了,不然的话,相距十米的距离,完全没有必要通过手机讲话。

    刚才张承业把手机给孩子,可以确定就是他,可是随后他便退到了黑影之中,根本无法判断现在是否已经走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既然他现身了,肯定是想亲眼看到我死掉,从而可以判断,即便离开,他应该也不会走得太远,估摸着现在很可能在某个地方用望远镜观察着这里的情况,一旦有意外发生,可以从容离开。

    想到这里,我终于明白了张承业为什么要绑架倪果儿等四人,完全就是为了调动江城的警力,现在全城的警力都去了大岭山,他才敢明目张胆的进城,不然的话,我现在立刻叫唐永福封城,怕是他想要跑就难了。

    调虎离山,声东击西!

    这些计策三岁小孩子都会说,但是说到运用,没有几个人能做到,张承业却是此中高手。

    砰!

    枪突然响了,我根本搞不清什么情况,不是让自己过去吗?为什么黑影之中有人突然开枪了。

    一瞬间,我感觉左肩膀仿佛被万吨大锤击中,身体一个踉跄,随后一头栽倒在地上,巨大的疼痛,让我忍不住惨叫了一声:“啊……”

    也许三秒,也许四秒,总之很短的时间,我看到一道身影从自己旁边跨过,接着耳边传来了一阵惨叫声,估摸着应该是宁勇趁着刚才的枪响出手了。

    砰砰!

    又是两声枪响,我有点担心宁勇中弹,更担心邓思萱和孩子的安全,于是用右手强撑着地面,愣是咬着牙站了起来,朝着十米外车灯处看去,发现邓思萱正用身体将孩子扑倒在地,孩子在哭泣,邓思萱好像没有反应,地上一摊鲜血。

    “思、思萱,你、你没事吧?”我晃动着身体朝着车灯处走去,此时小树等四人也冲了过来,对方的人影急速的减少。

    离邓思萱和孩子只剩下了五米的距离,本来躺在地上的一名黑衣人,突然站了起来,跟我近在咫尺,对方没有犹豫,举枪就打。

    “王浩,小心!”身后传来李洁的声音,接着我感觉身体被人撞飞了,同时耳边也传来了枪响。

    扑通!

    我的身体摔趴在地上,急忙单手撑地坐起来朝后看去,发现李洁好像身上中弹了,摇摇晃晃朝后退了几步,看着我说:“我、我、我爱……”

    扑通!

    李洁仰面倒了下去。

    “李洁!”我歇斯底里的喊道,根本不顾自己左肩膀的疼痛,连滚带爬的来到她身边,整个身体颤抖着,心刀绞般的疼痛,耳朵贴在她的胸口,发现还有微弱的心跳,于是立刻吼道:“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砰!

    咔嚓!

    刚才开枪的那名黑衣人,被宁勇一拳打在咽喉处,发出清脆的骨响,随后双手捂着脖子,倒在地上,身体抽搐着,估摸着活不成了。

    此时全部的黑衣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小树带人正在补刀,怕对方又有人装死再暴起伤到我。

    “留、留下活口,马上叫救护车。”我说。

    宁勇点了点头。

    我抱着李洁,她已经陷入昏迷,抬头朝着不远处的邓思萱看去,发现宁勇已经将邓思萱压在身下的孩子抱了出来,孩子好像没事,邓思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流了一地的血。

    “她、她怎么样了?”我对宁勇询问道。

    “背上中了一枪,没死,不知道能坚持多久。”宁勇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宁勇,小树,你们两人去开车,小虾米,你留下带着那两名武林人士守着别墅,不等救护车了,我们马上去医院。”我强忍着肩膀的疼痛,开口说道。

    其实自己受伤也很重,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但是内心深处有个声音不停的呐喊着:“王浩,你不能倒下,不能昏迷。”

    很快,宁勇和小树开了两辆车过来,我和李洁被宁勇弄上了他开的车,小树把邓思萱和孩子也弄上了车。

    “姐夫,怎么会事?”袁雨灵跑了过来,她想上车,本来我不想让她跟着,但是想了一下,说:“上来吧,你照顾好你姐,要不停的跟她说话,增强她的求生欲望,明白吗?”我大声对袁雨灵吼道。

    她好像被吓着了,先是呆呆的发愣,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说:“姐夫,你和我姐不会死吧?呜呜……”

    啪!

    我伸手右手给了她一个耳光,然后凶巴巴的瞪着她再次吼道:“别哭了,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照顾好你姐,听到没有。”

    袁雨灵立刻点了点头,瞪着大眼睛看着我,眼睛里有泪水在打转,也不敢哭出来,那样子很让人心痛。

    “你要学会长大了。”我摸了摸袁雨灵的脑袋,小声的说道,随后让宁勇把自己扶下了车,朝着小树的车子走去。

    邓思萱昏迷,孩子在哭,我必须过来照顾他们,即便心里再牵挂李洁,也必须这么做。

    嗡嗡……

    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了金沙湾别墅,因为是凌晨,路上几乎没有车,于是我们的车速基本已经超过了一百码,朝着江城第一人民医院疾驰而去。

    小树开车,我坐在后排,一边搂着哭泣的孩子,一边对邓思萱说着话:“思萱,你要挺住,孩子需要你,他不能没有人,想想在西藏的时候,你都挺了过来,这一次肯定也能挺过来,不要放弃,一定不要放弃。”

    念叨了一会,我用还能活动的右手将手机掏了出来,然后拨打了郝弘文的电话。

    嘟……嘟……

    铃声足足响了七、八下,电话另一端才传来郝弘文迷迷糊糊的声音:“喂,王浩,你现在……”

    “别废话,马上让全市最好的外科医生去江城第一人民医院,马上!”我打断了他的话,吼道。

    “怎么了?”郝弘文生气了,冷冰冰的问道。

    “我、李洁和邓思萱中弹了,求你马上把全市最好的医生派到江城第一人民医院,必须把李洁和邓思萱两个人救活。”我强忍着疼痛说道,眼前越来越黑,感觉自己已经坚持到了极限。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沉默,大约过了几秒钟,郝弘文的声音才传过来:“好,我马上安排。”

    啪嗒!

    手机从手掌滑落,掉在了车上,听到郝弘文的回答之后,我再也坚持不住了,头一歪,思维彻底陷入黑暗之中。

    “希望李洁和邓思萱不要死,不管她们谁死了,自己这辈子都将活在自责之中。”这是昏迷前自己最后的意识。

    我感觉自己做了很多的恶梦,各种鬼影在自己眼前晃动,甚至还梦到了阴曹地府,然后突然之间吓醒了,睁开了眼睛,发现四周处于一片黑暗之中,房间里只有微弱的灯光。

    一个身影站在房间的窗户边,不知道是在看夜色还是在思考问题,这个背影很熟悉,是欧阳如静,于是我张了张干涸的嘴唇,叫了一声:“欧、欧阳!”

    唰!

    本来还站在窗户边上的欧阳如静,下一秒便出现在病床前,低头看着我,问:“王浩,你终于醒了。”

    “李、李洁和、和邓、邓思萱怎么样了?”我结结巴巴的问道,感觉浑身疲惫,没有一点精气神。

    “她们两人……”欧阳如静眉黛微皱,说话吞吞吐吐。

    “告、告诉我实、实话。”我说。

    “两人还在重症监护室,情况不容乐观。”欧阳如静回答道。

    “还没死就有希望。”我在心里暗道一声,刚才真怕欧阳如静说出其中一人死掉了的消息,那样的打击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

    “帮、帮我,一定救活她们。”我艰难的伸出自己的右手,握着欧阳如静的小手说道。

    “放心,我正想办法从北京那边找专家过来会诊。”欧阳如静说。

    “谢谢!”我说,随后眼睛闭上,再一次陷入黑暗。

    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欧阳如静没在,只有宁勇在病房里。

    “宁勇,李洁和邓思萱怎么样了?”这次我有了一点精神,脑子也比较清醒,开口对宁勇询问道。

    “二叔,她们还在重症监护室。”宁勇回答道:“欧阳如静已经联系了北京那边的专家,大概晚上就能到。”

    “哦!”我应了一声,再一次闭上了眼睛,没有昏迷也没有昏睡,而是在思考着如何报复张承业,如何找到他的弱点,如何打痛他,自从回到江城之后,一直处于被动状态,并且每次都被他打在软肋上。

    “他的弱点是什么?他的软肋是什么?他最在乎的是什么?”我心里燃烧着仇恨,必须报复,必须让张承业尝一尝心痛的滋味。

    可惜自己对他的了解很少,性格方面和感情方面,以及事业方面几乎都一无所有,而他对我的了解,除了性格之外,其他方面都十分的全面。

    稍倾,脑海之中出现了两个人名:“郝承智和周紫珊!”他们两人都属于张承业圈子里的人,并且周紫珊还是张承业唯一承认的女朋友,也许要打开突破口,她才是关键。

    想着想着我又睡着了,这一次受伤感觉损耗很大,动不动头晕想睡觉,后来才知道,因为自己剧烈的活动,流血过多,身上差不多换了四分之一的鲜血,差一点也没有救过来。

    第二天,我再次醒来,第一件事情仍然询问李洁和邓思萱两个人的情况,此时欧阳如静、宁勇和季梦瑶三个人都在病房里。

    “欧阳,她们两人怎么样了?告诉我。”我看着欧阳如静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星际绿化大师〕〔都市沉浮〕〔特种兵之超级系统〕〔天才萌宝,神秘妈〕〔特种兵之最强军医〕〔特种兵之超神陪练〕〔西游:最强Wifi系〕〔锁王〕〔都市绝品仙王〕〔大秦:神级建造大〕〔洪荒之妖皇逆天〕〔神医李雨〕〔重生之都市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