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爱甜妻:老公,〕〔闪婚娇妻:抱紧总〕〔截教之火神传奇〕〔我有一个小黑洞〕〔救驾有功,驭驾有〕〔凌天帝神〕〔以罪之名〕〔重生之农门娇女〕〔眸中客〕〔少帅,你老婆要翻〕〔宇宙最强矿工〕〔女土匪升职记〕〔容少以貌娶人〕〔重生战国当霸主〕〔重生校花凶猛〕〔我的刺客守则〕〔娇妻在上:季少,〕〔我的大小美女花〕〔从超神学院开始的〕〔万界锁妖塔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44章
    “李洁醒过来了。”欧阳如静冷冷的说道。

    听到李洁醒过来了,我的心瞬间放下了一半,盯着她继续问道:“邓思萱呢?”

    欧阳如静眉头微皱,没有说话,随后转身走到了窗边。

    “喂,什么意思啊?”我对着她的背影喊道:“邓思萱怎么了?”

    欧阳如静没有回应,我又朝着宁勇看去,问:“宁勇,你告诉我,邓思萱怎么了?”

    “那个,我今天还没有练拳。”宁勇说,随后转身走出了病房。

    “季梦瑶,你说,邓思萱到底怎么了?”我心里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她、她……”季梦瑶刚要说话,欧阳如静那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梦瑶,你出去。”

    “哦!”季梦瑶的话戛然而止,随后转身离开了病房。

    欧阳如静走到了病床边,盯着我。

    “邓思萱到底怎么了?欧阳,你告诉我。”我说。

    “死了!”欧阳如静面无表情的说道。

    “不可能,你骗我是不是?”听到死了这两个字之后,我突然大声吼道,心里某种最脆弱的东西颤抖了一下,随后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就流了出来。

    “你骗我,欧阳,你肯定骗我。”

    啪!

    没想到下一秒,我脸上直接挨了一记耳光,被她打得有点懵。

    “邓思萱死了,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要接受,这就是现实。”欧阳如静瞪着我冷冰冰的说道。

    “我不接受,不接受,她不能死,欧阳,你不是从北京请来了专家吗?邓思萱为什么会死?是不是那些专家……”

    啪!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左边脸颊又挨了一记耳光。

    “把眼泪给我收回去。”欧阳如静说。

    “你打死我吧!你个冷血动物!”我瞪着她看了几秒钟,然后将被子蒙到头上,一边流着泪一边大声嚷道。

    脑海之中回忆起第一次跟假小子邓思萱见面的场景,一幕幕的回放,让我的良心受着煎熬。

    她是一个坚强的女孩,独自把孩子生了出来,付出了一切,而我仅仅只付出了金钱,本来在朋友圈看到她再婚的消息,虽然心里有点怪怪的感觉,好像属于自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似的,但是我愣是将自私的一面给压了下去,默默的为她祝福,希望她能过得幸福,可是万万没有想到,邓思萱最后还是因为自己而死,这种结果我接受不了,真得接受不了。

    内心的煎熬仿佛把我的身体撕裂了似的,痛得有点呼吸困难,接着感觉心跳加快,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医生……”在昏迷前,听到了欧阳如静喊叫的声音:“好像她的声音有点急?”脑海之中出现了这种想法,随后便彻底陷入了黑暗。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欧阳如静坐在病床旁边,宁勇在站桩,季梦瑶半躺在沙发上看手机。

    看到我睁开眼睛,欧阳如静站了起来,对季梦瑶说:“去叫医生。”

    “哦!”季梦瑶看了我一眼,随后离开了病房。

    我不再流泪,也不再大叫,眼神发愣,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更不说话。

    稍倾,一群医生走了进来,给我做了各种检查。

    “医生,他怎么样了?”欧阳如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身体各项指标都正常。”一名看起来有六十多岁的老医生说道。

    “那他为什么不说话?”欧阳如静问。

    “这……可能属于心理问题。”老医生说,随后又嘱咐了几句,带着那群医生离开了。

    欧阳如静冷冷的盯着我,我也冷冷的盯着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我一句话没讲,每天就那么愣愣的躺着,自己感觉所有的精气神都被抽光了,自责、内疚或者其他情绪我已经分不清楚,感觉很累,失去了动力,也失去了目标,好像人生观和价值观一瞬间崩溃了似的。

    我已经可以下地了,有时候会在窗边呆呆的站一个上午,宁勇开玩笑说我的桩功越来越厉害,可惜我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让他吃了憋,在以前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自从宁勇进入化境之后,我和他斗嘴基本都是自己吃憋。

    让宁勇灰头土脸,我心里却没有一点感觉都没有,此时的自己仿佛一具行尸走肉。

    欧阳如静没有理我,不过我却能感觉到她内心的不安,可是自己却并不想改变,就想永远傻傻的,一句话不说。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但是心理问题很严重,自从知道邓思萱死了之后,我便没有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去看望李洁,从宁勇口中得知她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坐立了。

    这天,欧阳如静把我接回了家,因为住在医院里已经毫无意义,我的身体没事,主要是心理问题。

    走进别墅,我跟在欧阳如静身后,表情木纳的走到三楼小客厅,坐在她的躺椅上,然后便不再动弹了。

    “你俩出去。”欧阳如静的声音响了起来。

    噔噔……

    耳边传来下楼的声音。

    “欧阳姐!”这是季梦瑶的声音。

    “出去!”欧阳如静语气相当的严厉,甚至于有一丝急躁。

    噔噔……

    又是一阵下楼梯的声音,刚才第一次的下楼梯声音应该是宁勇。

    稍倾,一阵淡淡的香气传来,我闭着眼睛没有睁开,应该是欧阳如静走了过来。

    “你想怎么样?一辈子做个懦夫吗?那样的宁愿杀了你,我的孩子不需要一个懦夫的父亲。”欧阳如静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再是冰冷,而是愤怒,第一次听到她愤怒的声音,可是我仍然没有睁开眼睛,脸上还是一副呆呆的模样,甚至于连呼吸都没有变,可以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此时的欧阳如静腹部已经微微隆起。

    啪啪!

    半分钟之后,脸上又挨了二记耳光,可惜仍然没有在我心里掀起半点波澜。

    “王浩,你是一个混蛋!”又过了半分钟,欧阳如静愤怒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闭着眼睛,脑子里一片空白,仿佛进入了深睡状态。我在逃避,这一点自己很清楚,感觉很累很累,累得只想这么躺着:“也许死了就不用再感觉这么累了?”有时候心里还会出现这种想法。

    “王浩,你想让我怎么做?”大约过了几分钟,欧阳如静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我仍然没有一点反应,内心在抗拒这个世界。

    “你是在折磨我吗?”

    “还是在报复我?报复我把你拖进了跟张承业的斗争之中?”

    “你说话啊!”

    欧阳如静绷不住了,大声对我质问道,跟她认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到过她这个样子,也许是自己的原因,但是大部分原因可能还是怀孕了,情绪波动有点大。

    “懦夫,混蛋!”欧阳如静骂道。

    她骂够了,情绪发泄完了,声音便再次变得冰冷起来。

    我躺在那里,从中午到下午一直到太阳落山,身体没有动过一下,仿佛灵魂已经出窍,如果不是还有呼吸,估摸着他们都会把自己当成一个死人。

    晚上,我吃了一点东西,洗漱完便躺在了床上,很快睡着了。自从不说话之后,我的睡眠很好,几乎一沾枕头就会睡着,拒绝想任何事情。

    早晨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在欧阳如静的怀里,脸就贴在她的胸部,软软的,弹性十足,可是我竟然没有一丝反应,心里也没有一点激动,

    我起床上厕所,把欧阳如静弄醒了,等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她正半躺在床上,目光十分的复杂,眉黛紧锁,一脸的忧愁。

    “王浩,你能别这样了吗?”她说:“你在折磨自己,同时也在折磨别人,这样只会让张承业高兴,难道你不想为邓思萱报仇吗?”

    我没有任何反应,目光呆滞,上了床之后,再一次钻进了欧阳如静的怀里,然后闭上了眼睛,拒绝外界的一切信息。

    “王浩,不要再逃避了,再这样下去,张承业还会杀了李洁,杀了苏梦,杀了你身边的所有女人和兄弟。”欧阳如静说。

    我没有回应,闭着眼睛,享受着她胸部的弹性和柔软。

    “好吧,我现在允许你哭了,把所有的委屈和痛苦都哭出来吧。”欧阳如静继续说道。

    她的声音基本上从我左耳进右耳出,不会在脑海之中留下任何的痕迹,我把自己完全封闭了。

    邓思萱的打击虽然很大,但是绝对不是导致自己自我封闭的主要原因,仅是一个诱因罢了。

    我恐惧未来,恐惧失去李洁,失去苏梦、所有跟自己有关系的女人会一个一个被杀,自己的兄弟也会一个一个死去,我恐惧,发自内心的恐惧。

    我失去了战胜张承业的信心,可以说精神完全崩溃了。

    又是三天过去了,欧阳如静每天都搂着我睡觉,每天都会想尽办法让我说话,可是都不管用,我拒绝说话,拒绝跟这个世界再发生任何接触,自我封闭了起来。

    这天,欧阳如静给我了一位心理医生,并且还是国内最顶尖的心理医生,可惜我拒绝说话,拒绝任何反应,这名顶尖的心理医生也没有办法。

    最后他给了欧阳如静一个办法:“刺激我,让我不得不跟这个世界产生联系。”于是当天晚上我看到了李洁和王思浩。

    李洁坐在轮椅上,脸色苍白,身上的伤还没有好,轮椅旁边还挂着点滴,刚才是宁勇和陶小军两人合力把她抬上了三楼,因为自从回家之后,我一直待在三楼,白天在躺椅上躺一天,晚上洗澡睡觉,仿佛一个没有灵魂的机器人。

    李洁坐着轮椅到了我的面前,欧阳如静带着其他人离开了三楼小客厅。

    当只剩下我和李洁两人的时候,她伸手摸着我的脸,说:“别折磨自己了。”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看她,仍然直愣愣的看着阳台,眼睛里根本就没有焦距,周围的一切仿佛是在演电影,跟自己没有一点关系似的。

    “谁都不想发生意外,但是既然事情发生了,你就要勇敢面对。”李洁说。

    我却感觉仿佛她在跟别人说话,而自己只是一个听客。

    李洁绞尽脑汁,可惜我仍然没有一点反应,她说的这些话,欧阳如静早就说过。

    “王浩,我爱你,你不能让我的这一枪白挨了,你不能自暴自弃。”最后李洁趴在我的胸口,一边流泪一边说道。

    我的心悸动了一下,不过随后马上恢复了平静。

    二个小时之后,李洁对下面喊了一声,估摸着她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惜自己仍然巍然不动。

    “叫思浩上来。”李洁喊道。

    稍倾,欧阳如静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走了上来,我看到了小男孩,也看到了李洁和欧阳如静两人眼神的交流,但是心里仍然没有一丝反应,仿佛他们都是生命中的过客,不会留下一点痕迹。

    大约二分钟之后,欧阳如静转身离开了,李洁则牵着王思浩的手,将他拉到了我的面前。

    “王浩,这是你的儿子,难道你不想管他吗?”李洁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看着眼前的王思浩像看个陌生人似的,把他吓得直往李洁身后钻。

    “你不觉得思浩很可怜吗?刚刚失去妈妈,如果连你都不管他的话,他怎么办?”李洁说。

    可惜不管她说什么,我都没有一点表情,眼神仍然是一种涣散的状态。

    “思浩,他就是你爸爸王浩,叫爸爸。”李洁最后使出了大招。

    小男孩抿着嘴一句话不说,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这种情况僵持了十分钟,李洁放弃了,随后欧阳如静等人都上来了,他们把李洁和王思浩带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各种人物出场,袁雨灵、大哥、陶小军、倪果儿、甚至于连在北京上学的顾芊儿和周忆雪都叫了回来,还有曲冰也叫来了,可惜都没有用,我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些人对于此时的自己来说,就像是过客,拒绝在心里引起任何波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王者归来洛天〕〔霍少独占小娇妻〕〔林诗曼肖凡〕〔慕如歌萧偌恒〕〔七零年代小媳妇〕〔美少妇出轨自白〕〔大秦:神级建造大〕〔快穿攻略:黑化男〕〔盛世婚宠:萌妻,〕〔重生之都市邪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