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太太的开挂水逆〕〔无良房东俏房客〕〔美食大暴走〕〔快穿之盈满〕〔穿越从养龙开始〕〔天道罚恶令〕〔召唤好可怕〕〔嫡女京华,医行天〕〔冥王之十殿轮回〕〔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废少重生归来〕〔随身淘宝:拐个皇〕〔超品书生〕〔望族闲妻〕〔三斩〕〔女配修仙回来了〕〔一吻成婚:腹黑总〕〔神域仙灵〕〔玉泉门〕〔万象天神图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50章
    追了足足半个小时,宁勇停了下来,说:“不可能往这边逃,树枝都没有折断的痕迹。”

    我心里一阵郁闷,既然追错了方向,那么再掉头,即便发现了张承业留下的痕迹,也不可能再找到他,估摸着此时早就跑远了。

    “该死!”我朝着旁边的树木踢了一脚,心里有一种愤怒发泄不出来,憋得难受。

    占了一丝先机,还是让对方给跑掉了。

    “枪呢?”稍倾,我开口对宁勇问道。

    “我藏起来了,枪手的尸体就掩盖在草丛里,还需要处理一下。”他回答道。

    “还怎么处理,那里就是坟地,一会挖个坑埋了。”我说。

    宁勇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

    稍倾,我们两人沿着原路返回,我掏出手机拨了一下张承业刚才那个手机号码,果然已经打不通了,他非常的小心谨慎,不会给我任何追踪他的机会。

    追击的时候仅用了半个小时,回来却花费了一个小时,当我看到那名枪手的时候,表情一愣,竟然是一名外国人:“难道是雇佣兵?”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宁勇把85式狙击步枪找了出来,递到了我的手里,我笨拙的卸下弹夹,发现里边还有三发子弹,从来没有摸过这种枪,我抱着研究起来,东看看西摸摸,而此时宁勇却在挖坑,准备把那名枪手的尸体埋了。

    一个小时之后,我和宁勇开车离开了墓地,85式狙击步枪就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

    这次是宁勇开车,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微皱着眉头,思考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贺振应该已经没有意义了,幽灵再盯着他,得不偿失:“谁还会跟张承业关系亲密呢?”我在心里暗暗想道。

    思考了很久,感觉脑袋有点痛了,突然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郝承智,上一次举办舞会的时候,他知不知道张承业要对欧阳如静动手?如果知道的话,他没有提醒自己,如果不知道的话,他可一直是张承业圈子里的人。”

    “让幽灵盯着郝承智会不会有意外的发现?”我在心里思考着这种可能性。

    思来想去,感觉不妥,郝弘文毕竟是周志国的人,郝承智会是张承业的人吗?显然不太可能,以前郝承智给张承业当跟班,完全是因为张家在l省的势力太大了。

    “周紫珊?”又一个名字出现在自己脑子之中,周紫珊可是张承业唯一承认过的女朋友,两人的关系密切,不可能说断就断,即便周志国已经投靠了欧阳家这边的势力,以一个女人对感情的疯狂来看,周紫珊完全有可能跟张承业保持着联系。

    想到这里,我拿起手机拨打了幽灵的电话。

    嘟……嘟……

    铃声响了五下,手机里传出幽灵的声音:“喂,浩哥,你没事吧?”他问。

    “没事,多亏了你的消息,我才提前做好准备,可惜还是让张承业跑了。”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浩哥,还有什么吩咐?”幽灵问。

    “贺振你不用跟着,他基本没用了,估摸着张承业不会再联系他。”我说。

    “我也这么认为,他被调离市区,枪也已经借了出去,没有什么有用价值了。”幽灵把贺振的情况简单介绍了一下。

    “周紫珊,你认识吧?”我对幽灵问道。

    “认识。”幽灵回答道。

    “给我盯住了周紫珊,感觉从她身上也许会得到张承业的消息。”我说。

    “好,没问题。”幽灵没有废话,直接答应了下来。

    “谢谢!”我道了一声谢,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把手机装进口袋,闭上了眼睛,刚才在墓地的时候,如果第二枪响起来的话,自己估摸着现在已经死掉了,还好老天爷有眼,让宁勇摸到了对方身边,最终自己安然无恙,同时也算是反击了张承业一次。

    当时他在手机里非常的嚣张和得意,最终的结果却出现了反转,虽然没有看到他当时的脸,不过应该相当的不好看,前一秒还叫我跪下叫爷爷,下一秒,他安排的枪手便被杀了。

    “张承业,最好别叫老子抓到活的,不然的话,哼,老子一定让你跪下叫一万声爷爷。”我在心里冷哼一声,想象着以后如果抓到张承业,一定让他受尽折磨而死。

    回到市区之后,宁勇问:“二叔,去那里?回家吗?”

    我眨了一下眼睛,说:“金沙湾小区,我去看看小思浩。”

    宁勇扭头瞥了我一眼,最终没有说话,车子朝着金沙湾小区驶去,不过还没有来到金沙湾小区,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铃铃……

    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欧诗蕾的电话,于是按下了接听键:“喂,欧姐。”

    “王浩,听说你恢复了?”电话另一端传来欧诗蕾的声音,她的消息倒是很灵通。

    “嗯,活过来了。”我说。

    “一直想跟你聊聊,今天有时间吗?”欧诗蕾问。

    “有,在那里,我去找你。”我说。

    欧诗蕾绝对是一个厉害女人,应该是北影手下的一员虎将,虽然不会功夫,但是却能将女人的先天条件运用的炉火纯青,当年以一人之力将赵建国弄得身败名裂。

    “香港路的南方咖啡厅,我等你。”欧诗蕾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南方咖啡厅?”我眉头微皱了起来,那可是赵雯和何敏开的咖啡厅,也算是南燕在江城的一个联络点,欧诗蕾约自己去那里是什么目的?这不由的让我有点奇怪。

    “不去金沙湾小区了,去香港路的南方咖啡厅。”几秒钟之后,我对宁勇说道。

    “哦!”他没有多问题,在前边掉头,朝着香港路驶去。

    二十分钟之后,我走进了南方咖啡厅,发现里边人不多,何敏站在柜台内,赵雯则坐在靠窗的位置,右手托着下巴,正在发呆。

    “浩哥,你好了?”何敏盯着我问道,表情有点吃惊。

    “嗯!”我点了点头,说:“给我来杯咖啡。”

    “好的。”何敏应道。

    我的声音让赵雯朝着这边看来,我对其微微一笑,可惜赵雯没有任何反应,直接把头扭了回去,继续看窗外的风光。

    “什么时候得罪过她?没有吧,自己当年还救过她的命呢。”我心里一阵郁闷。

    欧诗蕾已经到了,正坐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我径直朝着那边走去。

    “欧姐!”我走到她对面坐下,叫了一声欧姐。

    “王浩,当年北影还真没有看错人,你现在都成了欧阳家的女婿了,有出息。”她笑着说道。

    我不知道欧诗蕾几个意思,于是没有说话,只是尴尬的笑了笑。、

    “看你灰头土脸的样子,哟,手臂还流血了,这是怎么了?被人欺负了?”欧诗蕾的目光如炬,瞥了我一眼,便发现了某些细节。

    “刚才去墓地祭奠邓思萱,遇到张承业了,差一点挂掉。”我想了一下,随后实话实说,北影没有弄死自己,应该也不会帮着张承业吧。

    “你啊,太大意了。”欧诗蕾说。

    我笑了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问:“欧姐,今天找我有什么事?”

    “本来就想找你叙旧,现在看你这副惨兮兮的样子,姐心软了。”欧诗蕾喝了一口咖啡,盯着我说道。

    “呃?”我愣了一下,不知道她什么意思。

    “想听听张承业以前的事情吗?”她说。

    “欧姐,你了解张承业?”一瞬间,我瞪大了眼睛。

    “有过接触。”欧诗苗说。

    “欧姐,快给我讲讲,本来以为江城是自己的地盘,经营了多年,可是就在主战场,我还是被他给打得溃不成军,几次差一点死掉,就在一个小时之前,看到我脸上的伤了吗?差一点点,脑袋就被爆掉了。”我指着自己脸上被飞溅碎石划出的血口子说道。

    “王浩,你要明白,虽然网上对各种二代不屑一顾,但是现实情况是他们比普通人都要强上很多,不论素质、素养、文化、智商、情商以及处理事情的能力等等。”欧诗蕾思考了片刻,开口对我说道。

    这一点,其实我早就认识到了,欧阳如静也提醒过自己,并且她还特别指出,张承业不简单,比一般的二代还要更厉害。

    “欧姐,我明白,从来没有低估过张承业,但是他永远比我心里想象的要厉害很多。”我说。

    “那还是低估了。”

    “也许吧,欧姐,给我讲讲张承业的事情吧。”我催促道。

    “我有什么好处呢?”欧诗蕾抛了一个媚眼,让我一阵尴尬。

    “那个,欧姐,我现在要钱没钱,要色没色,你想要什么?”我弱弱的问道。

    “听说你在蒙山跟宋晓曼开发了一个会所。”欧诗蕾问。

    “嗯!”我点了点头,眼睛里露出警惕的目光。

    “别紧张,很简单,把夏菲调回来,我做为你的手下前去跟宋晓曼经营合作,如何?”欧诗蕾提出了条件,估摸着这才是她今天约自己的真正目的。

    蒙山是省里的疗养胜地,建在深山里的会所,以后绝对是大人物度假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打探到消息或者拉上关系的地方,我和宋晓曼正是看到了这一点,才不惜人力和物力一定要建成最别致的一个度假会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美少妇出轨自白〕〔特种兵之超神陪练〕〔俏儿媳〕〔都市绝品仙王〕〔我被这个攻套路了〕〔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少年梦〕〔婚情告急:总裁请〕〔替补新郎:总裁好〕〔特种兵之最强军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