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真不是学神〕〔权臣宠妻攻略〕〔总裁的心肝宝贝〕〔无上大帝之重生都〕〔帝少的神秘丑妻〕〔我要大宝箱〕〔校花的全能教师〕〔尸王宠妃之捡个尸〕〔仙帝重生混都市〕〔天阴眼〕〔王者归来洛天〕〔重生之修仙归来〕〔扶摇而上婉君心〕〔白狐之我的同桌〕〔金枝夙孽〕〔龙抬头〕〔不死剑尊〕〔长生十万年〕〔寻尸人〕〔报告Boss,你出局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65章
    离开医院后,我感觉心里有点堵,明明知道敌人就是张承业,可是就抓不到他,这么久了,连他一点踪迹都找不到。本来以为一个亿的暗杀计划,北影和南燕都放弃了,其他人应该不敢接或者接了也是送死,万万没有想到又冒出一个青花组织,还特么是日本的社团组织,还有那个叫什么千岱的,幽灵提起来,那名青花女杀手也提到过。

    一瞬间,我感觉线索很多,但是却无从下手。还有一点让自己特别难受,花了大代价从欧诗蕾口里得到了张承业私生子的事情,但是因为过不了自己心里这一关,这张绝杀牌始终打不出去。

    “唉!”我叹息了一声,用手揉了揉有点痛的太阳穴,感觉到一阵无奈:“希望这次的大清查,唐永福会查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吧。”

    铃铃……

    我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将自己的思绪给打断了,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田启的来电,让我有点奇怪,这个时间按常理来说,他应该在睡觉。

    “喂,田启,有什么事?”我按下了接听键,开口询问道。

    “浩哥,有个情况我想应该告诉你。”电话另一端传来田启的声音。

    “什么情况,讲。”我说。

    “昨晚你不是让我发表关于张承业不能人事的事情嘛,发表推广之后,有一个信号始终在追踪我的ip地址,于是我便跟他在网上斗了起来,本来都可以确定对方的方位了,可惜最终被发现了,对方立刻下线,就此消失了。”田启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详细的跟我讲了一遍。

    “你是说追踪你ip地址的人很可能是张承业的人。”我说。

    “嗯,我越想越有可能,觉也睡不着了。”田启说。

    “最后消失的方位在那里?”我急忙问道。

    “省城。”田启回答道。

    “省城?能再具体一点吗?”我问。

    “被我反追踪到省城之后,信号便消失了。”田启说。

    “嗯,我知道了,你再写一篇文章,在网上尽全力推广,所有费用跟陈萍要。”我说,同时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想法。

    “浩哥,还写张承业阳痿的事情吗?”田启问。

    “不,写张承业有一个私生子,记住,中心思想就说他有一个私生子,其他的事情你都可以杜撰。”我说。

    “哦。”田启应了一声,看样子情绪不高。

    “听着,这件事情十分重要,你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我严肃的对田启说道。

    “是,浩哥。”

    “你篇报道推广之后,我估摸肯定网上还会有人追踪你的ip地址,这一次,你要给我咬住他的尾巴,确定对方的方位。”我说。

    “浩哥,我明白了,这一次只要对方再出现,我一定确定他的位置。”田启说,听起来信心满满。

    “好,你尽快写出贴子,全网推广吧。”我说。

    “是。”

    挂断田启的电话之后,我双眼微眯,心里的迷茫一扫而空,暗道一声:“张承业,你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嘛,网上说你不是男人,根本无法人事,你也很在意嘛。”

    田启的这个消息对于此时的我无疑是一剂强心针,同时也扩展了自己的思路,刘毅是张承业私生子这张王牌为什么就一定要用残忍的办法使用呢?完全可以用温和的办法发挥它的作用,比如说像刚才自己对田启所说,将张承业有私生子的事情传播出去。

    “没有子嗣的张承业如果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这个问题。

    第一个反应,肯定是不相信;第二个反应,是半信半疑;第三个反应,也许他会想到曾经跟其上过床的某个女人,然后打电话求证。

    我思来想去,无非就这三种情况,不管那种情况,对自己来说都不是坏事情,至少在张承业心里种埋下了一颗暗雷,什么时候引爆,由自己说的算,除非他禽兽不如,连自己的儿子的安慰都不管。

    昨天晚上的事情,由唐永福集全市警力在侦办,我根本无需插手,只等着听最终的结果就可以了,所以跟田启通完电话之后,一瞬间感觉无所事事起来,不过随后的一个电话,让我的眉头再一次紧皱了起来。

    电话是安北打过来的,我几乎已经把这名熊兵手下的小警察给忘记了:“喂,安北,有事吗?”

    “浩哥,你一年前让我调查的关于张承业奸杀阎雪一事,有了新的进展,我想跟你汇报一下。”安北说。

    听了他的话,我眉头微皱,心里暗暗想道:“张承业都特么转入暗处了,明面上就算查到他再大的罪行又能怎么样?再说了,几年前的事情,证据早就不存在了,即便有证据,现在也奈何不了他。”

    不过这件事情安北既然一直在调查,并且有了新的进展,正好自己无所事事,于是便开口说道:“说来听听。”

    “浩哥,我怕自己的电话被监听,还是见面说吧。”安北说。

    “好,我在大沽河广场等你。”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嗯!”安北应了一声,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摇了摇头,心里稍微有点奇怪,安北是刑警,张承业的事情难道他不知道吗?不应该啊,可是他今天为什么还要再提阎雪的案子呢?还说有了进展,他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稍倾,我开车来到了大沽河广场,秋天的大沽河显得有一丝清冷,人不多,我站在岸边看着奔流的河水,陷入了沉思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身后传来安北的声音:“浩哥!”

    我转身看去,对他点了点头,说:“边走边说。”

    “这些我都知道。”安北说。

    “哦,那你就说说自己的发现吧。”我看了他一眼说道。

    “浩哥,你知道阎雪奸杀案发生在那里吗?”安北问道。

    我眉头微皱,脸上露出思索的表情,回忆着周志国给自己的那份关于阎雪奸杀案的案宗,好像发生的地点在假日大酒店:“省城的假日大酒店。”我说,说完之后,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以前从来没有怀疑过假日大酒店跟张家的关系,但是昨天晚上开始出现这种怀疑之后,今天再次回乜起阎雪奸杀案的事情,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对,就是省城的假日大酒店,这一年的时间,我从各个方面对这个案件进行了分析调查,最终在酒店方面取得了突破。”安北说。

    “什么突破,快说,是不是假日大酒店跟张家有关系?”我问。

    “对,不但跟张家有关系,并且还有日资的背景。”安北回答道。

    “日资?说清楚一点。”我眉头紧皱了起来。

    “阎雪生前是一名记者,她就是因为深入调查假日大酒店的事情惨遭毒手,我在她父亲那里找了一个日记本,根据日记本的记录沿着她当年的思路重新调查了一遍,发现假日大酒店不但有日资背景,并且张家还通过假日大酒店将很多不名来源的钱洗成了可用之钱。”安北一脸气愤的说道。

    安北的带来的消息,确定了一件事情,假日大酒店是张家的的秘密产业,张承业如果在l省活动的话,很可能就住在假日大酒店里。

    “给你一个任务。”我思考了片刻,对安北说道。

    “什么任务?”他问。

    “二十四小时盯着一名叫刘华玉的律师。”我说。

    安北这种人你不能用钱或者兄弟感情打动他,只能用他最在意的东西。

    安北眉头紧锁着,盯着我没有说话。

    “张承业的人也许会接触刘华玉。”我再次说道。

    “需要监控刘华玉的电话以及所有通信吗?”安北问。

    “当然,但是不能用你们警察的设备,这件事情你找田启,需要什么跟我讲,你们两人必须把刘华玉以及她儿子刘毅全方面监视起来,并对其进行保护,你二十四小时配枪,什么时候开枪,由你自己做决定,出了事情,由我负责。”我说。

    “不需要你负责。”安北说:“我会找田启想办法,监控对方一切通信。”

    安北走了,我对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微笑,他是一个人才,几年前的案子,他都能寻找到蛛丝马迹调查清楚假日大酒店的背景,虽然听结果很平常,但是花费了多少精力,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特种兵之超神陪练〕〔美少妇出轨自白〕〔都市绝品仙王〕〔我被这个攻套路了〕〔俏儿媳〕〔重生六零:翻身做〕〔末世我的红警基地〕〔余依许越〕〔替补新郎:总裁好〕〔婚情告急:总裁请〕〔少年梦〕〔逍遥小相师〕〔隐婚娇妻,太撩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