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荣耀之王者归〕〔想逃少帅的婚〕〔我在私服疯狂刷钱〕〔重生香江之豪门盛〕〔原来我不是一般人〕〔天后养成手札〕〔神山圣尊〕〔紫霄神主〕〔极武箭尊〕〔狼性总裁,超会宠〕〔似锦〕〔我从末法来〕〔我的美女同事〕〔都市极品神医〕〔仙韵传〕〔极品女总裁〕〔极品全能霸主〕〔重生之最强剑神〕〔都市传说之武神〕〔重生商女:季少,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73章
    唐永福这个人自己还真是有点拿捏不准,因为他是一个没有底线又胆大包天的人,所以非常的好用,但同时也是因为他的没有底线,所以根本不敢太过于相信,一旦张承业给出了高价,谁知道他会不会把我给卖了。

    “麻烦啊!”我心里暗叹了一声,不过几分钟之后便释然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百分之百安全的事情,既然是跟张承业斗,自然要冒险,想要一点危险都没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整体来看,优势大于不确定的劣势,这已经足够了。

    稍倾,我决定还是给欧阳如静打个电话。

    嘟……嘟……

    手机铃声响了五下,电话另一端传来她的声音:“喂,王浩。”

    “欧阳,刚才你哥欧阳山给我打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我说。

    “哦?他找你什么事?”欧阳如静冷冷的询问道。

    “我在网上发布了张承业私生子的事情,他打电话来询问是否属实?我没有告诉他,不过最后他却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我说。

    “什么话?”

    “他说帮我扫清外围的一切障碍,让我把张承业和张承业的私生子全部杀掉。”我疑惑的问道:“欧阳,你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个将军会闲得去网上看八卦新闻?或者会无缘无故的给我打电话吗?”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过了十几秒种还没有听到欧阳如静的声音,于是我询问道:“欧阳,你在听吗?”

    “我在!”她说:“可能上面有什么事情或者听到了消息,一会我打探一下,先挂了。”

    “嗯。”我应了一声,随后欧阳如静挂断了电话。

    我又给李洁打了一个电话,可惜没有打通,过了五分钟,她反拨了回来,我立刻按下了接听键:“喂,李洁。”

    “王浩,找我有事吗?刚才在忙,没接你的电话。”李洁问。

    “李洁,想办法制约一下唐永福,这一次跟张承业是刺刀见红,我怕唐永福这条没有底线的恶狼被张承业攻破。”我把自己的担心告诉了李洁。

    “好吧,我试试。“李洁说。

    “上下班小心一点,我怕张承业狗急了跳墙。”我对李洁叮嘱道。

    “嗯,放心吧,张承业一般不敢乱来,倒是你,一定要小心,答应我,不能出事。”李洁的声音变得柔情起来。

    “嗯,我答应了。”我温柔的说道。

    “挂了,有人来了。”李洁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能安排的全部都已经安排了,自我感觉做到了人力的极限,剩下的就只能听天命了,同时决定给张承业一点压力,这样无限期的等下去也不是个事。

    几分钟之后,我给田启打了一个电话:“喂,田启。”

    “浩哥,消息我已经不停的在网上扩散了,只要上网的人,应该都能看到。”田启说,估摸着他以为自己来催促他继续扩散张承业私生子的事情。

    “再重新发一条消息,就说张承业的私生子摔断了一条胳膊。”我说。

    “呃?好!浩哥,需要配图吗?”田启问。

    “不需要,把这一条消息传出去就行。“我说,以张承业的聪明,肯定能明白这是自己给他最后的通牒。

    “好,我马上办。”田启说。

    我挂断了电话,感觉确实不能再等下去了,宁愿暴露自己内心的焦虑,时间越长事情越可能变得复杂,已经把欧阳山惊动了,谁知道上面是不是准备插手了呢?

    一旦上面插手,那肯定就是各种利益的交换,张承业的私生子就不再受我的控制,而成了他们谈判的砝码,所以促使着我急于跟张承业决战。

    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是静心的等待,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我用85狙击步枪练习着瞄准,尽量将自己的脑袋放空,不再去思考各方面的事情。

    等待是一种特别煎熬的事情,即便做好了准备,尽量让自己做到心平气和,但是仍然会时不时的看一眼手机。

    铃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急忙拿起手机,脸上露出一丝激动的表情,但是当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激动的表情瞬间消失了,因为是魏明的电话:“喂?”我按下了接听键,郁闷的说道。

    “叔,回来吃午饭了。”手机里传来魏明的声音。

    “哦,知道了。”我说,随后把85狙击步枪收了起来,朝着几百米外的山神庙走去。

    走进山神庙之后,发现魏明和袁成文两个小子在弄烧烤,并且还抓了一只野兔正在锅里炖着。

    前两天我们一直吃面包、火腿肠和矿泉水,第三天,魏明和袁成文出山带回来锅碗瓢盆,两人开始负责起做饭,宁勇自制了一把木制标枪,各种小型动物,一标枪过去基本上都能扎中。

    “我们在这里做饭,会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毕竟这烟可是能传很远的距离。”我捞了一碗野兔肉炖萝卜,边吃边担心的说道。

    “叔,应该没事,烟很小的,这里山高林密,一般不会被发现。”魏明说。

    “还是小心一点,以后只准天黑以后做饭,并且把火光给我遮挡住,白天还是啃面包吧。”我想了一下,开口说道。

    “哦!”魏明应了一声。

    小心驶得万年船,对方可是张承业,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吃完午饭,我睡了一会,然后再次背着85式狙击步枪出去练习瞄准,很想打一发子弹试试,最终坚持住了,一共就三发子弹,不能浪费。

    下午,既没有等来欧阳如静的电话,也没有等来李洁的电话,不过下午三点多钟的时候,幽灵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幽灵,有什么发现吗?”我问。

    “浩哥,周紫珊跟两名很奇怪的人在喝茶,好像在谈关于追踪ip的事情。”幽灵说。

    “奇怪的人?追踪ip?”我问:“怎么奇怪,立刻偷拍照片过来。”

    “照片已经拍了,一会从微信传给你,至于奇怪,是因为两人根本就不是周紫珊平常接触的那种人,两人一看就像是宅男,跟周紫珊不是一个阶层。”幽灵回答道。

    “她自己的技术不行,想要找黑客查找田启的ip地址?”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并且基本上可以认定,于是立刻对幽灵说:“盯紧了,有什么新情况立刻告诉我。”

    “好的,浩哥。”幽灵说,又聊了几句,便挂断了电话,一分钟之后,我的微信上收到了几张偷拍的照片,我立刻把这些照片发给了田启,并且把幽灵的发现和自己的猜测一并告诉了他。

    “田启,照片上的人认识吗?”我问。

    “都是我们黑客联盟的人,他们两人想找到我,根本不可能,不过……”田启并没有把照片上的人放在眼睛,但是好像也有什么顾虑。

    “不过什么,有话快说。”我说。

    “浩哥,在这一行里,我也不是最顶尖的高手,最顶尖的人都在军队之中,如果有人能请动他们的话,我的一切都可能就暴露了。”田启紧张兮兮的说道。

    “浩哥,万一那天我被人给彻底击败了,暴露了身份,你可要救我。”田启说。

    “放心吧,你是我兄弟,如果有那么一天,我肯定救你。”我说。

    挂断电话之后,我仍然在考虑着张承业有没有可能请出最顶尖的高手破解田启ip地址,以及他的身份。

    “国内应该不可能,但是他会不会花重金请国外的高手帮忙呢?”我在心里暗暗思考着,不过随后又给否定了,如果从国外请了高手的话,为什么还要让周紫珊请国内民间的高手呢?这没有道理,幽灵的跟踪别人肯定不可能发现,他在这方面有天赋,而天赋这种东西不是凡人可以理解,所以我对幽灵非常的有信心。

    第四天结束了,很快第五天的太阳升了起来,上午一切平静,张承业仍然没有联系自己,其他人也没有任何的消息,刘华玉和刘毅母子两人因为并没有受到虐待,两人倒是挺配合,特别是刘毅,有时候甚至于还跟魏明和袁成文聊开。

    不过刘华玉却是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那眼睛里的目光能杀人的话,估摸着我早已经被她给千刀万剐了。

    这天下午,我终于接到了李洁的电话:“喂,李洁,跟董安国谈了吗?”我问。

    “谈了,老头太顽固了,根本不想掺和。”李洁说:“他马上要到退休的年龄了,不想再碰这种事情,只要安安稳稳的退休。”

    “靠!”我忍不住想骂人:“他的孩子呢?也无欲无求吗?”我问。

    “只有一个儿子,还在美国,所以……”李洁无奈的说道。

    “一点办法都没有?”我仍然不甘心。

    “王浩,你实在不放心的话,我现在跟郝弘文提议罢免唐永福。”李洁出了一个注意。

    “这……不太好,谁知道上来的人会是谁的人呢,再说可能也来不及了,算了,到时候你见机行事吧。”我思考了片刻,开口说道。

    对于唐永福的一切都是自己的猜测,万一猜错了呢?

    李洁很忙,没聊几句她便挂断了电话,我却已经无法静心,在树林里走来走去,眉头紧锁,思考着万一没有猜错,唐永福在关键的时候真出了差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大约思考了十几分钟,我拨打了周志国的电话,铃声响了七下,手机里才传出周志国的声音:“喂,王浩,你有什么事?”

    “周叔,有个事情请你帮忙。”我开门见山的说道。

    “又有什么事?”他问,语气有点不耐烦。

    “咦?”我心里有点郁闷,更多的还是警惕,自己虽然是一个小屌丝,但是毕竟是欧阳家的女婿,周志国能当上这省里的一把手,还有我的一部分功劳,他现在的流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语气,虽然可以归结于堂堂封疆大吏的王八之气,但是我却更多的体会到了另一种味道。

    “看来上层肯定又有什么新的动向,并且跟自己和张承业都有关系,甚至于跟张承业的这个私生子有关。”我在心里暗暗猜测道。

    不过这仅仅只是猜测,具体情况还要等欧阳如静的消息。

    “叔,我和张承业准备刺刀见红,你能不能叮嘱郝弘文一声,这次关键的时候,一定要站在我这边。”我说。

    周志国没有急着说话,手机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有十几秒钟之后,他的声音才传了过来:“好吧,我会跟郝弘文打声招呼。”

    “谢谢周叔。”我说。

    “没事我挂了。”周志国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有了他的保证,一旦唐永福不可控了,我可以打电话让郝弘文马上罢免唐永福的职位,让李洁暂时代理,到时候即便有点仓促,情况也不会失控。

    呼!

    稍倾,我呼出胸中的一口浊气,抬头透过树叶看着天空中的太阳,喃喃自语:“张承业,你该露面了。”

    铃铃……

    也许我和张承业之间真得心有灵犀,或者是一种巧合,总之,刚刚想到他的时候,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并且连地区都没有显示。

    “喂,你好!”我按下了接听键,用一种沉稳的口吻说道。

    “王浩,你是不是一直期盼着我的电话。”手机里传出张承业阴森森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闪婚大叔用力宠〕〔爱如烟花绚烂〕〔都市超级医仙〕〔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珠胎暗结〕〔重生六零:翻身做〕〔逆流黄金时代〕〔余依许越〕〔末世我的红警基地〕〔夫郎在异世〕〔迷上初夏的月光〕〔林诗曼肖凡〕〔山野春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