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机器人分身〕〔武侠之神级帝王〕〔会穿越的重生者〕〔美漫里的龙裔〕〔万兽来袭:妖孽夫〕〔我要做门阀〕〔他来自公元3030〕〔篮坛大金刚〕〔穿书之前程似锦〕〔食戟之特级烹饪大〕〔黑海巫师〕〔咸鱼学霸的黑科技〕〔附身做皇帝〕〔透视小保安〕〔重生之小康农家〕〔仙蝉〕〔电影世界私人订制〕〔华娱特效大亨〕〔乱入大唐之萌娃仙〕〔无敌狙击兵王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75章
    “喂,你把话说清楚。”手机里传出张承业的声音,给人一种急切的感觉。

    “张承业,你还有一个小时零五十一分钟,时间一到,我就把小男孩的一条胳膊砍下来。”我淡淡的对着手机说道,仿佛砍下一条胳膊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到时候把视频传给我。”张承业在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声音也变得平静下来,不过我在他的语气之中仍然能感觉到一丝阴森的杀意。

    “好!”我只说了一个字。

    嘟……嘟……

    下一秒,张承业挂断了电话,我的眉头微皱了起来,有点无法确定他的心理状态,是否真得可以无视孩子的事情?

    思来想去都是各种不确定,最终决定按照自己的节奏和计划来施行,一会到了十个小时,就把刘毅的左胳膊砍下来,并且拍个录像,告诉张承业,再过十个小时,就把他儿子的另一条胳膊也砍下来,我到是要看看,他是否真得可以做到心如铁石,无视自己儿子的生死。

    心里有了决定,不再患得患失,只等着时间的到来。

    唔唔……

    刘华玉剧烈的挣扎着,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同时两只眼睛瞪着我,身上散发出一种强烈的情绪,有点受不了,于是只好站起来走到了山神庙外边。

    刘华玉母子两人确实是无辜的,按照自己以前的做事底线,本来是不会动他们两人,不过被小思浩哭得撕心裂肺要妈妈的样子激怒,才会做出这些事情,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接下来刘华玉母子两人到底是生还是死,已经不掌握在自己手里,还是掌握在张承业的手里。

    “叔!”身后传来魏明的声音,他递过来一根烟。

    此时心里正烦闷呢,于是我把烟接了过来,他马上给点了火:“有事?”我抽了一口烟,扭头看了魏明一眼,问道。

    “叔,刘毅其实挺可怜的,从小就没有爸爸,经常被同学欺负。”魏明盯着我小心翼翼的说道。

    “这个世界上的可怜人多了,叔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叹息了一声,说道。

    “哦!”魏明应了一声,没有再说话,静静的陪着我站在一边:“叔,你说张承业会来救他们母子两人吗?”

    “不知道。”我说,确实不知道。

    “时间到了真得要砍下刘毅的左胳膊?”魏明再次开口询问道,他今天的话有点多。

    我转头盯着他的眼睛,反问道:“你说呢?”

    “他有点可怜!”魏明低下了头,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我装做没有听见,继续抽着烟。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还有五分钟就到了自己规定的十个小时,我站了起来,带着魏明转身走进了山神庙,来到刘华玉母子二人面前,说:“再有五分钟,如果张承业不来电话的话,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唔唔……

    刘华玉剧烈的挣扎着,估摸着已经拼尽了全力,因为我看到她脖子上的大筋都凸了出来。

    “别怪我,要怪就怪张承业太绝情。”我盯着如同发疯般的刘华玉,冷冷的说道。

    他们母子可怜,邓思萱母子二人就不可怜吗?本来幸福的生活在海南三亚,并且都已经结婚了,张承业却把他们母子二人给劫持到了江城,既然他可以这样做,那么我也可以。

    有时候真感觉这个世界是存在着某种神奇的力量,在平衡着世间万物,张承业抓了邓思萱母子二人,没过多久,我竟然知道了他在江城有私生子,当时没有什么感觉,此时却有一种恍惚,难道是老天再给我创造报仇的机会?

    三分钟!

    离我的规定的时间只剩下了三分钟。

    “袁成文,一会你按住他,魏明你来砍。”我指着刘毅对魏明和袁成文两人说道。

    “啊!”两人都轻呼了一声,朝着我望了过来,眼睛里露出一丝复杂的目光。

    “世上有很多无奈的事情,小思浩和他母亲平静的生活在海南,并没有伤害过谁,但是最后的结果呢?”我盯着魏明和袁成文说。

    两人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对方既然已经丧心病狂了,那么对付这种疯子只有比他更加的丧心病狂。”我说。

    两人再次点头。

    “一会下手利索一下,你越是不忍,他更加遭罪。”我指着刘毅对魏明说道。

    “叔,我知道了。”魏明点了点头。

    稍倾,我看了一眼手表,离自己规定的时间仅剩下了三十秒。

    “准备吧!”我淡淡的说道,随后拿出了手机,准备把经过拍摄下来。

    唔唔……

    刘华玉的挣扎更加的剧烈,两只眼睛瞪得仿佛已经流出了鲜血,看到她脸上那种悲痛欲绝的表情,说实话,我真得有点于心不忍,但是事情到了这一步,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能往前推进。

    砰砰……

    刘华玉挣脱不开,突然跪在地上大力的给我磕头,没几下,脑袋就磕破了,流了满脸的鲜血,但是她仍然没有停下来,继续不停的磕着。

    “宁勇,你来录像,我出去一下。”心里有点受不了了,自己真得不是一个铁石心肠的人,特别是对女人和小孩,所以选择了逃避。

    铃铃……

    刚走了二步,我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一瞬间,山神庙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我看了过来。

    下一秒,我掏出了手机,发现又是那个陌生的号码,于是对宁勇等人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暂停行刑,随后做了一个深呼吸,这才按下了接听键:“喂,张承业,你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是不是想看现场直播啊,我们加个微信,我可以给你直播。”我用一种平淡的语气对他说道。

    “喂,我是张为民,你是王浩吧,先别急着动我孙子,我想跟你谈谈。”手机里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自称张为民,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几秒钟之后,才想起来张为民是谁,他是张承业的父亲,当年l省的土皇帝。

    “谈谈,你想谈什么?”我眉头紧锁,讽刺道:“难道你想用你儿子命换你孙子的命?”

    “王浩,你的目的是什么?”张为民问道,声音里没有丝毫情绪的波动,他这种在高层官场上混了几十年的老怪物,想要从声音里判断出内心的波动,根本上不可能。

    “我要张为民死。”我冷冷的说道。

    “好,张为民和孩子都死了,你认为我们张家还会放过你吗?你没有孩子?没有在乎的女人?没有身边的兄弟?”张为民淡淡的说道。

    “你在威胁我吗?”我的声音变得更加的冰冷,感觉已经得到了欧阳如静七成的真传,不过心里却是狂跳不止,因为张为民的一句话直接打在自己的要害上。

    杀了张承业,杀了刘毅,跟张家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死局,张为民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跟张家肯定会继续杀下去,直到一方全部死光为止,退一万步说,即便自己胜了,肯定也是惨胜,到时候身边还能留下几个人,还真不好说,或者用不了多久,自己也会被杀死。

    “不是威胁,只是一种陈述,想让你如同一个成年一般的考虑问题,如果你现在就是孤身一身,这个电话我不会打,因为根本没有必要,可是你有在乎的女人,你还有孩子,还有兄弟,还有必须拼着性命保护的东西,所以我打这个电话是想救你。”张为民淡淡的说道,他的声音仿佛有一种魔力,自己感觉好像快要被洗/脑了。

    “王浩,镇定,一定要镇定,不要慌,不要受他的蛊惑。”我在心里暗暗想道,同时对张为民变得非常的警惕,他能控制l省十几年,果然不是简单的人,三言两语就把我的信心给击毁了。

    我和张为民根本就不是在一个层次上,他在思想上在俯视着我,所以跟他谈话几乎跟洗/脑差不多。

    吸……呼……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尽量抛去张为民对自己的影响,然后以一种斩钉截铁的语气说:“要么刘华玉母子死,要么张承业死,没有第三种选择。”

    电话里出现了片刻的沉默,大约过了几秒钟,张为民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样吧,你叫人送孩子的几根头发给唐永福,我鉴定一下孩子是不是承志的孩子,然后我们再谈。”

    听到唐永福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心中暗道:“张为民是什么意思?他说的话不可能是无的放矢,既然提到了唐永福,难道说唐永福是他的人?不可能吧!”

    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只好在思考了几秒钟之后,开口说道:“我考虑一下。”

    “好吧,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张为民说,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则彻底的傻了,妈蛋,跟张承业交锋,自己感觉胜券在握,几乎掌握着主动,可是万万没有想到,他老子张为民出马,立刻将我的信心击的粉碎,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老王八蛋!”我嘴里大骂了一声,但是内心却感到一阵无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余依许越〕〔隐婚娇妻,太撩人〕〔甲斐的野望〕〔一往情深,傅少爱〕〔修仙皇朝〕〔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大秦:神级建造大〕〔七零年代小媳妇〕〔我有很高的分手费〕〔唐悠悠季枭寒〕〔慕如歌萧偌恒〕〔陆谨言花晓梵〕〔青梅七分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