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诸天万界帝皇〕〔撞鬼就超神〕〔都市最强战尊〕〔娇妻惹火:陆先生〕〔帝少的独宠娇妻〕〔我在末世有个庄园〕〔诸天玩家在线〕〔战少,一宠到底!〕〔我在荒古捡属性〕〔1号婚宠:大牌老公〕〔我的26岁极品老婆〕〔黎明之谍〕〔蜜宠甜妻:陆少求〕〔三国之最强开光系〕〔猎宠:天价小狂妻〕〔白莲花退散,本妃〕〔万界之无限杀戮〕〔贵妻在上:废材老〕〔神探王妃:爷,一〕〔我想我应该是欢喜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爱婿临门 第1088章
    我和宁勇吃完饭还不到八点钟,心里想着不急着回去,于是开车朝着东城区驶去,准备去八十年代酒吧喝二杯,跟柱子聊聊天,放松一下心情。

    二十分钟之后,我走进了八十年代酒吧,直接坐在吧台上。

    “叔!”李家俊叫了我一声。

    “来杯啤酒。”我说。

    稍倾,李家俊将一杯啤酒放在我的面前,随后他便去忙了。宁勇没跟着,他个武痴去了酒吧后面,估摸着在小巷里练拳。

    柱子过来打了声招呼,陪着我喝了一杯,人多起来的时候,他也去忙了。

    八十年代酒吧比以前生意好了很多,这些年大家的生活都高了,口袋里也有钱了,滋生了怀旧的情素,很多人愿意进来坐坐,喝上一杯,跟几个朋友吹吹牛,聊聊天。

    我又要了一杯啤酒,慢慢的喝着,目光在酒吧里扫视着,有几个女孩,但是都长得不太漂亮,让我没了欣赏的兴趣。这些年,看惯了李洁、苏梦和欧阳如静这种等级的大美女,我对于女人的欣赏慢慢的从只注重外貌,到现在的注重气质。

    一个气质出众的女孩会让她身上散发出独特的光芒。

    叮铃铃……

    酒吧门口的风铃响了,据以前那个老板说,门口的这个风铃挂了二十多年了,还是他第一个女朋友亲手挂上去的,看到这个风铃都有一种很怀旧的感觉。

    下一秒,我的眼前一亮,走进来一名女子,短发,就像演员海青那种短发,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衣,下身是一条直筒长裤,脚是穿着高跟鞋,手里拎着一个包包。

    女子有一种说不清的气质,这种感觉很奇怪,气质这东西,真实存在,但是有时候又描绘不出来,但是却能一下子抓住你的眼球,此时我便有点看呆了。

    我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人,欧阳一身冰冷的贵族气质,像高贵的牡丹花;李洁,从小在大学里长大,一身书卷气息,大家闺秀;苏梦,她虽然从小生活不是太如意,但是天生倔强又自立的性格,让她身上也散发出独特的气质。

    眼前的这个女人,容貌虽然比李洁等三个人差了一点点,但是也有其自己的气质,说明她是一个有个性的女人,并且还有能力,气质其实就是一种人格的魅力,渐渐形成的一种无形的东西。

    女人径直朝着吧台走来,我心里有点小激动,毕竟秀色可餐,比网吧几名化着浓妆的女孩强了太多,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

    女人坐在我旁边的高凳子上,打了一个响指,竟然要了一杯伏特加。

    我喝着啤酒盯着女人的侧面,她皮肤很白,化了很淡的妆,脖子修长,戴着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前面是一颗转运珠,耳朵上戴着花型的耳钉。

    坐姿很优雅,气质很独特,好像微皱着眉黛,像是有什么心事,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加入橙汁的伏特加。

    我并没有上前搭讪,只是从侧面欣赏,可能自己的目光停留在她身上的时间太长,女人突然扭头看了过来,我没有马上收回目光,而是微微对她一笑。

    啪!

    没想到女人打了一个响指,把李家俊叫了过去:“给这位先生来杯伏特加。”

    “好的。”李家俊应了一声,随后悄悄的朝着我看了一眼,我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稍倾,酒上来了,我端着酒杯,望着女人说:“谢谢你的酒。”

    铛!

    女人竟然跟我碰了一下,说:“干了。”

    “呃?”我心里愣了一下,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随后看到女人将杯里的伏特加一饮而尽。

    我的酒量不太行,啤酒还能应付一下,不过在漂亮女人面前,男人的虚荣心作怪,当她喝完之后,我也一饮而尽。

    “再来两杯。”女人对李家俊说。

    我给李家俊使了一个眼色,也不知道他看没看懂,妈蛋,这种酒最多三、四杯自己就醉了,还特么一口干,肯定醉得更快,我的意思是让李家俊给自己一杯矿泉水,反正也看不出来。

    半分钟之后,两杯伏特加站在了我和女人面前,女人再次端起了酒杯,盯着我,那意思不言而喻。

    “美女……”

    “嘘!”我刚要说话,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用眼睛示意将酒杯端起来。

    美女当前,我不能认怂啊,于是随之把酒杯端了起来,脸上仍然保持着微笑。

    铛!

    她又跟我碰了一下酒杯,说:“干了。”然后一饮而尽,拿着空酒杯盯着我。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将酒杯放在嘴边,心里有点郁闷,妈蛋,一句话没说,就陪着她喝了二杯酒,如果今晚有企图的话,还不亏,可是老子一点企图没有啊,因为十点之前必须回去,不然的话,欧阳如静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死要面子,活受罪,说得就是现在的自己,不过当我将酒喝进嘴里的时候,心里不由的一喜,李家俊这小子看懂了我的目光,果然把酒换成了矿泉水加橙汁,于是下一秒,我豪爽的一饮而尽。

    “美女,现在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了吧?”将酒杯放下,我盯着她询问道。

    “汲玉。”女子回答道。

    “汲玉,名字好特别,不是本地人吧,江城好像很少有汲这个姓。”我盯着她说道。

    “我男朋友是江城的。”她说。

    “分手了?”我问,因为看她的样子就像是刚刚失恋的模样。

    “嗯”!她点了点头,又要了二杯酒。

    李家俊会给自己上矿泉水,所以此时我一点都不怵,脸带笑容的跟她聊着天。

    “想要倾诉一下吗?我可以当一个很好的听者。”我端起酒杯轻轻的喝了一口矿泉口,尽可能真诚的说道。

    汲玉看了我一眼,几秒钟之后,又将手中的第三杯伏特加喝了,她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红,估摸着酒上头了:”再给我来一杯。”她对李家俊说道。

    李家俊看了我一眼,我微点了一下头,人家失恋了,本来就是想买醉,这个时候也只能酒精可以让她遗忘,减少痛苦。

    稍倾,汲玉端起第四杯伏特加喝了一口,扭头盯着我,结结巴巴的说道:“想、想听我的故、故事吗?”她的舌头已经有点不听话了。

    “我说了,一定做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我真诚的说道。

    “那是大一的时候,我考上了北方的大学,只身一人来到了陌生的城市……”汲玉断断续续的讲着,我一直装着在倾听,其实她讲了几分钟之后,便猜到了结局,一个老套又每年都会发生的故事。

    大学相恋四年,毕业就分手,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这几乎是大部分大学生情侣的结局,很少一部分人才能最终走进婚姻,即便走进婚姻,还是会有一小部分的人最终因为各种原因选择离婚。

    大学的爱情十分美好,但是不成熟的少年少女们,一旦踏入社会,就会被现实的生活压垮对于美好爱情的憧憬,大学里没钱可以一起吃一碗泡面,社会上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因为对于女生来说,诱惑太多了。

    而眼前汲玉的故事显然是男生出了问题,而她抵御住了社会的诱惑。

    老套的故事,男生家里给找了一个相亲对象,各种条件都非常合适,并且女方家里还挺有钱,在男生父母的强烈攻势之下,男生屈服了,纠缠了一年之后,两个人最终分了手。

    “今天是我们认识的第1820天,整整五年了,我五年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那个混蛋,他竟然抛弃了我,呜呜……”汲玉将第六杯伏特加喝光,突然趴在吧台上嚎啕大哭起来。

    我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多了,于是起身想将汲玉扶起来,将她送回家也行,送到酒店也罢,总之必须离开了,因为十点之前必须赶回滨河别墅小区。

    “汲玉,别哭了,我送你回去。”我轻轻拍了她肩膀一下,开口说道,可惜她一直在哭泣,并没有理睬,于是我只好伸手将她的身体扶了起来,可是没有想到,她顺势就扑进了我怀里,继续哭泣。

    有点尴尬,不过想了想,她也挺可怜,跟着男友来到了江城,却被抛弃了,于是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说:“放弃你是对方的损失,不哭了,你家住那里,我送你回去。”一边说,我一边扶着她往酒吧外边走,同时对不远处的柱子说:“叫一下宁勇。”

    五分钟之后,我将汲玉弄上了车,她已经喝得稀里糊涂,除了哭就是骂她的前男友忘恩负义是个白眼狼,骂完之后继续哭,根本问不出住在那里。

    “二叔,她是谁啊?”宁勇坐在驾驶的位置,扭头看了一眼躺在后排哭泣的汲玉,对我询问道。

    “一个失恋的女孩,行了,别问那么多,前边找个旅馆,把她放下,我们就回去。”我说。

    “哦!”宁勇点了点头,随后发动了车子,大约行驶了不到十分钟,路边有一家如家快捷酒店,于是我让他停车,用自己的身份证给开了一家房,随后扶着汲玉朝着六楼走去。

    本来想让宁勇在车上等着,我送完汲玉马上下来,可是他跟了过来,一块将汲玉送到了6013号房间。

    我将大半个身体都趴在自己身上的汲玉放在床上,弯腰的时候,她突然双手搂着我的脖子,然后非常狂热对着我的嘴吻了起来,说实话,如果宁勇不在,欧阳如静也没有限制自己的回家时间,我今天晚上肯定不会走了。

    下一秒,我刚想将汲玉的身体推开,可是突然发现她软软的瘫倒在床上,宁勇的手掌从其脖颈处收了回来。

    “二叔,我们该回去了。”他说。

    “你……”我本来也不可能留在这里,心里对宁勇十分的不爽,最终气呼呼的转身离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依许越〕〔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奉崽成婚[星际]〕〔霍少独占小娇妻〕〔七零年代小媳妇〕〔女配逆袭记[快穿]〕〔慕如歌萧偌恒〕〔盛世婚宠:萌妻,〕〔最强聊天装逼系统〕〔大秦:神级建造大〕〔末世我的红警基地〕〔甲斐的野望〕〔顾念念温庭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