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季太太的开挂水逆〕〔无良房东俏房客〕〔美食大暴走〕〔快穿之盈满〕〔穿越从养龙开始〕〔天道罚恶令〕〔召唤好可怕〕〔嫡女京华,医行天〕〔冥王之十殿轮回〕〔女总裁的贴身强兵〕〔废少重生归来〕〔随身淘宝:拐个皇〕〔超品书生〕〔望族闲妻〕〔三斩〕〔女配修仙回来了〕〔一吻成婚:腹黑总〕〔神域仙灵〕〔玉泉门〕〔万象天神图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生一刹,执碾成沙 第一百五十五章 进入大巫族
    .. ,一生一刹,执碾成沙

    陌离心神皆是一震!

    他说什么?他,他是八皇子!

    丈夫国发生什么事了?

    她正奇怪白霜的书信怎么这个月还没有来,担心白霜出事了,才去找族长,要求派人出去,外面发生的事,她并不知情。

    阿依手中长枪一挥,指向元奉:“你胡说什么,我大巫族怎么可能出妖物?你是哪里来小孩,乱闯我大巫族之地!”

    舒乐眸色冰凉,拍了拍橘藜的脖子,橘藜会意,降下云头,落到地上。

    舒乐从橘藜身上跃下,将元奉抱下来:“那就得问问这个歹毒的小姑娘,都做了些什么。”

    阿依见她如此说白霜,勃然大怒:“你!看枪!”话音未落,她的长枪已经冲舒乐刺了过去。

    舒乐连正眼都未瞧她,侧身滑步错过她的枪,旋身来到她的背后,伸手往她背上一拍,阿依瞬间便不能动弹了。

    做完这一切后,舒乐气定神闲的收回了手,满意的拍了拍,此时,众人也瞧清了,阿依的背心上贴了一张黄色的符纸。

    “你,你这是什么妖术!你对我做了什么!”阿依先是一愣,随后气急败坏的吼道。

    舒乐来到她跟前,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你要是还不安生,我就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不信,就试试。”

    她的目光,三分清冷,七分邪气,看得阿依心头一寒,下意识的闭了嘴。

    陌离将白霜从怀中放下来,护到身后才开口道:“姑娘,你是什么人?”

    舒乐挑眉:“让你身后那丫头告诉你。”

    “她是先祖预言中的境外之人!可,她不是个好人!她不知道使了什么妖法,使得小元被她迷惑了,只信她的话!陌离姑姑你快杀了她,将小元救过来!”白霜拽紧了陌离的衣服,探出个脑袋大声喊道。

    “你这颠倒是非的本事倒是不赖。也不知道是谁,刚开始哭着求我救她,最后却想设计我,让我葬身兽谷,如今还想恶人先告状?”舒乐冷笑着,却也不急着辩解。

    这个丫头,小小年纪便心思歹毒,诓骗他们下到地上,步行进山,说是步行她才认得路。

    舒乐本就对她有所提防,便留了个心眼,果然,这丫头没安好心,将他们带到了一个谷口,告诉他们进去便是大巫族。

    待他们进了山谷,这丫头却突然摔了身上的一个物件,一震烟雾弥漫开,她便不见了踪影,谷中野兽听到这物件破碎刺耳的声音也都纷纷寻来,见了生人,便想吞了他们!

    得亏了橘藜会飞,直接驾云腾空而起,才破了野兽的突围。

    舒乐强行压着心头怒火,与橘藜找了许久,才找到白霜的身影。

    她抓住白霜的时候,这个丫头脸都吓白了。

    舒乐也不管她的哭喊,一路拎着她的腰带,让她荡在空中飞行,并且告诉她,若是她再指错路,就杀了她!

    这回白霜怕了,才一路尖叫着给舒乐说了正确的路线,待舒乐到了大巫族上方时,毫不客气的将白霜直接扔了下去。

    她才不想管这个歹毒丫头的死活,若进兽谷的是普通人,怕是早就死了,哼,她没将白霜扔进兽谷就已经是不错了。

    “霜儿,你当真这么做了?”陌离蹙眉,看向白霜,神色认真,语气严厉。

    “我,我,陌离姑姑!她真的不是什么好人!你不要信她!”白霜搅弄着手指,垂着头,跺着脚喊道。

    陌离见她这神情,心中便了然了。

    她带着歉意看向舒乐道:“姑娘,实在抱歉,霜儿从小娇惯,不懂事得罪之处,还请见谅。我是大巫族的圣巫师陌离,你可否,将你刚刚说的那些话,讲明白?丈夫国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妖物,又是什么?”

    “此时本不该我管,不过,我受人所托,要来这里弄明白一些事情。这祭台之上的,可是旱魃?”舒乐话音落下,抬手指向祭台之上。

    陌离一怔,随后心生警惕:“姑娘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舒乐嫣然一笑,衣摆随风轻扬:“若我说,是来找你大巫族麻烦?你待如何?”

    “姑娘说笑了,大巫族跟你并无恩怨,何来找麻烦一说?”陌离轻柔一笑,对着舒乐说道。

    舒乐见她一直都还算客气,便也回之一笑:“那,我便是来伸张正义,为丈夫国鸣不平!”

    “此话怎讲?”陌离拉住想冲出去的白霜,向她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才转身冲舒乐问道。

    舒乐看着重新变小,跳上自己肩头懒懒挂着的橘藜轻蹙眉头:“枉你们还在这里守着祭台,就这么肯定,旱魃还在棺中吗?”

    陌离闻言心中一凛,正色问道:“姑娘怎么知道,这祭台之上,是旱魃?”

    “你身后那丫头将你们大巫族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说你们是心系百姓安危的大能人,拯救了丈夫国,封印了旱魃。而且,你们还很谦虚的不贪功,只愿低调的避世不出,牺牲了全族人的自由来镇压旱魃。”舒乐望着祭台中的棺木上画的咒文,悠悠说道,言语中尽是讽刺之味。

    陌离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讽刺,蹙眉问道:“这些都是事实,姑娘有什么疑问吗?”

    舒乐冷眼看向陌离,勾唇道:“旱魃被封印,是千余年前的事。千余年前的是非,你们未生在那时,能了解多少?”

    陌离琢磨不透她要说什么,只得说道:“姑娘此话不妥,旱魃是生来的邪祟,凡她所在之处,皆是干涸千里,民不聊生,数以万计的性命之前,自是要保全这些无辜百姓!即便旱魃没有害人心思,可它本身便是害人的存在,我大巫族,将其封印,有何不对?”

    “所以便要舍了曾经救了你们的人,将她抓来,残忍的掏心剖腹,活活晒死,便是对的?既然,你们这般崇尚所谓正义,那,我今日,便替丈夫国来讨个公道!”舒乐被陌离的话气笑了,她冷哼一声,从腰间摸出一直带在身上的凤羽霓裳。

    “如今丈夫国皇室一脉尽数丧命,皆因你族中白霜带出的人偶所致!既然是你大巫族出了祸害,那,便先请你们族长出来说道说道,否则,我便不客气了!”

    说罢,舒乐伸手一扬,手中凤羽霓裳飞舞间拧成了一条,在一片突然冒出的炙热火焰中,幻化成了一柄晶莹剔透泛着红光的长脸,笔直的指向祭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星际绿化大师〕〔美少妇出轨自白〕〔特种兵之超神陪练〕〔俏儿媳〕〔都市绝品仙王〕〔我被这个攻套路了〕〔末世我的红警基地〕〔隐婚娇妻,太撩人〕〔重生六零:翻身做〕〔余依许越〕〔少年梦〕〔婚情告急:总裁请〕〔替补新郎:总裁好〕〔特种兵之最强军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