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道唯尊〕〔战神狂婿〕〔混蛋爹地妈咪要改〕〔许念安穆延霆〕〔龙婿〕〔溺宠神医狂后〕〔透视神医兵王〕〔重生之创业人生〕〔雪落关山〕〔重生奋斗俏甜妻〕〔陆先生的深情不负〕〔太古丹尊〕〔大美时代〕〔重生之都市仙尊〕〔玄门妖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拜师九叔〕〔北宋大丈夫〕〔美漫世界阴影轨迹〕〔末日在线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倾城:王妃要休夫 第407章第四百零七章何来放下
    马车里放了柔软的垫子,顾茗烟躺在其间,而在一边候着的人却是那白衣公子和柳儿,段承瑞只好让自己的人赶车,更拿了听风楼的牌子出行,并不会有人发现。

    “两日之后,我便跟上,还劳烦柳儿姑娘多多上心。”段承瑞对着柳儿微微一拱手,倒像这顾茗烟是他的人一般。

    柳儿未想到这三皇子竟然如此客气,只好无奈道:“我家主子虽不在天炎,心里却也挂念着靖王妃这故友之女,如今她好不容易出了牢笼,我们自当好好的将其好好送到岭南。”

    两人说话,那白衣公子却是微微抬起手来,摁在了顾茗烟的手腕,微微皱眉。

    段承瑞将这小动作看在眼里,询问:“这位公子,可是察觉了什么……”

    “无妨,不过是觉得这皇族之地,都有些肮脏罢了。”白衣公子说着,冷睨了段承瑞一眼,似是不喜。

    倒是柳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这才止住了话茬,忙声道:“再过一个时辰,这天便该大亮,可就不好走了。”

    段承瑞只好放人离去,月清心里却是有些得意。

    这听风楼的人不过都是些小人物,难道真的能将顾茗烟送到岭南,怕是只要她略施小计,就能让这顾茗烟重新回到靖王府中,受人责难。

    只可惜她还未付诸行动,一名下属已然匆匆赶来段承瑞身边:“方才夫人似乎是派了人去往靖王府的后门,如今已然将人抓回来了。”

    月清心里咯噔一声,段承瑞则是轻轻的叹了一声:“她如此嫉妒,却也不真的是她的错,派人好好看着,却不能让这消息走漏半分。”

    月清心里惊叹,哪怕常一琴再怎么惹事儿,段承瑞也不曾如此冷漠过。

    过了一会儿,就听段承瑞轻声开口:“还有月清,拘于府内,再找一批人来看护府邸,万不能让人看出了破绽。”

    这两人曾经都对顾茗烟下过手,月清此时更加不敢辩驳,只好无奈离去。

    等到月清离开,段承瑞上了马车折返天炎,却已经有手下上来禀报:“方才那位白衣公子是江湖上两仪门的叛徒,武功高强,便是之前靖王妃所寻的白玉骨扇的主子,名曰平川,背后的主子是江湖上有名的扇娘娘。”

    “这扇娘娘和听风楼又有什么干系?”段承瑞当即皱眉。

    扇娘娘乃是十年前横空出世的女子,总是黑纱掩面,不见真容,但她并不会功夫,却在当年江湖对弈之中,取走了万金之贵的玲珑棋盘和曾经著名天师留下的司南,一举成名,如今还流连江湖之中,却也不知目的为何。

    而这听风楼不过是个茶楼,细细查去,不过也只能查到一些有名的商贾,更不说这听风楼开往四处,莫约有十几家楼子,却都做的正经生意,一时看不出有什么联系。

    “并无干系,但这平川似乎心仪于柳儿姑娘。”那人摇头。

    如此说来,倒也算是有个理由,段承瑞始终不太放心,只暗中派人去盯着。

    ……

    而在靖王府中,所有人却都战战兢兢。

    “撕拉——”

    手里还未成型的画卷被段承轩撕成两半,眼前的画师熬红了一双眼,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再画。”

    段承轩声音轻轻,手里的公文却也未曾真正放下,毫无表情,却让这院落中的一干画师胆寒。

    顾子衿端着饭菜进来的时候,也是战战兢兢,不敢多言。

    本来花梨和顾诚都希望她日后作为正王妃,好好的辅佐靖王,可这顾茗烟的尸身才刚刚下葬,段承轩就收敛了所有的冷冽,如今只如一潭死水一般,偏偏这死水只要轻轻波动,整个靖王府都会掀起波澜。

    顾子衿刚刚将东西放下,段承轩的眼便轻轻落在她的身上,轻声开口:“你同烟儿却是不像。”

    “的确不像,许多人都说长姐似其母亲。”顾子衿赶紧将头低下。

    “但你始终是她的妹妹,多去宫中看望母后,不要打扰本王。”段承轩的语气突然严厉了起来,顾子衿还想辩驳几句,抬头却看见段承轩眼里带着一丝杀气,只赶紧离开。

    等到再无人打扰,成山才悄悄近身,同样是头也不敢抬,沉声道:“神医寻来数名,已然为苏姑娘把过脉,只说苏姑娘身子不好,但并无性命之忧。”

    “就连婉儿尚且能好好活着!可为何偏偏她顾茗烟不行!”

    手里的公文砸在地上,段承轩隐藏于心的怒火也冲上头脑,心中更是恼怒!

    成山低下头,却是十分胆大:“王爷和王妃之间,本就无缘,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

    “大胆!”段承轩恼羞成怒,刀已出鞘。

    成山面上多出一条血痕,却也半分不惧:“当初肖海统领离开之时,也提点过属下,虽然不能让您忘了对苏姑娘的情爱,但如今靖王妃已然离开,王爷又该如何执着?不若听靖王妃当初一言,放下才好。”

    段承轩气恼不已,可脑海之中,却还记着顾茗烟对他轻笑,说下的那放下二字。

    只是除此之外,他可还记得那双眼。

    在那天炎外的山上,雨里,顾茗烟在深坑之底,却在抓住他手的那一刻嘴角略略扬起,朦胧雨中,本该模糊一片,但那双眼却自始至终刻在他的心上。

    当初顾茗烟既握住了他的一只手,如今,又该如何放下。

    颓然而坐,段承轩轻轻一扬手:“拿酒来。”

    “是。”成山抹去脸上的血迹,沉默寡言的往外走去。

    于成山来说,段承轩是他的主子,本就该尽心尽责,可来到院门之外,看见门外值守的成一也跟着微微出神,怒斥:“尽职尽责些,不过是区区一个女子死了……”

    “可这世上,却有女子将我们的性命也当做性命。”成一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见成山沉着脸,只好止住了话头:“我虽只在王妃身边侍奉过几日,更是比不得鬼魅忠心,她却也未曾责怪。”

    “你如此出神,不如休息半日,去守守王妃的墓碑,烧些纸钱吧。”成山也是一摆手。

    成一点点头,赶紧去叫成二一同去。

    成山却看着成一的背影,也不知道顾茗烟何德何能,竟然总能牵绊人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豪门霸宠,总裁的〕〔虎婿杨潇全文txt下〕〔特种兵之超级系统〕〔豪婿韩三千免费阅〕〔特种兵之幽灵战神〕〔元卿凌宇文皓〕〔乡村艳福〕〔厉少宠妻至上〕〔宋辞霍慕沉〕〔明清三十年〕〔无限抽奖从向往生〕〔都市之从僵尸叔叔〕〔江山乱:神医狂后〕〔相思随你入心间免〕〔特种兵之影子刺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