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烈火兵锋〕〔星星追着月亮走〕〔美女的最强医仙〕〔穿越是严肃的〕〔恐怖电影院〕〔拳往〕〔盛世第一宠:老婆〕〔快穿之炮灰不约〕〔吞噬神话〕〔大魏霸主〕〔霍格沃茨之风云再〕〔黑夜进化〕〔重生无冕之王〕〔重返十七岁〕〔官谋〕〔民国谍影〕〔得不到的爱人〕〔娇宠之名门嫡妃〕〔系统之当软妹子穿〕〔暮色神纪:黄昏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田园与星辰 章节目录 第671章 吴宽的表演
    “夏老板,你是否还有证人证言如果没有本府很难认定你与此事无关”

    文大人冷冷的说道。

    这让吴宽很是得意,看着夏小麦时的腰杆都直了不少。

    杨氏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看着府尹文大人。

    “吴宽,既然你堂堂正正,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可敢回答”

    夏小麦直直的看着吴宽。

    “你,你想问什么哼,你还能问什么我们描述的事情,你都不在现场,问再多遍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结果的。”

    吴宽故作正经的说道。

    “吴宽,所以你已经认定我就是凶手了,是吗”

    夏小麦浅笑了一下。

    “这不是我认定与否的问题,审案的是大人。文大人向来公正严明,为京城百姓劳心劳力的做了很多事情,你这是在质疑文大人的判断”

    吴宽拍着文大人的马屁,义正言辞的指责夏小麦。

    夏小麦看着看似镇定,实际却用此来掩盖紧张心虚的吴宽,尽是觉得有些悲哀。

    二十岁都不到的孩子,心机深沉,陷害人命。

    再看看文子川,听着吴宽的马屁,脸上居然有一丝受用的得意。

    “吴宽,你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文大人公正严明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是你却妄图曲解文大人的意思,难道就不怕文大人处置你吗”

    夏小麦一改之前处变不惊的模样,突然疾言厉色的呵斥吴宽。

    吴宽一惊,故作可怜的看向文子川。

    “咳咳”

    文大人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却没有出声为吴宽解围。

    “今日为何要开堂,文大人就是想分析各个证据,来判明杨恕的死究竟由谁来负责。吴宽你说什么身份居然敢为朝廷命官断案,做出如此藐视公堂的行为,你当文大人是摆设吗”

    夏小麦一个大帽子扣下来,吴宽顿时就白了脸色。

    文子川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虽然生气吴宽,可是夏小麦这话,他怎么就觉得哪里听着不太舒服。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

    吴宽有些慌张的想要辩解。

    “没有既然如此,你回答我的问题初九晚上,你为何执意要送杨恕回家”

    夏小麦抓住吴宽现在慌张的心理,咄咄逼人的问道。

    “我是我没有”

    吴宽片刻的迟疑,差点说错话,头上惊出冷汗。

    夏小麦将他脸上一闪而逝的错愕看在眼里,瞬间知道自己赌对了。

    她哪里知道那晚三个少年是什么情况,只不过是通过推测。站在吴宽的谋划上来看,他和郑少岚送杨恕回家再目睹喝药膳,这件事情是必须发生的。

    三个年纪差不多的少年,又不是喝酒大醉,若是寻常的情况,吃完饭多半都是各自回家。最重要的就是,郑少岚世家少爷的身份,不会主动送谁回家。

    “没有那好,我再问你,杨恕回到家里,这药膳都冷了,他为什么要在吃饱喝足之后还喝下冷了的药膳”

    夏小麦要的就是吴宽迟疑惊慌,哪里会给他思考的机会。

    “他,我我怎么知道他为什么要喝药膳你这是强词夺理,故弄玄虚我们是同窗,送他回去有什么不对他要喝药膳要吃什么,我又怎么知道为什么”

    吴宽咬着牙,激动的辩解道。

    “吴宽,你说不知道,那好,我就问问郑少岚。”

    夏小麦看向郑少岚。

    郑少岚原本也是有和吴宽合谋的嫌疑的,但是夏小麦在质问吴宽的时候,也在留意郑少岚的反应。

    如果他们两个是同谋,那么吴宽刚刚那么被动和惊慌的情况下,吴宽为什么没有拉着郑少岚出来一起反驳自己,郑少岚也没有主动站出来为吴宽说话呢

    “郑少爷,你是世家少爷,想来说话做事也会谨慎细致一些。我刚刚问吴宽的那些问题,你有没有回忆到什么不寻常的地方”

    夏小麦探究的问道。

    郑少岚有些犹豫,似乎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还看了看吴宽。

    吴宽此时有些恍然明白了夏小麦的意图,这让他更加不敢开口阻拦郑少岚,只能心怀侥幸,安慰自己郑少岚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这样吧,郑少爷,我来问,你来答,可以吗”

    夏小麦态度稍稍缓和,耐心的说道。

    郑少岚点点头。

    “你们那天一起去膳禾馆,是为了什么”

    夏小麦平静的问道。

    “是是我跟吴宽为了感谢杨恕,特意请他去膳禾馆吃药膳的。”

    郑少岚无视了吴宽的挤眉弄眼,踟蹰的说出了真正的原因。

    “方捕头,这好像与你那日跟我描述的有所出入呢”

    夏小麦玩味的看向方东。

    如果方东那天告诉自己的事情没有隐瞒,那么文子川这个审案之人也一直获知的也是这个结果,但是夏小麦总不可能去质疑府尹吧。

    此时,文子川和杨氏都表现的有些惊讶,这出乎了夏小麦的意料,不过她想,两人都有装模作样的可能。

    “郑少岚,这里是公堂,你今日所说,为何与本捕头当日询问时回答的不同还有你,吴宽”

    方东似乎不意外郑少岚的回答,严厉的质问两个少年。

    “因为出了人命,我们两个怕所以就合计着,改口说是杨恕请客我们两个。”

    郑少岚低声说道。

    “胡闹这是儿戏吗来人,把他俩拖下去重打十大板”

    文大人一听这话,顿时气愤不已。

    “大人,审案要紧,板子还是先存着。”

    夏小麦出声阻拦。

    这俩孩子打完板子估计就去了半条命,她还问话最重要的是,不能给吴宽思考对策的时间。

    “大人饶命啊”

    郑少岚和吴宽也在求饶,板子是会出人命的,他俩能不怕

    “郑少岚,按照你的意思,那天是你们两个请客杨恕,是吗”

    夏小麦问道。

    郑少岚点点头。

    “你们为什么要请杨恕”

    夏小麦继续问道。

    “我跟吴宽的关系不好,总是在书院争论的面红耳赤,杨恕总来劝我们两个,便成了我们两个的好朋友,我们请他去膳禾馆是想感谢他。”

    郑少岚缓缓说道,提及这些言语中带了些伤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武神主宰〕〔时光与你共缠绵〕〔隐婚娇妻,太撩人〕〔山村透视兵王〕〔武侯神算〕〔逆流黄金时代〕〔余生给你,糖也给〕〔豪门霸宠,总裁的〕〔少年梦〕〔女配逆袭记[快穿]〕〔妻子不能说的秘密〕〔余依许越〕〔我爷爷是迪拜首富〕〔闪婚厚爱:娇妻养〕〔天才战灵:拐个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