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唐末战图〕〔惊雷〕〔司礼监〕〔神原〕〔重生九零蜜时光〕〔我夺舍了恶魔〕〔女神的最强高手〕〔我跟武帝交换身体〕〔一切异类都超鬼〕〔极品公子绝色妖〕〔修真大工业时代〕〔重生军工子弟〕〔重生农家:掌家小〕〔诸天顶峰〕〔我是哥斯拉之无限〕〔凌天帝神〕〔宠爱成瘾:萌妻不〕〔妹子请自重〕〔都市修仙晋级群〕〔重生美洲巨头
格致微学堂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有田园与星辰 章节目录 第958章 父子对话
    从皇宫回来的路上,景弈世子都很担忧,担忧父亲被皇上召去。

    昨天父亲将蔡云涛的证词呈了上去,面对那样的证词,皇上当时并没有召见父亲,可以说这世间没有人知道皇上面对那份证词时的想法和决断,直到今天早朝。

    皇上公布的罪行中,遮遮掩掩的只言片语,交待的不清不楚,这除了让知道真相的萧景奕惊诧之外,更让他不安。

    父亲,您回来了

    牧王爷的刚刚踏进府门,景弈世子便快步从房中出来。

    皇上召见您可是为了今天早朝的事情

    萧景奕跟着父亲走到了书房,才问道。

    不是蔡云涛自杀了

    牧王爷先是摇了摇头,然后看着儿子沉声说道。

    自杀

    萧景奕蹙眉,他今天没有去刑部,所以不知道这件事。

    他为什么要自杀

    萧景奕微微思索了一下,觉得有些蹊跷。

    你怎么看

    牧王爷看着他询问道。

    蔡云涛一开始咬牙不承认,后来用了刑,一天一夜才松口的,要自杀为什么当初不自杀现在还没有给他定罪,他又不是主谋,为什么要自杀

    萧景奕疑惑的说出了自己看法。

    因为太子已经被定罪了

    牧王爷突然说道。

    父亲,你的意思,难道

    萧景奕一怔,看着父亲回味着父亲这句话的意思,突然睁大了眼睛。

    不,不是我的意思,恐怕是皇上对此事有所疑虑,或者有了什么新的发现这一路调查过来,为父一直隐隐觉得有些地方不太不对劲。

    牧王爷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显得沉重无比。

    父亲难道是觉得后来的发展太快,太顺利了

    萧景奕凝眉,询问道。

    嗯夏小麦自己发现端倪到百岁镇起火,也就是从百姓到商人的层面,花了多长时间而我们接手开始调查,从商人到太子,又花了多长时间想要在京城兴风作浪的布局就这么容易的被查清了

    牧王爷敲了敲桌案,关于蛤蚧参茸酒的时间他们更是无法估计了。

    那或许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呢也许只是我们想的太复杂了而已

    萧景奕如此猜想。

    我倒是希望,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可是皇上你想想看,从上次蛤蚧参茸酒被发现之后,太子就被下旨幽禁东宫了,谁也不知道太子是如何辩驳的,他是否承认呢

    牧王爷突然想到了太子。

    父亲,如果这么考虑的话,那这件事岂不是说不清了皇上若是不信太子会大逆不道,那太子就是无罪了

    萧景奕觉得这岂不是太主观了,他觉得这样有失公允。

    景弈,你还是太年轻了。

    牧王爷突然叹气一声。

    父亲

    萧景奕不解。

    作为一个合格的君王,首先考虑的只能是国家。你以为皇上真的是被愤怒冲昏了头脑了吗

    牧王爷缓缓起身,看向了窗外。

    乌雅和美颜堂的事情现在还有一些细节没弄清楚,特别是乌雅的真实来历和西域的徐家;而蛤蚧参茸酒的事情,详细调查来源的问题更是困难。这些太子需要承担的罪名不是马上就能完全弄清的,若是朝廷把全部的精力都放在这些事务上面,大禹内部必定生乱

    牧王爷沉声说道,解释的言辞更像是在训斥萧景奕。

    所以,皇上就算生气,也必须压住自己的火气,如今西境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太子的事情他在还没有闹大的时候就先处理了,以免被心怀不轨之人利用。

    牧王爷最后看着萧景奕,似乎在问他,明白没有。

    那父亲,我明白了

    萧景奕想问太子的事情就这么放着不管了真相就不需要彻底查清了

    知子莫若父,牧王爷知道这个儿子正值的脾气和自己年轻时如出一辙,如今自己老了,就怕儿子会走一些自己年轻时因为脾气走过的弯路。

    牧王爷知道自己儿子想问什么,但他没有去解答这件事。

    对于牧王爷来说,自己这一脉就是皇族旁系,他认为自己和子孙能够平安的活下去就必须远离储位之争。而儿子现在的执着,虽然出发点是大禹,可是皇上会仅仅这么认为吗

    太子的事情,牧王爷看的很远。在他看来,无论太子是不是主谋,他都已经大势已去了。就算他是清白的,可堂堂储君,被人利用而不自知,甚至被人冠上了谋君弑父、大逆不道的罪名,如此废物的皇子,已经不堪太子之重了。

    若是皇上将来依旧重用太子,那么牧王爷再从靖州返回京城的时候,将会教导子孙渐渐退出大禹的政治舞台,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因为原谅太子的皇上已经不是个贤明的君主了。

    想到这里,牧王爷担忧起留在京城的家眷。

    景弈,现在的情形,黄凌坤已经不可能返回靖州,皇上今天已经和我商量过了,过几日,为父便会启程前往靖州。

    牧王爷如山一般,看着萧景奕。

    萧景奕神色复杂的看着父亲,这件事他早有心理准备了,但是现在得到了确切的消息,还是忍不住的担忧。

    父亲也近六十岁了,靖州的政务几乎都和军务挂钩,而且西域的纷乱随时就会引发战争,如此操劳危险,萧景奕怎么可能放心得下

    可是他也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只能是父亲亲自过去才能稳住,而这份威望和能力,萧景奕是万万不及的,皇上也不会允许自己和父亲同时前往靖州的。

    千言万语到了嘴边,萧景奕终是化作关心的目光。

    朝廷上的事情,做好臣子的本分即可,为父知道你心里看好萱王,也切记不可参与党争在家照顾好你媳妇,这一次为父回来了,可是希望你们俩能再有一个胖小子

    牧王爷殷殷嘱托。

    若是以前,牧王爷才不会担心儿子会去掺和太子和萱王的明争暗斗,因为太子就是明面上的储君;可是现在太子已经摇摇欲坠,皇子们便开始蠢蠢欲动了,那么自己这个牧王府也会成为这些皇子渴求的助力,萧景奕一定不能行差踏错。快来看 otxu799ot 威信公众号,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余依许越〕〔豪门霸宠,总裁的〕〔隐婚娇妻,太撩人〕〔武侯神算〕〔霍少独占小娇妻〕〔奉崽成婚[星际]〕〔七零年代小媳妇〕〔女配逆袭记[快穿]〕〔慕如歌萧偌恒〕〔甲斐的野望〕〔最强聊天装逼系统〕〔盛世婚宠:萌妻,〕〔大秦:神级建造大〕〔一往情深,傅少爱〕〔星卡大师
  sitemap